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9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地方,应该有大的地质运动。
  我抓了一把石头上的泥土,这些泥土成分为黄色变质泥岩或其它变质岩,无论原石大小,其磨圆都非常好,但其在沉积上分选性极差,大小混杂堆积。
  这表明它是在洪水等快速动力条件下,短距离堆积而成。
  之前在下面地表挖出来的料子,属于地市岩层,我看过料子,胶结很厉害,但未成岩,我又抓起来一块上面的料子,这应该是属于中上层的料子,我看着皮壳,上层、中层以红色胶结结构为主,但是胶结程度差,度差,底部是一层黑灰色胶结结构的砾岩层,胶结度差。

  我把料子丢了,又抓了一块红皮的料子,底部是一层黑灰色胶结结构的砾岩层,胶结强度大,我知道,这一层就是含翡翠的砾岩层,不知道厚度有多少,应该在上层,如果厚度大的话,那我们挖出来的翡翠就足够多。
  我看着翡翠原石呈浑圆状,大小不一,但总休上翡翠质量好,我知道,这里肯定会经常出现老种翡翠,政府的人真的给我划分了一块上好的场口啊,这里虽然是新厂区,但是却是十大名坑之一的大莫边的料子,而且,还是没有开采的处丨女丨地。
  我笑了起来,说:“这块料子继续挖,不要破坏品相,但是记住了,人员,一定要控制住,就让之前发现这块原石的人来挖,其他人一律不要进来。”
  矮子点了点头,说:“知道了,你估计这块原石有多重?”
  我摇了摇头,我说:“我又不是地质专家,赵奎,去找一个地质专家来,帮我们勘测一下,如果我们刚好挖到了矿脉,妈的,我们真的就发了,你看这块料子,上面有色带,如果他的周围就是矿脉带的话,你可以想象一下,我们能挖出来多少带色的料子,哈哈。”
  我很兴奋,使劲的拍了一下赵奎的肩膀,他也很兴奋,我们所有人的神色都变得轻松开心起来,妈的,这里就是缅甸,这里就是帕敢啊,哈哈,一不小心,挖出来一块巨型原石,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啊。
  我跳下矿坑,已经挖了有两三米的距离,能够站四五个人,我拿着灯,往石头上打灯,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块料子的表现了。
  我看着料子的皮壳,粒度较粗,属新种翡翠,但局部有大面积的紫罗兰色,在强光照射下,紫红色非常艳丽,在白色脉体中可见明显后期热液的侵入,尤其是一些岩浆的热液的侵入,产生淡绿色,呈脉状分布,我咬着牙,妈的,真的太漂亮,真的,我操他妈的,这块料子要是开出来满绿,我草,能做一栋翡翠屋了。
  我转了一圈,看着料子周边的表现,靠近绿泥石带的部分也经常出现片状分布的绿色部分,但厚度仅1厘米-5厘米,而且颜色较淡,后期侵入可见到三期,并有穿插。
  这个表现,把我内心的火热给浇灭了一些,但是我还是兴奋的拍着料子,这块原石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重,一切还需要地质专家来勘测之后才能决定。
  我伸手,赵奎把我拉上去,我们朝着外面走,我说:“给我准备两个人手,专门看着,不相干的人,绝对不能放进来。”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我下了矿洞,我说:“这个矿洞不要开采了,从另外一个角度,重新炸一个矿洞出来,这个矿洞,我要人工开采,不要破坏里面的环境,争取在雨季来临之前,把石头给我清理出来。”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我朝着结算区走,我心里有点焦虑,这块料子的表现非常好,而且足够大,到底有多大?我不知道,只有等勘测的人来了之后才能知道,但是一吨以上的料子,有这么好的表现,肯定能惊动政府军,只要别人知道,肯定会蜂拥过来的,所以,安全工作要做的非常好才行。
  我看着矿洞里面的料子被清理出来,大的小的都有,阿丽登记了一下,有将近五百多公斤,我站在一边,让工人把小料子给挑出来,然后把没有结胶的废料也给挑选出来,剩下的只有两百多公斤了,一块一米大的鹅蛋形的料子上称,有一百多公斤,这块料子非常好。
  我看着皮壳,很好,灰皮,很薄的一层,我想开一块,因为这块料子是从那块巨大的原石附近挖出来的,如果料子能开出来好料子,那么证明那块巨大原石的料子也不会差,我现在心里非常兴奋,有种尿憋的感觉一样,急不可耐。
  我说:“把皮壳给我洗掉。”
  几个矿工就过来用水把皮壳上的泥给洗干净,我看着料子,想要开窗,但是张奇又不在,开窗是个细致又累人的活,我自己肯定不行的。

  “哎呀,大哥,这么多料子,直接切就是了,咱们缅甸就是这么开料子的,没有那么多讲究,一切两半,什么都能看清楚了。”太子不爽的说。
  我看了太子一样,招呼两个人过来,把我的切割机抬出来,然后把料子固定上,通了电,我把开关打开,然后盖上盖子,这台机器是德国进口的切割机,很安全,但是就是慢,需要等十几分钟才能切开。
  我站在一边,焦急的等着,开大块的料子,就是要等,我舔着嘴唇,不安的来回走动,我心里想很多的事情,挖出来好料子是好事,但是对现在我的来说,是一件坏事,洛斐要搞我,他已经发出去话了,整个帕敢的矿区的哪些游匪,流氓,都可以随便的来抢劫我,小规模的我还可以对付,但是如果是大规模的,我就对付不了。
  当然了,那块料子够大,我不相信他们能抢走,我怕的是政府军,还有克钦军,如果他们一旦知道我挖出来这种料子,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到时候,就算我不想走,也必须得走,因为,这种料子都是天价的料子,他们一定会抢走的,就算是政府军,我想,他不抢我的,也会从我这里瓜分走一半,如果遇到黑心的人,那么我的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大哥,你怕什么?大不了找我父亲过来,妈的,几万人保护这座矿山,如果保不住,那我太子也不值得做你的二弟了。”太子认真的说。
  我挥挥手,我说:“那是下策,我不希望你现在跟我的事情被你二哥知道,如果他知道了,不会看着我们做大的,一定会想办法压制你的,你父亲并不喜欢你,你自己也是知道的,如果你二哥在搞什么鬼,你一定会喘不过来气的。”
  太子没有说话,只是眼神非常的愤恨,我虽然没有见过太子的二哥,但是我见过那个金丝眼的男人,那种人,别看一表斯文,但是内心到处都是阴谋诡计,害起人来也是不折手段,所以就算他二哥没什么本事,但是身边的人有本事,太子一样危险。
  魏浩才是真的太子,他父亲就是土皇帝,如果太子能得到老杂毛的衣钵,那我就发达了,就算只继承了一半的军队,那也有一万多人,这个数字,很可怕的,所以,我不想太子在这个时候被打压下去。
  我看着机器停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去打开机器的防护罩了,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还有纠结的内心,打开了罩子,我一看切开的料子,只有两个字“我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