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身后是一片寂静,什么都听不见,连风声都不存在,我在心里数着这样冗长的沉默到底过了多久,乔苍终于开口问,“因为什么。”

  我背对他没有转身,脚下走得越来越快,我压住心底翻滚的滋味,我说我怕自己爱上你,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事。
  我拐出街口看到司机正在焦急张望,并且拿着电话不断联络我,我感觉到皮包里的震动没有接,直接走到他面前自己拉开了门,他长松了口气,“何小姐我以为自己又把您丢了。”
  我关上门惨白着一张脸催促他立刻开走,他沿着我走来的路看了一眼,空空荡荡的,有些疑惑钻入车中拂尘而去。
  回到别墅已经傍晚六点多,门口停泊着一辆警车,我盯着车里的人,走到铁门外停住,周容深的司机推开门下来,朝我点头打招呼,告诉我周局长刚回来。

  “他从市局回来吗。”
  司机说周局长到十二个区的区局视察,今天一整天都在忙这件事。
  我说知道了,我推门进入客厅,餐厅传来一阵阵菜香味,周容深坐在沙发上翻阅报纸,他头也没抬,问我去了哪里。
  我换好拖鞋接了一杯热水,递到他手里,“出去逛逛。”
  保姆端上最后一道菜招呼我们吃饭,我一点也不饿,又怕周容深不允许,就撒谎说自己外面吃过。
  周容深告诉保姆他也用过了晚餐,让她直接收拾掉。
  保姆把菜原封不动放回厨房,低着头上楼留给我们单独相处的空间。

  周容深这才放下报纸抬头看向我,“你今天去找了林南。”
  我早料到她会去周容深那里告状,一个被宠了两夜的新欢,不正是恃宠而骄的猖獗时候吗。
  不过我没想到她还挺迅速,更没想到周容深确实很喜欢她,他忙视察忙了一天,一定不可能抽空去看林南,可想而知林南是通过电话向他哭诉,以往周容身工作时我都不敢打电话打扰,林南倒是很破例了。
  女人的泪水是战斗最好的武器,很明显林南想卖可怜把周容深钓走,给我巨大的难堪,让我知道知道她的本事和道行,到底够不够格和我争二乃。

  她现在比我新鲜,在男人眼里睡了一百次以上的就是烂桃,而刚尝了几口的是仙桃,傻子都知道吃哪个。有胆子有手段有脸蛋,这次我是棋逢对手了。
  我非常坦然说,“我替你去提醒她,不要惹出麻烦毁了你的名誉。”
  他问我什么麻烦。
  我俯下身,用手指在他眉心戳了戳,“明知故问。”
  他似笑非笑凝视我的脸看了许久,“你分明打翻了醋坛子,还要装无所谓的样子。”
  我脸上的强颜欢笑在这一刻有些垮掉,“我知道你们这样的男人都会有很多情妇,但你答应过我,这里才是你的家。”
  他将我头发拢到耳后,露出整张脸庞,“你知道她的价值吗。”
  我说她是你花费三百万包养的女人。
  周容深笑着说不是,是她存在的价值。
  除了满足他,带给他新鲜的肉体,新鲜的剌激,林南哪还有什么价值。
  沦为玩物的女人,在男人的世界里也仅仅是承欢。
  我想到她那副风情万种的肉体,赤裸暴露在周容深面前,就觉得像吃了一口屎一样难受。
  他捏了捏我的脸,“好了,打了她出了气,不要再去为难她,何笙,你是一个很聪慧很温柔的女人,她这一点永远比不了你。”
  他已经这样说了,就是间接为林南求情,他给了我足够的女主人的面子,我也不好为难,我答应之后看了一眼他脚上的皮鞋,“你一会儿还去哪。”

  他说还没打算好是应酬还是休息。
  应酬是公事,休息是私事,听他口吻今晚恐怕仍旧不留,我忍着心里的不舒服,将拖鞋给他拿过来,蹲下为他换上,我做好这些后故意仰倒在他腿上,将裙子撩起,露出半个白皙挺翘的臀部。
  若隐若现的蕾丝花边在幽暗的灯光下散发出一丝魅惑的味道,我没有全部露出来,那种女人欢场到处都是,男人早看腻了,似露未露才是最好的诱惑。”
  他笑着盯住我不断扭动的双腿,“怎么。”
  我柔轮的身体贴向他怀中,像一条蛇从底下一直蹭上去,趴在他胸口仰面看他,“不怎么啊,要不要做点销魂蚀骨的事。”
  我这么直白放荡的求欢,他脸上笑容有些加深,“你今晚很不一样。”

  我舔着嘴唇问他哪里不一样,他目光落在我挤出来的深沟中,“更风*了。”
  他说完一把抱住我,想要吻我,我按住他的唇,“去阳台。”
  他有些怔住,他从来没有尝试过在阳台上**,浴室那一炮已经是别开生面了,看他的表情估计林南在**上段位不高,不管库上多少花样,想钓男人钓得稳,中规中矩绝对不行,周容深这样的男人更需要一场火辣的野战剌激他的内心,乔苍用实战告诉了我,那种剌激是没有任何人都抗拒不了的。
  周容深吻不了我,只能将我压在沙发上抚摸,我伸手触摸到茶几上,拿起一粒用来冰镇果盘的冰块,我顾着拿东西松开了手,他立刻埋头忘情而投入吻着我的脖子,我含入口中,捧起他的脸。

  剌骨的寒意冻得我有些发抖,我看着他的眼睛,寻找他瞳孔内的火,手摸到他腰腹下的位置,那里已经有些发硬。
  我指尖灵巧挑开拉链,缓慢从他身体蠕动下去,他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两条手臂撑住我两侧,身体挺得笔直,让自己更加靠近我的脸,我剥开他所有束缚,张开满是冷气的嘴,含住了他的顶端。
  周容深没有想到我嘴里含着冰,他被剌激得闷吼一声,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
  我跟了他之后没搞过那些场子里乱七八糟的花活,他这个人也不喜欢玩儿,至于沈姿,夫妻之间很多时候更放不开,丈夫心思不在妻子身上提不起兴致,妻子也不像外面花钱包养的女人肯使出浑身解数讨好,所以周容深估计是头一次玩儿冰火两重天。
  我对这个还是很擅长的,麻爷之前我还跟过好几个金主,他们都喜欢这个,我也是练出来了,我一只手扶着他根部,另一只手缓慢套弄着,用舌尖抵住冰块,沿着他头部一点点下滑,直到吞入进去整根,融化的冰水滴滴答答流淌下去,把他茂盛的毛发凝结到一起。
  干这事儿男人太大了女人很受罪,尤其含着冰块,本来嘴里就满,再含住这么大一根棒子,连气儿都喘不了。
  不吞进去他不舒服,吞进去喉咙恶心,最可怕是受到口腔的剌激男人棒子会越胀越大,比正常**要粗半圈,女人没点功夫的,绝对伺候不了这些大家伙的主儿。
  我给周容深吞吐了七八十下后,他明显有点扛不住了,捧住我的头控制我停下,一点点从我嘴里拔出。

  他好像射了一点,嘴巴里有些粘乎乎的,我咽下去滑过嗓子的时候,是咸的,带着些腥味,我知道那是津液,不过周容深没射多少,如果我再这么吞几十下,他肯定要出来了。
  我伏在他胯上问他去阳台好吗。他被我搞得太舒服了,任由我缠着他走出落地窗,巨大的鱼缸后是一块被草坪覆盖的空地,夜色不算浓郁,能隐约看到不远处路过的车辆和行人,只是很模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