《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它冲撞过来的时候,嘴巴狠狠地一抽,我感觉到身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痛,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
  黄省长终于明白了,这一切,似乎与顾秋无关,顾秋应该是事后赶到的,只不过他比别人快了一步。
  有些事情,正所谓关己则乱。
  黄省长看到当时的情况,心痛儿子,就把这一切怪在顾秋身上。现在医生说,虽然受了伤,好歹是捡回来了一条命。
  不过黄裕松并不知道,顾秋救了他一命。要是他知道的话,又会出什么乱子呢?
  以他的为人,会不会栽赃顾秋,这就难说了。
  黄省长道:“好好休息吧,明天回省城。”

  黄省长从病房里出来,大家才陪着他去吃饭。
  今天晚上这饭,可不好吃,气氛特压抑。
  饭桌上,也没什么声音,更没有人敢提起喝酒这事。你还敢喝酒吗?喝酒一般是比较喜庆的事,可今天能庆祝什么呢?庆祝省长公子受伤了吗?
  吃完饭后,黄省长秘书过来叫武装部长,武装部长心里一紧,不过他隐约能猜到,黄省长找自己要干嘛。
  酒店的房间里,很安静,只有黄省长接电话的声音,嗯,嗯,知道了。
  “省长!”
  武装部小心翼翼地喊了句,黄省长脸色不好,没有一点笑容,他也不叫人家坐,直接就问,“当时你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
  武装部长心道,看来他还不相信,这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嘛,难道还有要人害黄裕松不成?
  他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听到枪响和野猪咆哮,我立刻赶了过去。裕松被野猪抽了一嘴巴,整个人飞到了半星天上,我就扑过去救人。顾秘书比我先到一步,接住裕松后,两个人就滚到山坡下面去了。与此同时,野猪朝我袭击过来,我在万分危急之际开了一枪。打死了野猪,刚好你们也都赶到了。”
  黄省长听了之后,挥了挥手,武装部长只得退出来,把门轻轻带上。
  看来情况跟自己儿子讲的基本相符,黄省长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自己当初错怪了那个年轻人,不过以他的性子,多半不会主动提及此事。
  武装部长退出来之后,在心里暗思,黄省长怎么就连半个字儿都不提?毕晚他错怪了人家。
  下楼后,又碰到杜书记。
  两人相视一眼,各自走开。
  九点多的时候,黄省长接到电话,突然提出回省城。
  黄裕松也被立刻派救护车送回省城大医院,毕竟在这种县城小医院里,技术有限。
  黄省长终于走了,黄柄山一路护送,跟到了省里。
  杜书记回到家中,把包一扔。
  老伴就问,“怎么啦?唉声叹气的。谁让你心情不好了?”
  杜书记拿了支烟出来,被老伴抢过去,“年轻大了,少抽点。毕竟不是年轻人,还能让你折腾几年?”

  保姆把茶泡过来,杜书记道:“劳命伤财,劳命伤财啊!”
  老伴算是明白了,“你急有什么用?这种事情,又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你一个人力所能及,管好南川这一亩三分地就是。”
  体制内的通病,杜夫人焉能不知?
  杜小马回来了,“爸!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杜书记横了一眼,“你又想趁我不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杜小马郁闷了,“我有那么不堪吗?”

  杜夫人也不乐意,哪有做父亲的,这样说自己儿子?
  杜书记道:“你啊,别再惯着他,抽个时间去黎市长家走一趟,把他和小敏的事情早点定下来。”
  杜夫人乐呵呵地道:“好,我正喜欢小敏呢。”
  “如果没有小敏管着他,我真不知道他现在还是不是我儿子。”杜书记又把烟拿出来点上。
  杜小马一脸尴尬,见老爸心情不好,就由他说吧。

  本来他今天准备跟老爸提安平汤立业的事,见不是时候,也只能再压压。
  杜书记站起来,朝外面而去,杜夫人追问,“去哪?”
  “我出去走走。”
  出了市委家属区,杜书记一个人背着手,信步闲庭。
  一个人来到茶语轩。
  “杜书记,您来了!”

  茶语轩的老板,恭恭敬敬地站在后门边上,迎接这位南川大老板。
  杜书记点点头,上楼去了。
  这个茶楼,是杜书记经常出入的地方。
  心情好,或心情不好,他都会经常来坐坐。
  茶楼的老板是杜书记多年的朋友,绝对忠心可靠。而杜书记出现,从来都不带司机,也不带秘书。
  这个后门,就是店家为杜书记留的。
  从这里上去,直达三楼。
  茶语轩的经营范围,只有一楼大厅,二楼一些包厢,对外开放。
  若大一个三楼,非重要人士,绝对不可入内。
  还没上楼,楼上传来一阵铮铮之音。
  一种美妙的琴音,声声入耳。

  习惯来这里喝茶的人,偶尔都会听到这琴音,但是他们始终都没有见过,这个弹琴的人。
  琴音入耳,杜书记脸上,立刻带着淡淡的笑。
  仿佛心中的不快,在踏进这栋小楼里,烟消云散。
  三楼的装修,古香古色。

  墙上有几幅名家的真迹,正堂一幅,赫然是杜书记的亲笔题词。茶语轩。
  一位穿着白色轻纱的女子,背对着楼梯口,面临大窗,抚琴而弹。
  琴,是古琴。
  人,是美人。
  古琴佳人,如诗如画。
  音律,在这宁静的空气里,缓缓萦绕。
  杜书记站在那里,瞭望佳人,背影,如一片薄纱轻舞,那种淡淡的曲线,勾勒出来的身影,令人砰然心动。
  美,无可挑剔。
  那情,那景,仿佛让人置身于画里。

  走进去,再也不想出来。
  铮铮之音,如高山流水般,绵绵远荡。
  又如春风拂面,轻柔多情。
  咚~~~~~~~~咚~~~~~~~~~!
  几个音符从指间跃然而出,似乎有人不经意间,扯断了那串珠子,一颗,接着一颗,滚落时发出的声音。
  窗外,没有月色,偶尔一丝凉风拂过,吹起几丝秀发,在夜晚中轻轻飘荡。

  池塘边,传来几声蛙鸣虫语,琴音,骤然而止。
  咚~~~~~~~~——!
  弹琴的女子,缓缓而起。
  转过身来,看着站在那里听得入神了的杜书记,微微一笑。“你来了!”

  “你早就知道我来了,却故意用这琴音来迷惑我。”
  女子嫣然一笑,“杜书记说笑了,我哪敢用琴音来迷惑您。”
  杜书记道:“事实如此。”
  “芳菲,你的琴弹得实在是太好了。”
  夏芳菲又是嫣然一笑,“那是杜书记给面子。说安慰芳菲的话罢了。”
  此刻的杜书记,脸上完全没有一丝威严,也没有一点怒意,他就象一位谦谦君子,平静如水。
  夏芳菲道:“坐!”
  杜书记自然不客气,随着夏芳菲来到两人常坐的茶几旁。
  这是一个用巨大树桩雕刻而成的天然茶几,夏芳菲随手按下了烧水的电水壶。
  今天的夏芳菲的发型,看似披肩,却有两缕从云鬓入耳,再用一个很别致的发夹夹住。
  那种装扮,看起来有点古代女子的味道。
  衣服也是色的薄纱,宽大的衣袖,披得很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