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3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玉露没好气地说道:“你少提什么遗产,他只是想问问蒙蒙那天在案发现场都看见了什么?”
  徐晓帆可没这么容易糊弄,惊讶道:“一个律师关心这种事干什么?这可是丨警丨察关心的事情,他叫什么名字?给你留名片了吗?”
  周玉露摇摇头说道:“没有?我要他名片干什么?”
  “那连个电话也没有留下?该不会是个骗子吧?”徐晓帆似乎还不死心。

  周玉露摆摆手,心烦意乱地说道:“哎呀,你就别问了,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
  徐晓帆正想继续追问下去,忽然看见陆鸣推门走了进来,急忙闭上了嘴,板着脸坐在那里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陆鸣走过来坐在陆思岳身边,正想说话,没想到陆思岳站起身来走进了卧室,仿佛不屑跟他坐在一起似的。
  陆鸣心里骂了一句,点上一支烟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好像听见你们在吵架?大家好不容易见个面,怎么一见面就吵架啊……”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你今晚到底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把我和玉露当猴耍呢?你说,你怎么知道玉露在明都茶楼?她还以为是我向你打小报告呢。”

  陆鸣一脸坦然地说道:“晓帆,你何必隐瞒这点小事呢?你不也是担心玉露吗?你越隐瞒,越容易引起误解……好了好了,别扯这些无聊的事情了,等一会儿我请你们吃宵夜……”
  徐晓帆瞥了周玉露一眼,只见她正气愤地瞪着自己,分明是相信了陆鸣的挑拨离间,忍不住站起身来气愤道:“陆鸣,你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玉露在明都茶楼了?”
  陆鸣没有直接回答徐晓帆的问题,而是说道:“晓帆,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改不了丨警丨察的职业病,喜欢撒谎……
  比如,你刚才明明在名都茶楼门口晃悠,但偏偏说在家里刚洗过澡准备上床睡觉,你说,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为什么就要撒谎呢?”
  徐晓帆惊愕的合不拢嘴,随即一张脸就胀红了,结结巴巴地说道:“好啊……原来你……你……你一直躲在明都茶楼门口……我……我刚才说了,我只是担心玉露,所以去那里看看……”
  说完,扭头冲周玉露说道:“你现在知道了吧,在我们没有通电话之前,他就已经在茶楼门口了……”
  陆鸣一脸无辜道:“我在茶楼门口就是等玉露,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徐晓帆质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玉露在明都茶楼?是谁告诉你的?”

  陆鸣一脸疑惑道:“这就奇怪了,还有谁告诉我,当然是玉露自己打电话告诉我的……要不然,我又不是神仙,难道能算准了她在明都茶楼?”
  徐晓帆扭头盯着周玉露,眼睛里似要喷出火来,周玉露一脸惊异地看看陆鸣,又看看徐晓帆,正想开口辩解,陆鸣摆摆手阻止了她,说道:“好了,好了,可别因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伤了你们姐妹的和气……
  今后大家都彼此坦诚一点,想知道点什么的话就尽管当面来问我,别东打听西打听的,搞得大家好像都是公丨安丨局卧底似的……”
  徐晓帆怔怔地盯着陆鸣,一张脸几乎成了一块红布,她知道,周玉露肯定已经把自己今晚跟她的谈话全部告诉陆鸣了,要想马上改变他的看法几乎不可能,最好还是先离开这里,再纠缠下去越发说不清楚了。

  想到这里,愤愤地站起身来说道:“我明白了,搞了半天,你的心病在这里啊……
  既然你这么怀疑我,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倒是挺默契,你们慢慢聊吧,我走了……”
  陆鸣并没有站起身来阻拦,而是说道:“晓帆,你这是何必呢?我不过是想提醒你,我们之间还是坦诚一点好,不然总是猜来猜去的有什么意思……”
  陆鸣的话还没有说完,徐晓帆已经出门走掉了。

  周玉露坐在那里怔怔的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说道:“阿鸣,你这是……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什么时候给你打过电话……”
  陆鸣走到周玉露身边,揽过她的身子抱在怀里狠狠地亲了她几口,小声道:“亏你还当过丨警丨察,连这都看不出来吗?这就叫火力侦察。”
  周玉露嗔道:“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在挑拨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啊?”
  陆鸣点点头说道:“也有点这个意思,你们两个在一起干不出什么好事,分开会好一点……”
  周玉露路楞了一会儿,问道:“那你的火力侦察有结论了吗?”
  陆鸣松开周玉露,点上一支烟,犹豫道:“有没有结论要看她的后续表现,如果她明天愤然辞职,说明我冤枉了她,如果她忍辱负重继续留在我的公司,那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周玉露说道:“阿鸣,其实,我也觉得晓帆不对劲……”
  陆鸣斜眼瞟了周玉露一眼,说道:“这就开始落井下石了?”

  周玉露掐了陆鸣一把,嗔道:“哎呀,人家还不是担心你吗?”
  陆鸣点点头说道:“那你说说,她哪里不对劲?”
  周玉露说道:“很简单,她现在的表现和为人跟以前都不一样了,其实晓帆虽然脾气大,却是一个正直的人,可昨天晚上她竟然说你上了她的身子,问你要补偿呢,我才不信她是这种人呢……”
  陆鸣气愤道:“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上过她了?”
  周玉露瞥了男人一眼,哼了一声道:“上就上了,何必隐瞒呢?听她说,你们没少在安全屋幽会……并且,她还说自己是黄花闺女的身子给你的呢……”
  陆鸣慢慢扭过头来盯着周玉露问道:“这话真是她说的?”

  周玉露急忙说道:“我干嘛要骗你?你让我编还编不出来呢。”
  陆鸣似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么说,她真是在你面前变了一个人……一个好人变坏也需要时间啊,再说,好人演坏人也并不是没有一点破绽……”
  周玉露小声问道:“阿鸣,如果她真是范昌明派来的,你打算怎么样?”
  陆鸣反问道:“你说呢?”

  周玉露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那就让她卧,最好卧在老子的床上……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等到她将来回到了公丨安丨局,老子也算是在丨警丨察队伍里有一个自己人了,到时候还可以赞助她当局长呢……”
  说完,抱过周玉露亲嘴,一只手钻进了她的衣服里,周玉露嘴里发出压抑的声音,一边微微挣扎着,等到陆鸣的一只手想从她的裤腰钻进去的时候,才用力挣脱出来,气喘吁吁地说道:“你疯了……蒙蒙就在里面……”
  陆鸣哼了一声道:“就是要让他知道,谁才是他真正的老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