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坐在地上,反倒没有人理他。
  黄省长很气闷,瞪了顾秋一眼,拂袖而去。
  没有比这更郁闷的事,救了人家一命,反而被误会。
  这好比走在大街上,看到一位老奶奶被人撞倒,自己一番好意去扶她,结果被人反咬一口,说自己撞了人。
  在回去的路上,杜书记在车上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顾秋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杜书记倒是没有怀疑,因为上次在长宁体育馆这么危险,顾秋都能挺身而出,根本就不考虑到自己的安危,他没有理由怀疑顾秋。
  听顾秋说完,杜书记道:“为什么不解释?”
  顾秋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责备,这不是那种不满,而是关怀。当初大家都迟到了一步,赶过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只有一个当事人,武装部长。
  他是第二个赶到现场的,只有他看到了顾秋接人,然后两人一起滚落下去的一幕。事后他还在想,换了自己,只怕未必接得下来。

  但当时的情况紧急,没有他任何犹豫的时间。
  受伤的公野猪朝他冲过来,他本能地开了一枪。
  枪响,野猪亡。
  不等他缓过神来,大家都到了。
  黄省长看到儿子受伤,心里自然不好。
  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有武装部长心里清楚。但是他看到的那一幕,是顾秋正抱着黄裕松。
  或许他知道不是顾秋的错,但是当时他情急之下,迁怒于顾秋。这就叫无名火。

  一个人发无名火的时候,是不讲道理的。
  既然黄省长不讲道理,武装部长自然不去触这个霉头,他本来想解释两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
  官场中人,大抵如此。
  或许,武装部长非常清楚黄省长的为人,在一个人盛怒的时候,能不说你最好不要说。
  再说,这件事情,解释不解释,对他这个部长并没什么利弊。在衡量得失的情况下,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一路有警车开道,很快就送到了县人民医院。
  黄裕松的情况怎么样了?
  这就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很多人都跟过来,守在医院外面,其实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为难,他们是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
  但是走了的话,省长会不会怪?

  不走的话,呆在这里又帮不上什么忙?
  人心就是这么复杂,反正每个人都在心里,反反复复衡量。有人说,官场之上,如履薄冰。
  的确如此。连这么一件小事,都在心里患得患失。
  很多不知内情的人,还道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好几辆警车,几十辆摩托车,还有大批的官员。吓死人了。
  医院的院长,早接到通知,安排了最好的医生给他做检查。
  黄裕松的确受了伤,但他的伤,主要是吓晕的。
  不过被野猪抽了一嘴巴,断了二根肋骨。
  顾秋当时不知道他的伤势,所以坐在地上没敢乱动,这本来是最好的结果和方式,却落了个费力不讨好。
  顾秋在心里骂了句,早知道老子就不去救这个王八蛋龟孙子了,摔死他活该!

  此刻没有人关心他的状况,只有杜书记问过了,现在他正陪着杜书记在那里等。
  武装部长同样在,可他的眼神,扫过顾秋的时候,直接就过去了,几乎没有任何停留。
  或许,他心里有什么想法。
  杜书记自然不怎么爽,觉得黄省长发火是没有道理的,顾秋怎么说也救了你儿子,你关心儿子很正常,但不能迁怒于别人。

  在这个方面,杜书记绝对强过他们那些人。
  “你们都下去吧!”
  黄省长的秘书过来了,喊众人离开,不要守在急诊室的门口。一些人呢,慢慢下楼,却没有远走,坐在楼下的车上等。
  杜书记把武装部长叫到一边,顾秋见了,没有走近,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

  顾秋只觉得,刚才接人的时候,有一股强烈的冲击,让他很不舒服。
  这股力量撞击过来,还是他自己懂一些借力的道理,身子就势住下一沉,否则硬生生的接住,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看到杜书记和装武部长谈完话,他就走过去,跟杜书记请了个假。
  杜书记可能察觉到了,“你去吧,最好是去检查一下。”
  顾秋默默点头,离开了医院。

  从彤接到顾秋的电话,立刻赶到宾馆。
  顾秋在睡大觉,让从彤十分奇怪,“你不要杜书记身边陪着,怎么跑过来睡觉了?”
  她当然知道省里来领导了,从政军正在忙前忙后,中午的饭都没回来吃。
  顾秋显得有些疲倦,示意从彤过去,“先睡一觉吧!”
  刚才的事,他不想说。
  从彤摇头,“你叫我过来,就是睡觉?”

  想到上次他这家伙的坏,从彤就有些害怕。
  顾秋道:“那我睡会,你自己玩。”
  房间里除了一台电话机,就是电视,并没有其它的娱乐工具,从彤坐着无聊,打开电视看那种肥皂剧。
  顾秋躺下来睡着了,从彤看了会,觉得索然无味。
  来到床边,发现顾秋已经睡了,她就摇了摇头,“搞什么?叫人家过来看他睡觉?”
  从彤打了个呵欠,伸伸懒腰,脱了外套,却不脱长裤,也钻进被子里躺下。
  顾秋睡得很沉,可能是今天跑得太累,体力消耗过度,因此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他还没有醒过来。
  从彤倒是小睡了会,四点不到就醒来了。
  她瞪开双眼,看着沉睡的顾秋,鼓起小嘴笑了起来。
  其实很多人都还留在医院,有些人肚子饿得慌,却不敢说,也不敢离开,只能默默忍受。
  顾秋醒来的时候,快六点了。

  从彤已经起床,问顾秋,“发生什么事了?”
  顾秋说,“别问了,赶快叫盒饭吧!饿死了。”
  如果今天不出什么意外,今天晚上肯定有一顿饱餐。谁知道这个黄裕松,喜欢出风头,把好当当的一场盛宴,搞成一团糟,现在大家都围着他转。
  从彤很奇怪,心里隐约猜测到,八成出事了。
  后来她才知道,是黄省长家那个公子,受了伤。
  具体是怎么回事,却打听不到真相。
  黄裕松终于醒过来了,整整昏迷了三个多小时。

  院长松了口气,摘了手套和口罩,“把黄省长叫进来。”
  黄省长听说儿子醒了,大喜而来,院长说,“令公子需要休息,好好调养,一个月左右能康复。”
  别的伤没有,就是被野猪抽了一下,断了两根肋骨,还有就是,裤子上湿了。
  当时的情况,实在太恐怖了,令人防不胜防。
  黄裕松没来得及做任何准备,人就飞到了半星天上。
  后来的事,他自己并不知道。

  黄省长还在生气,怪顾秋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儿子。因此他就问,“发生什么事了?”
  黄裕松还算老实,他说道:“当时我看到有两头野猪在啃树叶,我就开了一枪。子丨弹丨擦过公猪的头,打在母猪身上。”
  “两头野猪一起朝我冲过来,情急之下,我又开了一枪。母猪当场被我打死,没想到那头公猪,就象发了疯一样,一下就窜了过来。我完全没有半点准备,做任何动作都来不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