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9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稍后一个小时,现场勘查人员悉数到场,马展开了勘察。而丨警丨察们知道此事涉及到军方副军职领导,都提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当然的他们也不会去现场给王国庆和宋小江录口供,那必须得有警备区的人在场。

  乡镇府的人来了,相关的人员全都到了。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全都来了,郑市长带着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驱车一百八十多公里也赶到了现场。
  一到现场,郑市长让市局的人接手案子,然后带着几位主要领导来到了一楼客厅门前,在白昼的灯光下,客气的对王国庆说,“同志,我是郑市长,专员同志在里面吗?”
  王国庆脚下不动,客气地说,“对不起郑市长,我们首长暂时不能见您。”
  “这……”郑市长一下子愣住了,心里不免有些不高兴,这个架子端得也太过分了,你副军职转业到地方你是基本没多少可能当市府一把手的!
  但门神一样的王国庆和宋小江,却不是他们能够逾越的。郑市长知道部队的兵执行级命令的坚决程度,他不管你神仙还是帝,级让这一分钟干了你绝对不会等到下一分钟。
  市长都不能进去,其他人更不用说了。市县两级政府主要领导在前院那里站着,他们面前是现场。尸体已经被市局法医鉴定心的车拉走,市府牵头组织了一个现场工作组,现场进行处理,相关责任人被责令在后院等着现场工作组的调查。
  月朗星稀的,前后院的照明灯都打开了,李家新祖宅灯火通明。

  郑市长在了解了全部的情况之后,恨不得一巴掌县长给扇飞,他指着县长的鼻子毫不客气地骂道:“你是干什么吃的!件三申五令明确要求要改进计生工作的方式方法!你们是怎么落实的!你要是不想干趁早滚蛋!”
  惹了多大乱子,郑市长是知道的,他头都大了。他怒火烧,第一是因为在他的治下居然还存在着这样的工作行为,第二是因为原本准备在李专员那里留下个好印象,谁知道却是这样一个印象。
  县长被骂得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声不敢吭,老老实实挨骂完了,说,“市长,我在过去深入调查一下!”
  说完县长到了后院,径直走向乡镇领导那边,二话不说扬起巴掌扇了镇长一巴掌,“瞧你们办的好事!三更半夜翻人民群众的围墙!你们是土匪吗!你这个镇的领导班子是干什么吃的!”
  盛怒的县长压着声音咆哮着。
  几辆军牌越野车过来,警备区司令部来了个副参谋长,到了之后径直的越过众多的地方领导往里面去,王国庆和宋小江让开门,王国庆把侯副参谋长请到了二楼客厅,道,“侯副参谋长,首长在等着您。”
  “谢谢!”
  照理说,警备区司令要亲自来的,同为副军职干部,李牧来头这么大,警备区绝不会等闲视之。只派了个副参谋长过来,是李牧的要求。李牧还是打算让地方来主导处理这件事情,部队参与得越少越好。他只需要警备区来个能确定王国庆和宋小江开枪符合规定的干部行。
  侯副参谋长进去后,跟着他过来的司令部的参谋们被挡在了外面。他在楼梯口那里停下来,调整了一下呼吸整理了一下着装,这才稳步踩着楼梯去。
  “首长!”侯副参谋长立定敬礼。

  副师职参谋长,快四十岁的人了,给一小年轻敬礼喊首长,一点也不显得怪异。陆南警备区是副军职单位,参谋长通常是副师职,少数情况有正师职。匡副参谋长是老资格警备区干部了。
  李牧正在喝茶,放下茶杯,起身远远的伸出手,“匡副参谋长。”
  匡副参谋长不敢怠慢,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双手紧握着李牧的手摇了摇,“首长,我不敢当不敢当。”
  “来,坐下说。”李牧指了指边的单人沙发。

  匡副参谋长坐下,坐姿很标准。
  通常与李牧见面的领导,不管级别是李牧高还是低,都会拿出更集的精神和严谨的姿态来见面。李牧背景深厚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两个方面——他是迄今为止国防军唯一拥有丰富特种作战作战、常规战役指挥经验的高级将领,第二个方面则是,他仅仅三十二岁。
  放眼望去,解放战争之后,国防军再没有出现过三十二岁的大校副军职干部。年轻才是最大的资本。哪怕往后李牧按照六年一级的常规速度往走,他会在四十二岁之前走副大区职的位置。
  大家非常清楚的是,确切地说,只要迈过了大校这个坎,很少有严格按照六年一级的速度提升的。李牧的老军长张宁,在短短的七年时间里,从少将成了将,正军职成了正大区职。

  也是说,只要李牧迈过大校这个坎,他年满四十周岁成为将,是非常有可能的!
  匡副参谋长以及其他稍稍有点常识的军队干部眼里,这方面才是李牧最大的资本。同时,这也是李牧最大的劣势——太年轻。
  许多人还敏锐地注意到一个细节——李牧尽管还是大校,但是他的级别变了,正师职成了副军职。这意味着扛一颗金星是板钉钉的事情。军衔改革完成之前,大家更重视的是级别,而不是军衔。
  现行的军衔制度已经无法跟现代化战争指挥的要求,更多时候只是军衔待遇面的区别。很多这样的现象:连长是尉,排长是尉。这会在未来战争给指挥机制造成混乱。
  我军现行对应每个职务等级的两套军衔系统,指的是军衔以及等级,校正团职,前者指出军衔,后者指出职务等级。这样的方式复杂混乱,形成了校管校、同为校而权力完全不对等的局面。
  要适应新时代的要求,军衔制必须做出改变。
  在李牧看来,朝着“尉也能干一辈子”这样的方向进行改变,是再好不过的了。这项工作已经开始,相信不久之后会有具体的方案出来。

  “咱们不客套了,你看这个情况,警备区是什么态度。”李牧把情况详细地介绍了一遍之后,这么问道。
  匡副参谋长没有思考很久,果断地说,“首长,这个没什么可说的。当地镇政府工作人员使用侵犯民宅的方式误入军事禁地,在遭到警卫人员警告之后依然一意孤行,因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当事人负责。”
  顿了顿,匡副参谋长说,“首长,这个事情没那么复杂。您刚才不是说前院装有监控头吗?我个人意见是把监控资料交给地方相关部门,让他们自行处理。这个事情,跟咱们部队没关系。”
  是啊,关部队屁事。
  难道说,如果这里住的是部队的高级将领,人闯进来了警卫人员还干瞪眼什么都不做?别忘了,王国庆甚至还发出了警告。这要是换了李牧其他几个脾气较爆的部下,妥妥的是先打了再说。
  日期:2017-08-12 09: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