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29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于苏虹,张书铭的老婆,张情基的母亲,这我就不用详细介绍了,但苏虹的家庭背景有必要谈一下,她的父亲苏国锋是a市出了名的企业家,从国外回来的,非常有钱,经商头脑又好,但他手里没有权利,脑子里空有一堆想法却无地可实施,后来机缘巧合地结识了执政a市的张政天,两家又顺理成章地结成了亲家。
  但苏虹又终生不孕不育,所以一直不得张政天的喜欢,两个人的关系只能算是不冷不热,毕竟是利益婚姻勉强维持住就好。这苏虹也不是那种特作的女人,为了家庭和谐,她接受了张书铭与其他女人生的孩子,也就是张情基,毕竟不是亲身孩子,苏虹对张情基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而张书铭与苏虹的关系不得不着重提一下,张书铭格外敬爱他的老婆苏虹,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苏虹是他提款机。

  就那家夜色夜总会就是苏虹出钱投资的,不过法人代表还是张书铭,也就是说夜色是张书铭的。苏虹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想与丈夫张书铭搞好夫妻关系,有钱人嘛,都好面儿!
  了解完有关苏虹和钱亮的所有事情后,我带着条子等将近二十与人浩浩荡荡地奔赴钱亮的汽修厂,怎么着也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我们到达的时候,汽修厂正在营业中,门口停放了一辆被架空的待修汽车,车底盘下面躺着一个人,应该是在修车,外面还有个类似助手一样的男孩不断地为底下那人递送工Ju。
  我们总共开了六辆车,一下子全并排停在钱亮汽修厂门口瞬间吸引到店里人的注意。那个递送工Ju的男孩看起来年纪与我相仿,怔怔地瞅着我们问道:“要修车吗?”
  “再给我拿个扳手过来!”车底盘下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

