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别的办法没有,对付女人的办法,我还是有的,否则我怎么摆平你啊?”
  陈燕晕了,“不跟你扯了,都这个时候,还来刺激我!”
  顾秋嗯了声,“晚安吧,到时你就明白了。”
  杜书记从京城回来,再次强调了班子团结,和班子队伍中存在的各种问题。
  上次顾秋起草的那个报告,非常严肃地指出,一些人存在着养尊处优的思想。
  而这个报告,同样登刊在一些媒体的报纸上。

  杜书记在常委会议上,提出要搞一个廉政在线的专栏。并且加强信防部门的建设工作,他在会议中说,要允许上丨访丨,有问题要及时解决,要把群众放在第一位。
  杜书记回来的第二天晚上,把顾秋叫到自己家里。对顾秋说,“今天晚上你就在这里凑合一下吧!”
  刚巧杜小马回来,听说顾秋要在家里吃饭,他很高兴地道:“顾秋,难得我爸这么好心情,你可以陪他多喝几杯。”
  杜书记瞪着眼睛骂,“你就是一个酒囊饭袋,一天到时只知道喝酒。分明是你自己要喝,拉上人家干嘛?”
  杜小马嘿嘿地笑,“你们喝,我也喝点嘛。”
  杜小马好酒,酒量奇好,据说是他三岁的时候,杜书记和朋友在一起喝酒,杜小马也嚷着要喝。
  当时杜书记一时兴起,就给他喝了一杯。
  原以为这小子会醉,谁知道他喝了之后,居然屁事没有。而且打这以后,经常偷酒喝。
  这个杜小马,也算是个奇葩了吧!
  顾秋自然没想到,老板会叫自己留下来吃饭。
  还没开餐,杜书记进了书房,杜小马和顾秋就在客厅里聊天。顾秋问,安平的那事,调查得怎么样了?
  杜小马一脸严肃,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事真要是捅出来,那可是个天大的窟窿。现在上面没有反应,估计是不想张扬,因此我猜测,即使要处理,也得小心翼翼的,悄悄的内部处理。”
  这件事情,杜书记依然毫不知情。
  顾秋则明白,汤立业的老班底,必须慢慢地挖,一个一个来。如果突然搞一场大清算,影响太大了。
  一小时后,开餐了。
  杜小马把老爸叫出来,杜书记手上还有些洗不去的墨迹,看来他又去练字了。
  杜小马拿来一瓶酒,“爸,喝点吧!”

  杜书记道:“拿家里那酒吧!”
  他就对顾秋说,“你也喝点,这酒是我用长白山人参和多味珍贵药材泡的。”
  看来是老板家里的珍藏,顾秋陪着笑,“好吧!”
  杜小马提来了家里的洞壶,这只壶跟陈燕家的有些类似。都是那种瓦罐子,大约能装三十来斤酒。
  不过酒的味道,跟陈燕家的自然大不一样。
  杜书记这酒,是用药材泡的,放了不少**。除了有药味,还有甜味。入口很爽,喝高了也不知道,但是酒劲一上来,你就完了。
  杜书记老婆,是一位气质不错的中年妇女。也是顾秋在南川碰到的,最有品味的官太太。
  虽然她不上班,但是她不象其他那些官太太一样,成天坐在麻将桌上,一天到晚,不知所然。

  也有些官太太,喜欢泡吧,几个人约在一起,玩一些另类的游戏。
  杜夫人可不一样,据顾秋了解,她居然出自书香门第。
  杜夫人很客气,亲热地喊着小顾,小顾。
  在杜书记家里,保姆并没有什么地位低下的表现,她吃饭也是和杜书记他们一起吃。只是保姆显得很拘谨,当然,这也是做保姆的最起码要求。
  杜小马果然是个酒坛子,他的酒量,青出于蓝胜于蓝,他端起杯子,“爸,我敬你一杯吧!”
  杜书记骂了句,“你想喝就喝,找这么多借口干嘛?自己家里,还敬来敬去的。”
  杜小马嘀咕,“你多没情调。喝酒不碰杯,几个人喝闷酒,有什么意思?”
  顾秋道:“杜书记,那我们两个一起敬您。”
  杜书记拿张纸抹了把嘴,“你不要跟他学,你的工作性质都不一样。他啊,以后我都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

  顾秋道:“小马哥在南川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的工作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杜书记端起杯子,“我还不知道吗?上次你们安平那案子,多半是人家的功劳。”
  顾秋脸上一热,三人碰了一下,杜书记只喝了一口。
  在饭桌上,杜书记不谈工作,他问顾秋,“小顾,你找女朋友没有?”
  顾秋一时不明白杜书记的用意,只是轻轻道:“有一个,正在谈呢?”

  杜书记目光如炬,“是上次来的那个女孩子?”
  顾秋只能嗯一声。
  杜小马道:“爸,你当领导,怎么关心起人家的私事来了?也不见你关心关心一下自己的儿子。”
  杜书记拿起筷子,做势要敲他。“你和小敏那事,找个时间定下来吧,别拖了。人家小敏还不错。”
  “爸——你们什么时候把小敏给扯上了?”
  杜夫人道:“你还装蒜,人家小敏的妈妈都跟我提了。一个女方主动提出来,你还想怎么样?再说,小敏这孩子不错,我们都很喜欢。”
  杜小马摇头,“我想你们弄错了,年轻人的事,你们搞不懂的。”
  杜书记一筷子敲过去,“婚姻大事,岂能同儿戏,你的事情,我不管可以,你妈说了算。你休得给我乱来!”
  杜小马苦着脸,“好了,还是继续说顾秋的事吧,我真是吃饱了撑着,非得往自己身上扯。”
  杜书记话归正传,“她是哪里人?”

  顾秋暗道:看来杜书记留我吃饭是假,问这事情才是真。只是顾秋很奇怪,杜书记怎么就关心起自己的婚姻大事来了?
  他只能如实回答,“她叫从彤,安平县国土资源局从局长的女儿。”
  “那个从政军啊!我知道。”
  从政军前不久,被临时增补为副县长,杜书记当然知道,因为有些事情,不经过他点头,那是行不通的。
  顾秋道:“正是他。”
  杜书记看了顾秋一眼,“年轻人啊,当以事业为重,现在谈感情,太早。”
  顾秋当时就怔了下,也不知道老板是什么意图。说真的,平时别人心里怎么想,顾秋基本上能猜中个百分之六七十。可杜书记这心思,却让自己想不明白。
  顾秋应道:“我会好好记住,感谢书记提醒。”

  杜书记道:“你也不要这么说,有些事情我是希望你看清楚,不要到时后悔。年轻人嘛,谈谈恋爱没错,但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作上。”
  杜夫人很奇怪,自己这个男人,可从来都不管人家这些事啊,今天这是怎么啦?居然关心秘书的终身大事来了?
  她有些不太明白,但也不好当着顾秋来问。
  杜小马呢,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就端起杯子,“来,爸,咱们再喝点吧!”

  这晚上,三人差不多都喝了半斤左右。
  顾秋喝得最少,因为这是老板家,他可不敢出洋相。
  杜小马呢,至少喝了一斤多。杜书记大约也在六七两左右。吃完饭,杜书记兴致不错,叫顾秋上书房。
  这是顾秋第二次进入书房,看着墙上这些字画,顾秋琢磨着老板的心思。
  杜书记抓起笔,顾秋就给他去帮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