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是她以后能善待父母,也算是不错了。
  谁知道她下面一句,令陈燕吐血了。
  因为陈燕爸说了句,“也不要太浪费,这里的饭菜肯定贵呢!”
  王月香回了句,“没关系,反正陈燕能报销。中午吃饭,都是人家请客呢?我们不用掏一分钱。”
  陈燕真的要吐血了,她还以为王月香要请父母吃顿饭,以尽这个未来儿媳妇的孝心呢!天啦,这什么思想?
  吃饭的时候,陈燕问她,“嫂子你是哪里人?”
  王月香道:“安徽人!”
  “父母健在?”

  王月香一边吃,一边点头,“都在呢,还有一个九十多岁的奶奶。”
  陈燕道:“那你们什么时候准备去登记?”
  陈大有就看着王月香,“你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王月香说,“这个我们晚上再合计一下吧!”
  陈燕故意问,“哥,这些年你在外面,存了多少钱?”
  陈大有挠了挠头,王月香开口了,“他啊,哪有什么钱存?每个月至少要抽二条烟,还要喝酒,工资又少,基本上是吃光用光,不欠账就好了。”
  陈燕看到自己的哥哥不说话,心里就明白了几分。

  父母呢,也是老实人,不做声。
  这时店老板进来,跟陈燕打招呼。王月香问,“老板,烟怎么还没来?”
  老板很奇怪啊,什么烟啊?哦,他忙从身上掏出一包烟来敬。王月香就道:“怎么?就发一支烟啊?不是送一条吗?”
  陈燕要晕了,丢人啊!哪有这样的人?向人家讨烟?

  陈大有喊了句,“月香!”
  王月香很不乐意地道:“中午吃饭的时候,人家老板还送了一条烟呢?怎么到你们这里就没有了?”
  陈燕忍不住了,“嫂子,吃饭吧!”
  那老板就傻了,吃饭还要送烟的?
  如果你吃二百块钱的饭,我得赔一条二百多块钱的烟吗?陈燕道:“陶老板,你去忙吧。”
  店老板出来的时候,还云里雾里的,这什么意思啊?

  包厢里没有外人了,陈燕道:“嫂子,中午那条烟,是人家送给顾秘书的。并不是每个人来吃饭,都有烟送的。”
  王月香满不在乎地道:“你不是一把手嘛?怎么?还比不上一个秘书吗?”
  陈燕没解了,跟她说话,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吃了饭回到房子里,她就对陈燕道:“这房子还不错,那我和大有就住这里吧!你把钥匙给我。”
  陈燕想,只要她能够安稳下来,住在这里的话,自己当然得给她钥匙。
  可谁知道,她转身去拿钥匙的时候,王月香冒出一句,“那你什么时候去租房?”
  “什么?”
  陈燕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很不理解地看着她。王月香道:“我说你什么时候搬出去?”

  陈燕简直是忍无可忍,“你什么意思?”
  王月香道:“你这房子不是准备给我和大有结婚的吗?那你不搬出去怎么办?”
  陈燕看着父母,血压明显的上升。
  哥哥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活宝?农村的房子她不住,自己一片好心,让她住这里来,她居然要赶自己出去?
  这是什么道理啊?
  没想到王月香开口道:“反正你是单位一把手,还怕弄不到一套房子吗?”

  陈燕气疯了,胸脯就象什么似的,起伏得特别厉害,不过她还是没有发作,“这样吧,我帮你们去租个房子暂时住着,等你们赚了钱,大家都帮衬一些,买个新房吧!”
  王月香说了一句,“租房,那房租谁来付?”
  陈大有道:“当然是我们付了。月香,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呢?难道还要燕子来付房租?”
  “那可不行。以后你一个人上班,要养家糊口,还要存钱买房子,付了房租就存不了几个钱了。以后还在生孩子,怎么办?”

  “怎么是他一个人上班呢?你也可以去上班的啊?”
  王月香道:“我要休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怀上了。怀了孩子怎么上班啊?”
  “噗——”陈燕彻底晕掉了。
  怎么来了这么一个奇葩?
  天啦!还让不让人活了?
  陈燕气得一脸铁青,转身走进了卧室。真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什么心态?
  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倒好,嫁鸡她就是养鸡的,想什么时候杀就杀。嫁狗她就是打狗的,想吃狗肉就切一块。
  老家这地方偏僻,你不愿意去也就算了。本小姐也忍了,好吧,让你们住过来。
  住过来也罢了,居然要本小姐搬出去?这是什么道理啊?
  好吧,我再忍。
  现在让她去上班,她居然说要休息,理由竟然是准备怀孩子?现在这社会,哪个不是挺着个大肚子上班啊?更何况,你根本就没怀上,真要是怀上了,也有个说法啊!
  陈燕回房间去了,本来准备睡觉的,结果发现一个问题,如果自己睡了,那老爸,老妈他们睡哪?
  家里就二室一厅,陈燕坐在床边,平静了一会。正要出去,就听到王月香在客厅里说话,“妈,你就住这里吧,也不要回去了。一家人在一起,好歹比农村里强。再说我要是哪天怀上了,也有个煮饭的人。”

  呼——!
  陈燕的火气,忍不住往上窜。
  你真拿自己当什么了?王公贵族?天朝公主啊?什么都没开始,就让老妈给你煮饭?陈燕走出来,“爸,妈,你们去睡吧!”
  看来只有自己睡沙发了,房间腾出来给他们睡。
  父母都是老实人,还在说,“月香,你们也去睡吧!如果你需要我留下来,我留下来就是。”
  陈燕把房间里整理了一下,让父母去睡觉。父母见了,两人都推辞,说他们睡沙发就是。
  那怎么行啊?沙发哪有床这么舒服。
  王月香站起来,去洗手间。
  陈燕把哥哥叫到外面阳台上,“哥,这什么人啊?你了解她吗?”

  陈大有腼腆道:“了解啊。她全身上下,都给我看过了。”
  陈燕想死,这个木瓜脑袋的大哥,我问你这些了吗?
  “那她这些想法,跟你说过没有?”
  陈大有道:“这个倒没有。”
  陈燕很郁闷,“你跟她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有二年多了吧!”
  陈燕又问,“你平时在外面,一年赚多少钱?都交给她了吗?”
  陈大有挠了挠头,“存多少钱我倒是不太清楚,反正我在工厂上班,晚上还做零活,一个月下来总有二千多点吧!”

  一个月二千多点,一年二万多。二年有五六万。
  以大哥的性格,他是舍不得花钱的那种人。就算他抽烟,也是二三块的劣质烟。喝酒吧,肯定也是很便宜的那种。
  算他一个月花费五百顶天了,剩下的一千五左右,一年下来也就是一万八,近二万。
  这个女人居然说没存钱,这些钱都哪去了?
  好了,陈燕不算这笔账。
  只要她安心留下来,好好过日子,她都可以忍。
  现在家里的心思,只要陈大有能娶上老婆,生个一儿半女的。老人家就高兴啦。
  陈大有看到妹妹不高兴,便有些歉意,“对不起,燕子,要不我们明天回去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