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246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你,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也可以去深圳看我啊!你开车这么快,半个小时咱们两个就能见面了。”
  我淡淡一笑,在柳风的额头轻轻亲了一下。她享受的闭上了眼睛,一脸的满足。
  又简单的温存了一会,我跟柳风这才起库,简单的洗漱过后,柳风亲自下厨,给我做好吃的补身体。看着她勤劳的样子,我开心的笑了起来。
  当初,我找老婆的条件就是吃苦能干,无论我什么时候回家,都有温热可口的饭菜...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我会对张莉、赛天仙、艾菲儿、柳风都会有好感。。..而且都会依依不舍。

  人无完人!
  而她们几个女人。恰好贴合这我脑海中所幻想出来的完美情人。
  张莉的成熟、知性。赛天仙的甜美、犹如初恋。艾菲儿的大胆、主动,柳风的热情似火...
  这几样东西,是很难会在一个人身上体现出来的。可这四种恰恰是每一个男人都想要的,自然而然的。遇到这样四个女人。跟她们发生了交集之后,她们就会在我的心里留下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
  无论是柳风还是张莉。都是贤妻良母形的女人,她们纵然吃了苦。也不会在男人的面前抱怨一句,就算是受了累,也不会让自己的男人知道;前提是,这个男人要对她们足够好,足以让她们去付出...
  赛天仙美丽、落落大方、聪明。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向往是自由的爱情。为了得到一份自己想要的爱情,开始第一次忤逆家里人的意思。
  艾菲儿看清了这个世界。大学校园里并没有所谓的爱情,与其随便找个男人。被他糟蹋了身子,毕业后还要面临分手、伤心欲绝,倒不如用这个还不错的身体。去赚点钱。一来,满足了自己的生理需求。二来,还赚了钱。
  可以说,艾菲儿是敢爱敢恨的那一种女人;虽然一念之差成了小姐,不过本质并不能算太坏,而且现在已经成功转型进入了娱乐圈,凭借她的身段、容貌,今后肯定能成为一个人气特别高的女星。
  等她什么时候看开了,厌倦了,就可以从我身边离开,找一个狂热而又有钱的粉丝或者是演艺圈的人结婚、生子。
  在我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柳风已经把饭菜端上了桌。虽然没有大酒楼里那些菜奢侈,可是却格外的温馨。

  男人再外面再如何的努力拼搏,其实也不过是为了能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三餐一宿。
  心爱女人做饭的味道,是任何一家饭店都模仿不出来的,是任何一个顶级大厨都无法做出的味道。因为这不简单的只是一顿饭,其中还包含着浓浓的爱意,浓浓的惦念,对整个家的默默付出。
  又怎么会是一个外人,所能比拟的!
  柳风的手艺,并不如那些星级大厨做出来的好吃,却有一种打出都做不出来的味道。
  一顿饭,吃的很开心。
  到两点的时候,娘又给我打了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去。我给娘说,正在跟柳风一起吃饭,吃过了饭,柳风送我回去。
  吃完了饭,柳风碗都没来得及刷,就抓住了我的手,依依不舍。

  看着他这个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说:“怎么了?这么舍不得我走?”
  不说还好,我一说,她眼睛里立即就有了泪花,轻轻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这个样子,就像是新婚的夫妻,妻子依依不舍的送别丈夫外出,想要多看一眼,能多看一眼是一眼。
  这一幕,直击我内心最脆弱的地方,我伸手擦了擦她眼睛的泪花,努力的挤出来了一个笑容,说:“哭啥,这又不是生离死别...”
  柳风可能嫌这个词丧气,突然踮起脚,吻在了我的唇上;很忘情、忘乎所以,她双手捧着我的脑袋,用了很大的力气,似乎是要跟我融为一体。
  越吻越伤心,柳风的眼角突然流出了两行清泪...
  “行了,别哭了,我答应你,我一定会跟你多联系的好吧!”
  她一哭,我是没有任何办法了,顿时就心轮了下来。
  原来跟着柳风分开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留恋过,这一次是怎么会事?难道说,昨天我带了狼牙套,彻底的把柳风征服了?
  事实,就是这个样子!
  女人就是这样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你对她好,在库笫之间能给她最大的满足,她就会对你一心一意,就会对你死心塌地。
  而男人则不然...
  得到了我的保证,柳风这才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有些狐疑的抬头看着我,说:“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我骗你干嘛!”
  我捏了捏柳风的鼻子,她终于破涕为笑,眼角的泪花,满脸的开心笑容,给她增添一种无法言喻的美感。
  他笑的很纯粹,不掺杂任何杂质,就像是孩子一样;这不是做作,更不是演戏,而是最发出了心里最纯粹的心声,所以笑容才会如此灿烂。
  “哪...哪咱们走吧!”
  柳风思考的时候,依然是习惯性的歪一下脖子,然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小天她们肯定已经等的很急了,再晚,肯定就会嘟囔了。”

  看着她这样的善解人意,我心里一阵欣慰。
  或许是不想跟我太快分开,柳风这次开车特别的慢,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这一次竟然用了足足一个小时。
  到了楼下的时候,赵德住正拎着水桶,用毛巾擦面包车。用他的话说,陈琪虽然不嫌弃坐面包车,可面包车怎么也得感觉,不能太脏。
  见我回来了以后,赵德住放下了手中的水桶,咧嘴露出了憨厚的笑容,一脸人畜无害。
  只是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外表魁梧,一脸人畜无害的傻大个,愤怒的时候,能爆发出何等威势。
  “咱们啥时候走?”赵德住问我。
  “我上去跟嫂子、小天说两句话,就回深圳。”
  我上楼了以后,赵德住继续擦车,那小心翼翼的样子,那里是在擦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分明是在擦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到了楼上,赛天仙、张莉她们两个正在忙碌着准备出摊去卖钱包,见我来了之后,连忙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走了过来。

  “嫂子、小天,我先回深圳了,以后有时间,我会常来看你们的。”
  我笑了笑,然后看着在缝纫钱包,却眼含热泪的娘,如鲠在喉,苦涩一笑,道:“娘,孩儿不孝,要走了!”
  娘没有说话,却是点了点头。爹红着眼睛,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去吧,你是我们的骄傲!记得,在外面受了委屈、扛不住了,就回家,爹保护你。”
  爹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旁,打湿了我的眼眶。
  日期:2018-01-09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