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省长秘书道:“搞点节目吧!休闲娱乐一下。”
  黄省长喜欢打麻将,当然,他们打的麻将,可不是象普通人那样,没事天天就趴在这麻将桌上。
  人家打的是关系牌,经济牌,休闲牌。
  杜书记当然知道这些,“那好吧,省长点将。”
  黄省长道:“还用得着点将吗?我一个,你一个,还有周市长吧!”
  那也只有三个啊?
  周市长和杜书记心里明白,剩下这个位置,八成是给某人留的。某人是谁呢?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他的亲戚五和县黄书记了。
  两人心领神会,“叫柄山同志上吧!”
  黄柄山哪有这个资格?人家是什么级别?什么身份啊?
  副部级的正厅级,他一个小小的正处,其实这种牌局,很多有资格的常委都想上,毕竟这是一个套交情的好机会啊!

  常务副省长,搞不好是要当政府一把手的。
  黄柄山笑了笑,“那怎么行?我哪上得了台面。”
  杜书记道:“这是命令,也是政治任务,该叫你上你就上的时候,你就上。”
  杜书记这句话,说得极为玄妙,这个该字,尽显机智。意思是说,不该叫你上的时候,你就是想上,也上不了。
  黄省长看了黄柄山一眼,“柄山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领导叫你上,你还犹豫什么?是不是担心没有钱,怕输不起?”
  他就朝黄裕松喊了一句,“裕松,给你舅支二万块钱。”

  黄裕松笑了起来,“舅舅就知道哭穷,打个牌还扭扭捏捏的,怕什么嘛?外甥扶着你!”
  一群人看着他们演戏,个个都是话中有话啊!
  顾秋做为杜书记的秘书,自然得陪在旁边当服务员。
  他可是听出来了,这些人没一个省油的灯。今天黄省长出来视察,带上儿子干嘛?
  如果猜测得没错,八成这个黄裕松,在不远的将来,也要下来为官了。
  世袭制啊!
  想起自己当初进入体制,还是在南阳考的公务员,而他们呢,不用考,直接进去就是,看中哪个职位,把职位上的人拨掉,将他放上去。

  这就是官场。
  黄省长此举,分明是替儿子铺路来了。
  顾秋还知道,有些领导的儿子,一边上大学,一边挂着职务。这就是说,他在大学四年里,已经领取工资,而且还算是将来的工龄。
  更有意思的是,他说话的时候,明显就是在暗示,黄柄山该上了。
  官场中人,头大啊!一句话,你得琢磨个好几遍,才能明白他们的多层意思。
  四个人打牌,六个人观战。
  还有人抽烟,秘书们的烟瘾再大,也不敢造次,只能悄悄地跑出去抽两支再进来。
  顾秋打了个电话,叫宾馆的经理吕怡芳送水果拼盘和点心。
  十分钟后,外面响起敲门声,顾秋走出去,接过吕怡芳手里的水果拼盘和点心,吕怡芳一脸古怪地看着顾秋。
  “顾秘书,晚上有空吗?”
  顾秋问,“有事吗?”
  吕怡芳抿着嘴笑了下,“等你有空再说!”
  然后一扭腰就走了,顾秋皱了皱眉,“有空也没时间陪你啊!你以为我真的是男女老少通吃?来者不拒?”
  房间里的麻将,打得不大,但是上万的输赢肯定是有的。杜书记和周市长,两人是个陪衬。
  黄县委书记呢,是个很巧的人,懂得察颜观色。

  黄省长则道:“今天打牌,任何人都不许放水,得打技术牌。你们几个,一边去,一边去。”
  顾秋一直在旁边站着,手机响了,是夏芳菲打来的。此次黄省长下来视察工作,夏芳菲当仁不让,亲自带队搞采访。
  顾秋来到外面,悄悄问,“夏台长,有事吗?”
  夏芳菲道:“我能不能见见杜书记?”
  “不行啊,正在陪省长呢?”
  “哦,那算了。呆会我再找他吧!”
  这个夏芳菲,让顾秋一直觉得,她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神级人物,毕竟她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副台长,明星人物。
  不管是什么人眼里,这类人物总显得很特别。
  因为她们展示出来的完美,令人心跳不已。
  还有一点,顾秋也觉得有些意外,夏芳菲想见杜书记的时候,杜书记很少拒绝。
  有时他在心里琢磨,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面对夏芳菲这样的人物,杜书记会不会也动了凡心呢?

  根据自己的经验,顾秋得出一个结论,在漂亮的女人面前,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雄性激素爆发。
  至于杜书记的修为,有没有达到那种坐怀不乱的境界,顾秋就不知情了。
  下午看着他们打牌,虽然百般无聊,却也无可奈何。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抽身而退,这是一个做秘书最起码的准则。
  都说了,大家打的是技术牌,不允许放水,黄省长的手艺,非一般的好。一圈麻将中,至少糊二把,要不三把。
  剩下的一把,三家轮流糊。

  而且他自摸的机率比较大,有时明明的单钓,或者是糊中间的独子,他也能自摸,令人咋舌不已。
  玩这种牌,绝对没有人在旁边打手势,更没有人提醒,你们说怪不怪?
  领导赢钱了,气氛自然好,一桌子人又说又笑,时不时聊几句。他们打牌,真的跟普通人不一样,输了牌的人,不但要给钱,还要说一个段子。
  段子好不好,大家笑了才算数。
  二个多小时下来,黄省长居然赢了好几万。
  黄裕松在旁边笑,“爸,你手气真好。”
  周市长立刻拍马屁,“不只是手气,还有官气。省长官运亨通,做什么都顺心顺意。”

  黄省长哈哈大笑,“你还真幽默。”
  打完牌,休息一阵。
  老是这样坐着,也不是办法。在院子里走动走动,一边聊天,一边抽烟。
  晚上吃了饭,还有节目安排。
  宣传部的同志,搞了一个小型的晚会。
  还把市文工团的女孩子们叫过来跳舞,这些女孩子,大都是百里挑一,个个漂亮。
  电视台的名角夏芳菲也来了,她陪黄省长跳了一曲,黄省长一个劲地夸,“芳菲同志真的不错。我可是看过你的节目哦!”
  夏芳菲腼腆地一笑,“感谢省长关注,芳菲受宠若惊!”
  黄省长哈哈大笑,“女同志嘛,理应该受宠。”
  然后他就问,“在南川有多久了?”
  夏芳菲说,“有十来年了呢。”

  黄省长的舞跳得很不一般,应该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刚才很多人请他跳,他都不去。
  他的目光,就落在夏芳菲身上,宣传部长灵机一动,这才叫夏芳菲过来。
  黄省长说,“这么长时间了啊?凭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进省台啊!”
  夏芳菲谦虚道:“我已经过了这年纪,要是再年轻几岁,还是想蹦达蹦达的。”
  黄省长一脸笑容,跟夏芳菲在一起,人家穿了高鞋跟,比他还高,因此夏芳菲把鞋子脱了,光着脚跟他跳。

  听夏芳菲这么说,黄省长道:“哪里,哪里,在我看来,芳菲同志可是远比那些年少不经事的妹子要强。要不要我帮你打个招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