  递送工Ju的男孩应该是看出我们来者不善,在身旁顺其自然地摸起一个稍大点的扳手机警地打量我们,似乎打算准备随时动手。
  条子第一个冲到最前面冷喝道:“钱亮在哪儿?”
  “你们是谁?找我们老板做什么?”男孩问道。
  条子才懒得理会他,扯开嗓门朝汽修厂的喊道:“钱亮,你给我出来!”
  男孩被条子逼近地步步后退,我看到他的身体都打哆嗦了,就是不敢下决心抬起拿扳手的手朝我们砸过来,估计还是胆子太小的缘故。
  “我们老板不在。”
  男孩这话一出,我还真以为他们老板钱亮不在,但条子喊完的下一秒,车底盘下面的那个男人艰难地探出脏兮兮的脑袋问道:“谁找我?”
  原来这就是钱亮!
  我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个轻蔑的弧度,向前一步走与他对视道:“我是叶小飞,我找你。”
  钱亮当即愣住了,身体本能地又钻回车底盘下面,似乎打算从另外一侧逃出去,但被我及时发现喝道:“把这辆车给我围起来!”
  这下钱亮彻底傻眼,就躲在车底下一动不动吓得不敢出来。
  我平心静气地说道:“钱亮,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钱亮连忙拒绝道:“不关我的事,全是苏虹那个女人威胁我干的,我是迫不得已。”
  男孩见自己的老大被堵的一动都不敢动,当即大声喊道:“来人啊!”我也想及时下令条子赶紧把这小家伙的嘴巴堵上,但是我说晚了,男孩喊完的下一秒,厂内便冲出七八个手里拿着棍棍棒棒等各种修车工Ju的人,看起来他们年纪都不大,约摸二十左右,其中一个留着性感小胡须的男的年纪应该稍大点,盯住我问道:“你们想要做什么?我警告你们,我们没有那么好欺负!”
  我冲他冷笑一声,搭理都不带搭理的,对着车底盘被我们堵死的钱亮道:“我也没有那么好欺负,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我错了,小飞哥你就饶了我吧,我真的是迫不得已,全是苏虹那个女人逼我的。”
  看钱亮这怂样说的不像是假货,我一下子来了兴致问道:“她怎么逼你了?用钱?”
  “特么你敢无视我,我和你拼了!”谁知道那个胡须男竟然按捺不住直接朝我冲了过来,但条子怎么可能给他机会,下一秒朝他的后背狠狠地打了一棍,胡须男当即倒地呻吟。
  钱亮见此情况,更加害怕起来求饶道:“求求你了,真的不关我的事,你要报仇应该去找那个女人啊。”
  “动手的总该是你吧?”我说话的语气荫阳怪气的,竟然胆敢对我的父母动手,今天我必须给你个教训。没等钱亮点头,我冷声喝道:“给我砸!敢还手的就给我往死里打!”
  “别别别,求你了!”
  紧接着,伴随着钱亮声嘶力竭地求饶和心痛声,一阵噼里啪啦地打砸声音,二十分钟后,钱亮的汽修厂面目全非,玻璃渣子散落一地,就连还保存在他们店的顾客的车我们也没有放过,砸了个稀巴烂,我只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而已。打砸期间,还真有不怕死还手的人,但我们人多势众,三两下就给他轻易制服了。
  “好了,差不多了!”看情况差不多了,我赶紧叫停道。因为这会看热闹的路人都纷纷凑了过来,不过被条子厉声一喝,停留时间基本超不过五秒,他们便匆匆离开,就算是这样,我也怕多管闲事的人报警将丨警丨察引来。
  躲在车底盘下面的钱亮绝望地看着自己的汽修厂。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无论你是不是真的被苏虹所逼,我叶小飞都得给你个教训,这就是世道。
  “你出来,我们谈谈。”我淡淡地说道。
  但钱亮已经被吓得快尿裤子了,躲在车底下说什么都不敢出来,我就纳闷了就这怂样苏虹是怎么瞧上眼的,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让条子带着几个人合力将钱亮头顶上的车抬起来,再找个俩人把他拽出来,看他还怎么藏,虽然费了些许力气,但到最后还是把钱亮整出来了。
  不过别看现在钱亮脸上黑乎乎的全是油漆,脸庞底子倒是不错,是现在小姑娘们都喜欢的小鲜肉类型,我不禁怀疑苏虹是不是老牛吃嫩草看上了钱亮。一经询问,情况和我猜测得差不多,只不过苏虹与钱亮包养的关系并没有搬到明面上来,暗地里偷偷进行,在外人看来俩人只不过是修车店主与顾客,而且苏虹找钱亮的次数很少,平均一个月一次,根本就不会有人怀疑。
  听条子说钱亮这汽修厂开了两年多了,也就是说钱亮与苏虹认识了两年多,而且钱亮的汽修厂自打开业就从来没有盈利过,毕竟年轻人玩车就等于烧钱,钱亮挣得都不够他花的,而亏空的钱就是苏虹砸钱补贴了。
  最后钱亮哆嗦着恳求我道:“小飞哥,我什么都说了,求你一定要护着我!那女人再三恐吓我不让我对外说我俩的关系,如今我却告诉了你,如果被她知道是我说的,她一定会活剥我的。”
  我从钱亮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这苏虹果然是个厉害女人,竟然把堂堂一七尺男儿吓成这怂样,我不由地想鄙视他男人的尊严都扔掉了你还活着有什么用,不过每个人都有选择人生的权利,我不想多说。

  但我还是想给钱亮一个忠告道:“既然如此,你今晚就离开a市吧,回老家也好,去别的城市也好,只要躲起来别被苏虹的人找到就行。”
  只听咣当一声,钱亮这一跪磕得实打实的响亮,把我都给吓懵了,这是怎么个意思?
  钱亮用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大腿声泪俱下道:“小飞哥,你收了我吧,今后我就跟着你了,做牛做马任凭你使唤,只要你能护我周全就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