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不需要乔先生的心疼,不如把这份美意给更需要的女人,比如乔先生数不清的马子。
  他在我身侧闷笑出来,酒家的橱窗屋檐垂下一把铃铛穗子,他伸手握住,“周局长又添新欢,与何小姐势均力敌,本来打算这几天找几个人绑了你,问问这件事,没想到在街上碰到,看来我的担忧何小姐冥冥之中有感应,省了我不少事。”
  我非常警惕问他怎么知道的。
  他指尖灵巧拨弄着那把穗子,像极了在库上戏弄我时的样子,轻佻风流,一身的纨绔。
  “何小姐忘了这是谁的地盘了,在广东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橱窗里投射出一缕白光,我就站在惨淡的光束漩涡里,“乔先生来看笑话了。”
  他偏头凝视我,“在何小姐眼里,我就这么坏吗。”
  他松开那把穗子,手臂高高举起,竟然将一棵很高大的桑树连带着枝桠一起拔下,他将一枚桑叶挡住自己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含笑的眼睛,我望进他眼眸深处,里面有一颗小小的太阳,更胜过此时天空悠长的万丈光芒。
  那枚桑叶挂在树梢上极其不安分,可到了他手里,似乎被他迷惑住,安安静静任由他捏在指尖,他吻了吻那枚叶子,将它毫无征兆贴在我的唇上,我下意识要推开,他说不想被人察觉就不要动。
  我立刻不敢再动。
  叶子挂着青草的芬芳,也有来自他的烟味,透过我的唇挤入喉咙,我觉得自己口腔里都是乔苍的气息。
  “何小姐不如跟我,我会好好疼你。我记得我说过,你不喜欢的我打发她们走,这句话现在也算数。”
  我盯着他的脸,很久后笑了出来,“乔先生泡马子,就是这个套路吧。”
  他说我从不泡,都是女人主动过来投怀送抱,我只会拒绝和接受。
  我看了一眼他手腕戴着的江诗丹顿,他看到我很感兴趣,摘下放在掌心,我拿过来用手指挑起,在我和他脸孔之间轻轻晃了晃,“乔先生真的想泡我吗。”
  他没有说话,我将那枚腕表朝地上狠狠一摔,啪嚓一声,表盘和表芯四分五裂,数十万就这样成了一片狼藉,再也不可能修复。
  我这才咧开嘴笑出来,乔苍原本只是浅笑的脸上,在这一刻绽放出十分好看的笑容,他问我高兴吗。
  我说比刚才好一点。
  他招手示意保镖过来,保镖看了一眼地上的表,又看了看我,明白乔苍的意思,他从礼品袋中取出两盒首饰,打开递到我面前。
  乔苍说,“我喜欢看你笑。”
  我盯着翠玉珍珠,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和惊喜,而是将目光落在他拇指的扳指上。

  他挑了挑眉,“喜欢这个?”
  “乔先生舍得吗。”
  他没有犹豫摘掉,“你高兴就好,没什么不舍得。”
  碧绿色的玉石在我眼前,我几乎能从上面看到自己投射进去的轮廓,我沉默很久,在他过分温柔的纵容里,没有了战斗和伪装的力气。
  我小声说,“我以为再也不用过从前那样争宠的生活,原来人生不争不抢是不可能的,那么多女人和灾难,不会给我喘息的余地,想在男人世界里保住自己的位置,永远都不能休止去斗。”
  乔苍一言不发听我说,他不动声色站在阳光最灼烈的地方,用高大的身体为我遮挡,我陷在他修长的影子里,得到一丝荫庇。
  这丝荫庇让我心里某根弦颤了颤。
  乔苍好像总会在我最狼狈无助,脆弱失意的时候出现。
  我抬起头看着他说,“我赔你那块表吧。”
  他伸出手指温柔抹掉我眼角的巢湿,碍着台阶下人来人往,他擦干净后立刻收了回去,“何小姐笑起来的样子,千金难买,如果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我会多准备一些,你笑给我看,怎样。”

  我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挑眉反问我对你好吗,使用无赖手段趁机占有了何小姐的身体,现在想想还觉得很。
  他说到这里停顿住,我问他很什么。
  他露出一丝奸诈狡黠的笑容,“很怀念,很想重来,很不后悔。”

  我将他堵在我唇上的桑叶推开,叶尾吊着一颗果实,深紫色,被我用力一推从叶子上脱落,他反手握住,那颗小小的果实便落入他掌心。
  他捏在指尖迎着午后的阳光细细打量,“暴殄天物,这种东西脏了不是很可惜。”
  我蹙眉说这不就是桑葚吗,大街小巷很多地方都卖。
  他斩钉截铁说,“这不是桑葚,只是长得像。”

  他一本正经的神情也让我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我问他那是什么。
  他指了指这趟街道尽头一个非常隐蔽的角落,他朝那里走过去,我盯着他背影迟疑了很久,也迈步跟上,他站在一棵树后,将那枚果实放入自己嘴里,我刚想制止说不成熟的会很酸,他忽然将我扯到他怀里,朝我的唇吻下来。
  这小小一方天地无人问津,寂静得似乎一片湖泊,头顶向着太阳,树冠把大部分遮挡,叶子缝隙透入进来,是一层层很模糊的光,落在我和他的脸上,仿佛一片斑斓的网。
  他舌尖撬开我的牙关,将那枚果实温柔抵进来,那是我从没有尝过的酸和苦,比陈醋和黄连还更胜一筹,可他并不觉得难吃,他卷着那颗果实,一点点渡到我喉咙,再裹着我舌头滑回来。
  那股酸涩的味道逐渐被融化,散发出浅浅的香味,不知道是否在酒水里泡过,让我一瞬间有些醉,乔苍睁着眼睛,眼尾是因为笑意而漾起的皱纹,他舌尖在我口中肆意逗弄着那颗果实,我死死抓在他背上试图推开他的手,也不由自主松开。
  我们缠着那颗紫色果实吻了很久,我没有主动回应过,在他的温柔和霸道的掌控下也没有拒绝,直到那颗果实变轮,变得失了味道,他才吞咽下去。
  他气息有些不稳,捧着我的脸深深呼吸着,“它不是桑葚,它是一颗开心果。”
  我盯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孔,他鼻梁抵住我的额头,唇上还沾着一层薄薄的紫色,我情不自禁伸出手为他擦掉,“你说谎了,它就是桑葚。”
  乔苍将我有些凌乱的头发捋顺,他手指穿梭在我头发里,像一场春风拂过了杨柳。
  “不要计较它到底是什么。愁眉不展会长出很多皱纹,到时候一个满脸褶子的何笙,还好看吗。”
  我忍不住笑出来,他的保镖在不远处挥了挥手,比划了一个我看不懂的手势,乔苍看到后说,“你的司机在找你。”
  我这才想起来还有司机,我担心他找到这边看见我和乔苍在一起,我立刻从他腋下钻出来,匆忙朝来的原路返回。
  他仍旧站在原地,压在地上的影子一动不动,我走出一半捏了捏拳头,“乔先生,这一次是我食言了,我不该出现在你面前,但你分明可以一路开走,今天我们就错过去了。”
  我深深呼吸一口气,“周容深宠坏了我,我由不得任何女人分享他,抱怨归抱怨,该争的我不会放弃,可能我们做不到永远不见,但下一次,我和乔先生对对方来说,都是陌生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