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很外意,黄省长居然不去五和县给自己的大舅子脸上贴金,却跑到安平县去视察,这是为什么?
  后来他总算明白了,五和县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政绩,如果这样的新闻报道出来,出丑的可不只是五和县这地方,还有他这个黄副省长。
  再说,万一在视察工作中,暴露出一些问题,他们的面子往哪里放啊?
  第二天一早,九点半出发。
  省台的记者,市台的记者,还有政府班子,市委的随行人员,车队浩浩荡荡。
  七辆警车,二十几辆摩托,一路前行,实在是排场十足。
  杜书记说,黄省长当过兵,喜欢打猎,估计这次他要一试身手,因此武装部长,公丨安丨局长,一些大兵出身的干部,也在陪同之例。
  从南川到安平,只需要一个小时不到。
  因为车队的关系,慢了整整半个多小时。
  黄省长心情好,说不在县城停留,直接去项目部。

  因此,安平县班子的人马,又加入了这支队伍。几十辆车跟着,就跟古代皇帝出巡。
  车队进了大秋乡,只能在这里吃午饭了。
  安平县余书记找了个空闲,跟顾秋悄悄地说了几句话。大意是谢谢他,给安平县帮了忙。
  其实这件事情,顾秋并没有帮上什么忙,只是黄省长可能喜欢这个项目。碰巧罢了!
  大秋乡,这下可是火爆了。
  一下过来这么多人,得搞好几十桌啊。
  除了要招待这些领导,还有那些记者。黄省长发了话,今天都在食堂里吃饭,一切从简。
  吴建才乡长,做梦都没想到,省长会来这里吃饭。

  娄副乡长则笑歪了嘴,“吴乡长,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吴乡长在心里骂道:“好个屁!他们吃完了,一抹嘴走人,留下一堆残茶剩饭,还有一屁股的债。”
  中午的菜,是娄副乡长亲自带人去县里买的,他们给这次定了个规格,准备花十五万到二十万,来招待。
  钱不够,乡政府政财室拼命抠,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把这次的费用抠出来。
  有人说,二十万,还只是一个保守数字。
  除了吃饭,还要烟酒。其实最耗钱的,就是这些烟酒。烟不是一包一包的发,而是一条一条的给。除此之外,每个人都得给红包。

  吴建才找余书记诉苦,余书记一句话,先掂上,到时再说。
  大秋乡,除了能拿得出手的三个名菜,其他的,都是从县里请来的大厨。
  因为黄省长有吩咐,一切从简,因此,他们只得把这些五粮液打开,倒进乡村里那种农家大壶。然后用车子拉回来,说这是刚刚从农村里要过来的酒水。
  为了让这酒的味道,略有不同,他们就想办法,往酒里加了些糖。
  加了糖的酒,甜味好,容易入口。
  余书记端起酒杯,“省长,这可是我们这里的特色小酿,尝尝看。”
  黄省长点点头,“好,特色小酿最好,经济实惠,又不劳命伤财。”他喝了一小口,咦?这酒真的不错啊!
  又喝了一口,哇噻,都他MD的赶上五粮液了。
  黄省长放下杯子,“这酒不错,佳酿啊佳酿,果然高手在民间。”
  有记者拍下这一幕,黄省长端起杯子,“大家一起喝吧,但不许醉,下午还有工作,否则传扬出去,我们岂不成了贪酒好杯之徒!”
  “老杜啊,你们南川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不拿出来与人分享啊!这个值得嘛,去跟人家把技术买下来,办一个酒厂,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南川市省也会有名酒,雄冠全球。”
  旁边好多人拿着纸笔,飞快地写着。
  杜书记呢,哭笑不得。
  他娘的,这样的名酒,我也会酿啊,要什么配方?

  顾秋心道,这个黄省长蛮有意思的,难道他真尝不出来这是五粮液?
  接下来,吃到了大秋乡的野猪头肉,黄省长赞不绝口。“果然是好东西,不错。”回头对秘书道:“你记一下,这里的开发力度要加强。”
  然后他又侧过头,“老杜,我觉得你们应该把这个做大,做强!”
  杜书记头冒冷汗,心里骂那些王八蛋,搞这么隆重干嘛?事到如今,他只能顺水推舟,“省长,我正在此意,只是上面那笔资金,迟迟没有到位,头大啊!”

  黄省长在心里骂了句,“老狐狸,我跟你说经济的事,你就开口跟我要钱。”
  不过他嘴上去应道:“嗯,省里应该加大扶持力度,帮助地方搞活特色经济。不过打铁还得自身硬,总是靠扶持,这种思想是不对的,必须自强,自立。”
  杜书记也暗骂了一句,老狐狸!提到钱,你就撇开责任,说这种空话,套话有什么用?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杜书记挤出一丝笑,“来,我们一起感谢省长对我市地方经济的支持。大家给省长敬酒。”
  今天中午这饭啊,吃得特别舒服。
  地方特色的佳酿,山里的野猪肉,还有乡下老母鸡,野生的大头鱼。再加上那些大厨们的精心布置,把自己压箱底的手艺拿出来,难怪黄省长很高兴了。
  这可是天天坐在省政府办公室里,找不到的乐趣。

  一些记者,扛着摄像机转来转去,把这些特色菜,拍了个特写,估计是要发出去。
  吴乡长等人,站在一旁嘿嘿地笑。顾秋瞟见了娄副乡长一眼,心道,这个人心术不正,不能留!
  一个小小的副乡长,居然敢公然索拿卡要。
  这件事情,谭经山是不会去说的,因为他去告的话,对自己也不利。再说,一些生意人,讲究个和气生财,如果没什么黑势力背景的话,他们都还是很本分的。
  如果你告了娄乡长,以后你有什么事情,也麻烦了。人家不要你的烟,不要你的酒,反正你送什么,他们
  都不接受。

  工作也是一拖再拖,拖到你崩溃。
  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有时他们宁愿花点然买太平,争取时间自己赚得更多。
  现在的煤矿,已经开起来了,资金砸下去,他不可能半途而废。一定要等到出煤的时候,才有钱赚。
  顾秋就在心里琢磨,得想个办法,把这个娄乡长干掉。但眼前不是时候,顾秋把目光收回。
  下午的工作,就是进山狩猎。
  宣传部的人,早就做好了工作,对于狩猎一事,绝对不会见报的。他们那些记者,去该拍的地方拍,该玩
  的地方玩。

  然后黄省长等人一行,就准备进山了。
  武装部长,带了几个人,背着枪,一起进山。
  杜书记本来不想去,但是他找不到更好的借口。顾秋呢,自然跟着老板走。
  其他人倒是高兴,巴不得有个机会,跟领导在一起。
  因此这次进山的人也不少,虽然没有了那些记者,依然有三四十个之多。
  顾秋心道,这哪是打猎啊?去抓兔子还差不多。
  黄裕松很神气,扛着一竿枪,总觉得自己很威风。

  来到猪野岭,便勾起了顾秋很多心事。
  这里发生的一切,让顾秋终身难忘。
  李沉浮的墓,就在野猪岭上,自己答应过他的那位事情,一直没有办妥。顾秋在心里默默的念道:你放心
  ,李家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