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9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不管我的事,我交了税,他们买家要交税就不管我的事了,他们是走正常渠道,还是走私,我就管不着了,反正钱我拿到了,逮住他们是他们倒霉。
  我们开车前往帕敢,过平坝、越丘陵、渡河流,行驶在莺飞草长,鲜花盛开,铺翠叠玉的胜景里,帕敢外围的景色还是挺美的,但是我没有心情去欣赏,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傍晚时分到达了帕敢。
  我们下了车,几个扛枪的下来,把料子给我们取下来,我站在翡翠交易大门口,看着交易市场,所谓的市场,也就是棚户搭建的,地上摆着地摊,比瓦城还不如,但是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少,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翡翠市场大门前卖石料的堆,有兴趣你可以自己去淘,然后拿到里面加工点加工。至于开价吗?1元—100万元人民币,就看你怎么砍,怎么认为“物有所值”。
  阿丽跟我说:“在长摊后面,有交易所,哪里的环境好一点,哪里也有很多商人在等着好料子,我们可以去碰碰运气。”

  我听着就挥挥手,十几个人抬着料子就朝着帕敢原料集市走,我看着地上摆摊的女人,不停的洒水,  石料面上撒水和不撒水的成色就不一样了,走在街道上,我看着这些毛料,就是石头,石料长摊,无法让人感觉到翡翠的高贵。
  在这里,翡翠并没有在国内那么珍惜,就是石头,被摆放在一起,但是不同的石料,不同的价钱,加工前的粗糙,不代表加工后就是劣等,不同的买家,不同的货物等值定律,怎么买靠自己的眼力。
  无论多高档的翡翠,再没被发现之前,没被加工之前,同样也是和这些石头一样,还是块石头,只是在国内,翡翠的价格被炒到了一个高度,所以就被宠的高贵起来,在缅甸,他们就是石头。
  我深吸一口气,拎起来裤子,咬着嘴唇,我感觉,在这里,我已经没有什么讲究了,妈的,如果在内地,这块料子都是别人抢着来找我买,但是在缅甸,你就得去找买家,这就是差别。
  我们到了交易所,我看到的才耳目一新,这里的房子是用木头搭建的,但是却是亭台的样式,柱子是红色的,很有东南亚特色的建筑风格,比长摊好不知道多少倍。
  我看着亭子里面坐着不少收货的人,都坐在小板凳上, 这些坐在小板凳对面桌子里圈的人,也是等待收货的主,有云南人,有北京人,还有东北的人。
  听口音就能听出来,尤其是东北人,那口音的辨识度,非常高,就算你不是中国人,你都能感受到他们说中国的不同味道。
  今天的人好像很多,都已经傍晚了,但是亭子里根本就没有空位,太子走进去,拿着枪,几个人看着,就自动站起来了,他让人把料子往桌子上一放,就喊:“谁有兴趣,过来。”
  我看着太子霸道的作风,就有点头疼,在这里交易,收货的人都是坐着的,卖货的人都得站着,因为这里卖货的太多了,收货的人就是大老板,他们就坐着等着收。
  我们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是过来看料子的人也不少,几个老板过来看料子,但是就是看,没有人出价。
  妈的,心里有股窝囊气,这料子,在国内,都是极品的好料子,但是没想到在缅甸,居然卖出去都难。

  “谁这么霸道?不知道老杂毛在这里?”
  我突然听到一声喊,心里被惊的一抖。。。
  “老杂毛?”
  我听到老杂毛这三个字,心里就有点发怵,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老杂毛,我以为是我听错了,但是没想到居然真的看到一行人从对面走过来,浩浩荡荡的,我依稀在照片上看过老杂毛,我看着这个人,跟老杂毛很像。

  十几个人站在我的原石面前,我看着太子,他脸色有点难看,对着那个穿着军装老头子说:“爸爸。。。”
  我听到爸爸两个字,就有点无奈,真的是老杂毛,我实在没能想到,居然在帕敢的原石街道上,能遇到老杂毛,他穿着军装,身边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很漂亮,浓眉大眼,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六左右,但是娇小,不过皮肤倒是有着本地人的特色,黝黑,虽然化了妆,但是还是避免不了本身的色彩。
  她身上带着许多翡翠,有手镯,有戒指,看上去雍容华贵,民族特色的特敏服装在她身上很出彩,我皱起了眉头,这个女孩难道就是老杂毛要娶的那个十六岁的小姑娘。
  老杂毛瞪着太子,说:“干什么?毛毛躁躁的,要低调知道不知道?”
  太子皱起了眉头,我听着老杂毛的训斥,就有点觉得可笑,他自己带着几十个人来这里,浩浩荡荡的,居然要太子要低调,这有点太他妈的那什么了吧。
  太子点了点头,平时威风的太子,在老杂毛面前,居然也乖乖的低头,虽然我知道太子对自己的老爹有十万个不屑于鄙视,但是在面子上还是会尊敬的。
  “来这里干什么?”老杂毛生气的说。

  太子看了看我,而老杂毛也看了过来,突然,老杂毛指着我,说:“我认识你,马帮的邵飞,给我抓住他,枪毙了。”
  我听到老杂毛的话,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我看着十几个人拿着枪就过来了,我身后的人也对抗起来,一时间所有商户还有卖料子的人,都纷纷后退唯恐躲避不及。
  我心里有点害怕,真的,我有点害怕老杂毛,他的名声在外,杀人不眨眼,做的那些事都是丧心病狂的事情,他要杀我,我不能不害怕。
  赵奎挡在我生前,让我多少有点安慰感,我看着太子急忙过去,说:“爸爸,他已经被马帮除名了,是马帮的敌人,跟马帮没关系了,你不能杀他,他是我的结拜兄弟。”
  老杂毛是个特别凶厉的人,不用吹胡子瞪眼,就能让人感觉到了凶恶,特别是他的大胡子,嘴一撅起来,胡子就上扬,一副傲气冲天的样子。
  他走到我面前,瞪着我,说:“我老杂毛说过,凡是在缅甸遇到马帮的人,我就杀无赦,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被马帮除名了?”
  我点了点头,额头上的汗珠子顺着脸颊就流下来了,我说:“是的,被除名了。。。”

  他看着我,很不屑,问我:“你害怕啊?男人,他妈的怕什么?一点种都没有。”
  我苦笑了一下,我说:“如果我手里有两万人,我也不会害怕。”
  他瞪着我,突然笑起来,说:“你挺有意思的嘛。”
  说完,他就上下打量我一眼,太子急忙过来,说:“啊爸,我们是来卖料子的,不知道你在这里,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动静了。”
  老杂毛吹胡子瞪眼,说:“要低调知不知道?那帮人盯着我,随时都要跟我打仗,我们要低调,不能让他们看我们不顺眼,你看看你,不守规矩,卖料子就卖料子,这么大动静干什么?深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我老杂毛的儿子吗?”
  我听了,就满头大汗,这个老杂毛真的是有点太乖张了,他说完,就过去看石头,说:“我给你小妈买一身嫁妆,这块料子不错的,就送给你小妈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