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28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天晚上,赵广派人找到并把我叫到他的房间,似乎有话对我说。
  也不知道赵广找我有什么事,我在来的路上内心一直忐忑,千万别让我干我不情愿的事,省得我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
  赵广的房间门口守了两个赵家小弟,见我到了以后,其中一人连忙为我开门迎我进去道:“叶先生,堂主已经恭候多时,请进。”
  “谢谢。”我礼貌答谢道。
  赵广的房间和陆晴雪他们住的房间差不多,两个套间一个客厅,客厅里没有人,我弱弱地了一声道:“赵先生,叶小飞求见。”
  “我在这里。”
  里屋传出赵广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找了过去,门是开着的,我敲门直接进去,原来这里已经被改成了书房,赵广端坐在书桌前指着正对他的真皮沙发道:“坐吧。”
  我顺势坐下来开门见山问道:“赵先生找我来是为了赵枫的事情吧?”
  赵广淡淡一笑道:“你很聪明,我很欣慰枫儿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今晚找你过来确实是为了枫儿的事情,枫儿现在已经是我们赵家的家主,但他还年纪尚轻,经历的事情也不多,以后我不在他的身边,还请希望你作为朋友能够好好帮衬他。”
  作为朋友帮忙理所应当,但赵枫是赵家家主,你们赵家人的事情我一个外人怎么管得了。但赵广给了我一枚万能令牌,上面雕刻了赵家人独有的logo,赵广说:“这是自由通行在隐世赵家的令牌,外世赵家只有两枚,一枚在我父亲那,一枚就是我这块,我把它送给你,如果哪天枫儿出事了,你就拿着这块令牌到隐世赵家找我。”
  我细细打量着赵广送给我的令牌,没想到现代社会还有通行令牌这种东西。我小心收起来后问道:“您说的可是赵柏?”
  赵广神情严肃地点点头道:“赵柏这孩子城府太深,我都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但他一定会觊觎枫儿的位置,执法堂堂主的位置是我为了助自己脱困不得已许诺给他的,但我又不能不防着他,能够对自己父亲露出獠牙的人心机可见一斑,所以我不得不找上你并请求你希望作为枫儿的朋友的你在今后的路上多多帮助他。”
  我也郑重其事地回应道:“赵先生您放心,这事就算您不说我也会注意的。”
  赵广满意地笑道:“很好很好,下次你再见我的时候直接叫我赵叔叔吧。”

  我也哈哈一乐开起玩笑道:“但愿我们没有下次见面的机会。”
  赵广说得很明白,等我再找上他的时候就是赵枫出事的时候,所以我宁可希望我们没有下次见面的机会。我与赵广聊得很开心,说完正事后,我又讲了一些之前我与赵枫经历的趣事,赵广听了以后也非常开心。
  此事算是到此为止,我和飞哥也开始张罗着回家,就在我去找熊哥告别回来的路上,陆晴雪哭着找到我道:“小飞,我爸不要我了,他离开我了。”
  陆晴雪越说越伤心,最后泪流不止,我是最拿女孩子哭没办法,只能轻轻将她揽入怀中抱着安慰道:“你放心,你爸只是出了一趟远门,他会回来的。”
  “真的吗?”此时陆晴雪已经哭成大花脸,瞅我的时候竟然还有点萌萌哒非常可爱。
  我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道:“真的。所以你就不要哭了,照顾好自己等你爸回来。”

  没想到陆永明离开的如此着急,招呼都没打一声,但愿他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是好消息。本来我们打算在a市游山玩水一段时间的,但麦迪夜总会的兄弟打来一个电话直接将我呼回a市,这会还是凌晨四点钟,天还比较黑,不过却不影响我们行进的速度。
  到达a市以后,我先去的医院,听店里的兄弟在电话里说,张书铭的老婆苏虹带人砸了我们家,我妈在a市租的房子,街坊邻居都知道了,而且还惊动了丨警丨察,只不过来的丨警丨察比较废物,在知道苏虹的身份以后,一个个胆小的都缩回王八壳子里,一句话都不敢吭一声地随意应付一下就回去了。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妈正趴在父亲的病库边上休息,看样子累得不轻,我没敢叫醒她,又蹑手蹑脚地出了病房。临走之前,我派了几个兄弟分别看守在医院和我家,但此次苏虹带的人比较多,那俩兄弟没有拦住还被打了一顿,这会还在医院包扎,幸好是皮外伤。这次苏虹搞突然袭击,估计是为了报上次我在他们夜色闹事的仇,那也不怪我,谁让他们识人不淑做了买卖儿童的勾当,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苏虹,你给我瞪着!
  就算你是个女人,只要你动了我父母,我也不会轻饶你。还好我的父母现在安然无恙,否则我都有拎刀冲进张书铭他们家的心了。
  了解大概情况以后,我给杨昊天打了电话,他对此事并不知情,但我还是说道:“我要报警!”
  杨昊天知道是我,故意冷言道:“那你就拨打110,私人电话不予受理案件,谢谢配合!
  “杨昊天,这案子也就你敢管,那些废话丨警丨察我一个都指望不上。”

  “我是市公丨安丨局的丨警丨察,又不是区公丨安丨局的,你家的事情我听说了,我能做的是帮你给那边的负责人打声招呼,但人家Ju体怎么做我也管不着了。”
  这就是腐败的社会现象,欺轮怕硬。既然我用法律的武器动不了苏虹,那我只好用自己的方式报仇了。杨昊天生怕我冲动做出犯法的事情,临挂电话前还再三嘱咐道:“叶小飞,你别冲动,公道自在人心,恶人自有恶报。”
  去你大爷的!我才懒得听杨昊天这套冠冕堂皇的说辞,当即挂掉电话又将条子叫了过来,没别的事情,就是让条子去查一下当天去我们家闹事的人身份背景,一个不漏全给我查出来。
  条子最擅长这种事,当天下午就给我拿回了情报,苏虹虽然没去但是是始作俑者,决不轻饶,其他总共有十五个人,全是当地的混混,他们与苏虹只是金钱雇佣关系,但我也不会轻饶了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条子已经打听得清清楚楚,十五人中领头的叫钱亮,在a市开了一家汽修厂,他手底下的兄弟都是厂里的员工,平日里最喜欢大半夜飙车,为此被抓进局里好几次。但也不知道钱亮是不是认识局里的人,每次他被抓进去,关了还不到一天就给放了出来,周而复始,钱亮就成了局里的常客。

  “难不成他还有背景?”我疑惑地问道。
  条子也皱着眉头摇头道:“这我还真不太清楚,听说钱亮起家的时候颇受张书铭的老婆苏虹的照顾,但两人平日里交集并不多,苏虹偶尔会去钱亮的店里保养车,仅此而已。”
  “也就是说钱亮的靠山只有苏虹了?”
  条子也有些拿捏不准道:“应该是吧,暂时还没有查出其他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