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991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妮洁多么希望不是这样的,可是万浩鹏已经从椅子跳了起来,独自冲进了洗手间,接着洗唰的声音传了过来,那么真真切切。
  万浩鹏急急地回到了单位,车必和陈婉如没有如之前那般围过来,万浩鹏有些尴尬,一夜未归,而且安妮洁还冲着车必那个样子,他只好走到车必身边,拍了拍车必说:“小车,昨天的事情,对不起啊。”
  “明明是我们对不起你嘛。”车必有些情绪地说着。
  陈婉如赶紧圆场子,看着车必说:“小车,昨天我们说得好好的,今天要加油查资料的,我们不能落后于其他组的,是不是?”
  车必虽然知道是自己吓到了安妮洁,但是万浩鹏一晚没理他和陈婉如,他和陈婉如还是有想法的。
  “先查资料吧,等下班我请你们吃饭,赔不是,再解释。”万浩鹏说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这件事,他还不知道如何解释。
  万浩鹏一坐下来,他的QQ收到了吕汉昌发过来的件,他点开一看,是一篇章,写给南江市委书记马荣光的公开信。
  马书记好!
  马书记,您好!我是南江市联签约了三届的签约画家,昨天我写下了一篇博,当我写这句话时,“如果可以,我愿意从未去过墨水湖,可是走到今天,我已经无法失信于那么多信任我的邻居们,”我的眼泪哗啦啦直流,我没有任何矫情和夸张,是真真切切的眼泪,是我作为一名画家发自内心的无奈,委屈,还有绝望!
  我也是京都画院首届高研班学员,站在帝都画院那么神圣的殿堂,我曾如此骄傲地介绍南江,我告诉我的同学们,我是来自于“百湖之市的南江”,欢迎天南海北的同学来百湖之市做客。现在,我却被深深热爱的墨水湖半岛之家所伤,所以我拖着生病的身体,给马书记写下了这封信,不仅仅是我的心声,也是我们金龙袖辉半岛好几百户家庭,几千号人的共同心声,请马书记一定一定在百忙之,看看这封信好吗?

  在此,我代表我的邻居们,真心诚意地谢谢您了。
  马书记,您曾提出百万大学生留南江的计划,无数个留南江的大学生都非常感激于您,在金龙袖辉半岛的购房之有三分之一是留南江大学生,他们抱着对大南江崛起的信心和期待,扎根下来了,把家安置在墨水湖半岛之,倾尽了父母和他们全部的积蓄,还要承受着巨大的房贷压力,结果交房日临近时,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房屋和他们宣传册的房屋距离十万八千丈,巨大的落差感,打碎了我们每一户家庭,每一个人的心。

  据悉,我们这批业主,还有若干名刚刚退役的军人,他们曾在服役十至三十年不等,为了弥补多年服役对家人的亏欠,改善家庭居住条件,不仅将几十万的退役费交给了开发商,同样也背着巨额的房贷!他们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善待退役军人!金龙袖辉半岛的所作所为透支了军人的信任,也透支了他们欲哭无泪的无奈和绝望!
  我们承受着来自于金龙袖辉半岛价格欺诈的伤害,现在又面临着房屋质量的严重问题,双重的巨大打击,让我们每一户走投无路,才委托我写下了这封信,因为您在我们这些大南江的市民之,是“达康书记”,您给大南江留下那么多美好的规划,作为大南江的市民,我们真心诚意地谢谢您!
  下面是我们关于金龙袖辉半岛第一期房屋质量几方面的问题以及我们渴望整改的方案,还有我们几百户人家的手写签名,南江本地大多是集体签名,全国各地,还有海外同胞的签名都是快递给我,我一个个剪下来贴粘的,您无法想象我在贴粘这么多邻居带着手印签名时的那种复杂感情,我曾为无数个“达康书记”画过人物素描,可面对现实,我却深深地感觉到了一个艺术家的悲哀,人物素描画得再好,再美,也不如“达康书记”的一句话。

  所以,马书记,请您为我们这些业主说句话好吗?这封信带着我们几百户人家,几千颗殷切渴望您能帮我们解决问题的心,恳望得到马书记的答复。
  书信的后面是一个很秀丽的手写签名,叫米问问。
  万浩鹏把信看了两遍,他甚至从这些字里行间里可以想象米问问的样子,还有她的绝望,能让一个搞艺术的画家拿起笔写这样的信,可见袖辉集团交出来的房子多让人心寒。
  万浩鹏正看着,吕汉昌发了一条消息过来:“万兄弟,这是舅弟媳写的,她要交给南江的马荣光书记,你觉得有用吗?还有马荣光你了解这个人吗?他和袖辉是什么关系?”
  万浩鹏立即回了吕汉昌一条信息:“你让你舅弟媳把信直接送到马荣光办公室里,这信我觉得写得很打动人,无论马荣光和袖辉集团有没关系,他都会直面这件事。”
  吕汉昌没想到万浩鹏居然支持这件事,他是认为没半点用处的,领导那么忙,那里会在乎这样的一封信,于是不放心地问:“你怎么居然支持问问的这种意气之信呢?”

  万浩鹏没想到吕汉昌会这么问,解释说:“艺术家和普通人对领导的视觉不一样,让你舅弟媳附她给马荣光画的速写画,写心目的达康书记,会有作用的。”
  吕汉昌一见万浩鹏是真支持,这才有信心,回了万浩鹏一句:“你一说,我有信心。”
  万浩鹏也知道老百姓维权的难度,因为知道,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会支持,但是在支持的同时,他还是给汪琴琴发了一条信息:“马荣光这个人了解吗?能力还有人际关系给我详细的回复好吗?”
  发送完这条信息后,万浩鹏整个人说不出来的堵,他真恨不得一个电话打给余砚欢,告诉他,有些钱赚不尽,也不能赚。
  但是万浩鹏不能,在一切不明朗的时候,南江的水他碰不得。
  在万浩鹏想努力静心于选题的材料选取之时,他接到了成斯瑶的电话,万浩鹏愣了一下,还是起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
  大办公室是没私密性,接个电话也得找隐蔽的地方,说起来的是大机会,万浩鹏还是深深怀念宇江,甚至怀念在太平镇的日子,至少他在实施着自己的执政理念,那才是他要的生活。
  万浩鹏还是接了电话,成斯瑶一句问候和客气的话都没有说,而是直截了当地说:“我要见刘团长。”
  “什么时候?”万浩鹏问。他和成斯瑶现在的情况很是尴尬,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会管她,无论她如何恨他。
  “今天,必须是今天。”成斯瑶的语气很是冷艳,完全不再是昔日那个喊着万哥哥的小丫头了。

  万浩鹏心真的很是酸痛,成斯瑶成熟成这个样子,他有一大半的原因,尽管这是成正道和印花玲早埋下的因,可是这个果如果是别人揭开的,成斯瑶也至于成现在这样子了。
  日期:2018-01-09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