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进了山,来到那片清澈见底的潭水旁,这里正是顾秋与从彤之间,第一次暧昧的地方。
  脑海里浮现从彤当时的窘态,他就笑了下。

  由于叶树铭的计划,整个狩猎场已经有了一些基础设施。他们准备在野猪岭周围,修一条公路,这条公路
  将沿着整座山绕一周。
  以方便客人直接进山,然他们他还将在山腰上,修建凉亭等休息场所。
  这些项目,正在启动。
  只不过今天黄省长要来,项目暂停。
  武装部长端起枪,对黄省长道:“前面有一群鸟,省长,你来开第一枪吧!”
  黄省长笑笑,没有动手的意思。
  黄裕松道:“杀鸡焉用牛刀,看我的吧!”
  他就端起枪,“砰——”
  嘎——!
  林子里,惊起一片飞鸿。
  一枪下去,并没有大家见到的,有鸟儿从树下跌落。有人不小心笑了起来。

  黄裕松拉下脸,丑出大了,他本来想在众人面前露一手,没想到这么郁闷。
  明明有一大群鸟的,居然一只也没打中,他这狩猎水平,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秘书则在旁微笑,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打鸟!
  武装部长也真是的,叫省长开第一枪打鸟。

  乍听之下,倒也不觉得什么,只是仔细一回味,怎么越想越不对劲啊?
  丫的,你居然叫人家堂堂一个省长去打鸟?
  黄裕松气死了,看到顾秋在不远处,招了下手,“你过去看一下,有没有鸟掉下来。”
  他是指着顾秋说的,明明知道没有打中,非得叫自己去看,你什么意思?
  顾秋没有动,只当没听见。

  黄省长朝顾秋望了一眼,也没说什么。
  黄裕松又喊了一句,“你没长耳朵吗?没听到我在叫你?”
  杜书记这是看出来了,这位省长公子,对顾秋有意见。他不知道两人的矛盾从哪里来,但这样肯定是不行
  的。

  杜书记道:“你打了什么?我去捡吧!”
  黄裕松一脸尴尬,他当然不会想到,堂堂的市委一把手,居然如此护犊子。
  而黄省长呢,更是有些不解,看了一眼,朝儿子喊道:“裕松,你搞什么呢?”
  黄裕松把枪一扛,狠狠的瞪了顾秋一眼。
  靠,装必吧,老子迟早搞死了!
  大家再次往前走,黄裕松装作鞋带松了,落在后面。顾秋经过的时候,他站起来,把枪往顾秋身上一靠。
  “拿着!”

  在这种情况下,顾秋当然不好意思拒绝。
  不过他拿起枪的时候,不小心掉下去,枪托砸在黄裕松的脚尖上。
  “啊——!”
  痛得他尖叫了一声,好在黄省长等人已经走远了,或许没听到他的嚎叫。
  黄裕松站起来,“小子,跟我玩阴的,你走着瞧。”
  顾秋把枪扔给他,“男子汉大丈夫,你也太小气了吧!”
  黄裕根盯着他,“我希望你能知趣一点,马上离开左晓静,否则你死定了。”
  顾秋看了他一眼,竖起了中指,大步走开。
  黄裕松站起来,冲着他的背景骂了句,“让你装必,老子迟早捏死你!”
  打猎,的确是一项非常有超的运动。

  前面不远,有一只兔子,武装部长道:“省长,第一枪,还是你来吧!”
  看到兔子,黄省长当仁不让,毕竟不是让他打鸟。端起枪,慢慢的必近兔子。
  其他人都留在原地,几乎是屏气凝神。
  “砰——”
  草地上,溅起一股鲜血。

  一只灰色的兔子,蹦达了几下,断气了。
  秘书兴奋的大叫,“打中了,打中了。”然后他就飞奔过去,把几十米开外的兔子捡过来。
  这只兔子比较肥,怕有五六斤重。
  热乎乎的活兔子啊,看着被黄省长打中的枪洞。
  秘书提在手里,一脸兴奋,旁边有人提出给他提,他居然不肯,这可是黄省长的战利品。进山以来第一枪
  ,哪能让你们这些人来提?
  很多人在旁边拍手鼓掌,说一些奉承的话,夸省长枪法好,简直就是个神枪手,百发百中。
  黄省长也高兴,打猎嘛,打的就是一个心情。

  可接下来,情况就没那么顺利了。
  除了武装部长打了两只山鸡,其他人居然空放了几枪。
  有人连放枪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二三十个人里,只有四五条枪,其他人都是跟班,搞后勤工作的。
  黄柄山也端着一竿枪,但一直没有开火。
  来到半山腰,秘书道:“这算哪门子狩猎园啊,打石头还差不多,真要是打猎,巩怕看不到几只。”
  顾秋在心里乐了,“这么多人跟着,是打猎的吗?有也被你们吓跳跑了啥!”
  余书记接了一下电话,只听到他嗯嗯了几声,随后便走到杜书记跟前,悄悄地说了几句。
  杜书记点点头,示意他自己去汇报。
  余书记走过去,“省长,到南面去打猎吧!那边比较多一点。”
  黄省长兴致很高,立刻对众人道:“那好,你们后面跟着,我们几个先过去。”他也考虑到了,估计是人

  太多,把猎物吓跑了。
  翻过一条山梁,果然就听到一阵阵枪声,然后又是他们几个人的大笑。
  顾秋和杜书记等人,远远跟着。
  只听到有人说,省长好枪法,简直就是百步穿杨啊!
  黄省长扛起枪,“今天不放倒一只野猪,就不收工!”

  顾秋走边草丛边,发现一只大灰兔子,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就走过去,用脚踢了一下。
  咦?装死啊!
  再踢一下,兔子还是不动。
  草,原本是只死的。
  不对啊!身上还是温的,应该不是只死兔子,提起来一看,那兔子还在挣扎。
  “这兔子怎么啦?”
  吴乡长只是笑,并不说话。
  顾秋就朝他走过去,“怎么回事?”
  吴乡长道:“小声点,别让人家听到。这些兔子都被人为的下了药,跑不动了的。这只兔子可能吃得多了
  点。”

  顾秋瞪大了双眼,还有这种事???
  杜书记可能听见了这句话,脸色沉下来,眉头紧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前面不时传来一阵阵枪声,打猎的人打得正欢。
  枪声响得越频繁,说明他们打的猎物更多。
  顾秋已经明白了,这些猎物,都是他们事先从山下的店子里收购来的,然后给这些猎物喂了药。先是将黄省长一行,引到山北,等安排好了一切,再将他们引到山南。
  如此一来,岂能不满载而归?
  没想到黄省长打得兴起,居然说不打一头野猪,誓不回师。
  对这些人的安排,顾秋不得不打心里佩服,高啊!果然是高人。如果挖空心思,只为博得领导一笑,唉!
  如果自己猜测得不错,这位武装部长应该是知情者。他知道哪只能打,哪只不能打。
  或者说,他知道哪只可以打下来,哪只必须有真本事。
  这个打猎,跟打麻将一样的道理。
  领导糊得越多,他自然更高兴。
  昨天晚上顾秋一直在想,为什么黄省长手气这么好,后来吕怡芳告诉他,这种自动麻将桌里,安装了洗牌程序。
  在黄省长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黄省长坐到那个位置,准赢不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