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1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来都没见过儿子如此乖巧的房韦茹眼睛都直了,做梦一样的问道:“萧先生,你……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文哲会这么听你的话?”
  萧晋重新在她面前蹲下,一边抬起她的右脚,一边微笑着说:“我做了些什么,你不都看到了吗?或许,只是因为我是个男人吧!”
  “男人?”房韦茹没听懂萧晋的意思,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上面,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高跟鞋被脱了,一只丝袜玉足已经落在了萧晋掌心。
  和身材的圆润不同,房韦茹小腿和脚踝都很纤细,特别是一双小脚,竟只比萧晋的手掌略大了一点,且形状玲珑匀称不拘一束,线条饱满莹润又不显臃肿,即便是隔着丝袜,也能感受到它的柔软和轻盈。
  萧晋不是足控,但他知道,如果女人的这双小脚皮肤能像玉一样白璧无瑕,他肯定会忍不住想要时时握在手里把玩。

  只可惜,丝袜本就是透明的,完全能够看清脚踝的情况,他一时找不到理由要求人家把袜子脱下来,更何况,看样子人家穿的貌似还是裤袜。
  “对啊!”他一边揉捏着,一边道貌岸然的说,“恕我冒昧,刚才听房女士您对孩子的哭诉,您应该是位单亲妈妈吧?!”
  房韦茹闻言神色一黯,微微点头:“是的。”
  “那就不奇怪了,”萧晋说,“虽然我还没有养育孩子的经验,但我是一名老师,教育层面上的事情,一般道理应该都是能互通的。

  我个人认为,在孩子、特别是那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亲和母亲二者同样重要,缺一不可。母亲能够给予孩子的,是一颗温柔的心,而父亲则是孩子性格坚韧与否的关键。
  房文哲从小就缺少父亲的陪伴,成长的途中没有一个挺拔健壮的背影供他崇拜,会养成自卑和懦弱的性子,一点都不奇怪。
  毕竟,不管房女士你在物质上给他的比别人家的孩子多多少,都无法改变您是一位女性的事实。如果文哲是个女孩子倒还好些,但男孩子,是需要一个伟岸的形象做榜样的。
  所以,昨天打过他的我,可能在他心里留下了一个比较强势和无法反抗和印象,这或许就是他会听我话的原因吧!”
  这些道理,房韦茹又何尝不知道?十几年来,偶尔夜深人静辗转反侧时,她也会考虑要不要寻找一个伴侣,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愿意娶她的男人多如过江之鲫,但愿意真心拿她的儿子当亲生孩子看待的,却一个都没有。
  华夏人对于“传宗接代”这个理念还是非常看重的,对于大部分的男人来说,女儿不是亲生的,勉强还行,但继承自己姓氏的儿子,基本没人会愿意接受外援。
  明白了这样的现实,她就绝了再婚的念头,一门心思的在赚钱之外培养儿子,别人家的孩子小时候不是被逼着学钢琴就是撵着去学画画,而房文哲却每个暑假都要去参加野外训练类的夏令营,要么就是学习各种体育技能。
  几年下来,房文哲的体格越来越好,身体也越来越健壮,她满心以为这样就能弥补孩子成长中缺少父亲的不足,将他培养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直到今天,经过萧晋刚刚的提醒,她才猛然醒悟:没有正确的引导,身体上的磨练再多,对于精神也很难起到正面的作用。
  房文哲以前有“姨夫是市长”这个标签在身,一直都顺风顺水,没人敢招惹他,所以一切并不明显,昨日被萧晋连扇几个巴掌,几乎是他长这么大遇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挫折。
  心里气闷,今天就跟人动了刀子,可想而知,多年的身体训练除了让他拥有了恃强凌弱的基础之外,没有任何积极的意义。
  然而,原因找到了,以后又该怎么办呢?儿子已经快十六岁了,别说给他找个父亲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找到了,还有用么?
  一想到自己多年经历的艰难全都成了无用功,房韦茹心里就格外的凄苦。
  将涌到眼眶的泪水忍回去,她深吸口气,刚要说些什么,忽然感觉到右脚上的异样,脸色一红,就用力抽了回来,蹙眉问:“萧、萧先生,你在做什么?”

  “在看你的脚有没有事啊!”萧晋脸上的茫然几乎可以写进表演课程的教科书。
  “我崴的是左脚。”
  “啊!不好意思,我说刚刚捏你的脚踝怎么没反应呢!”萧晋笑笑,就自然无比的帮她将右脚的高跟鞋穿上,然后又抬起了她的左腿。
  房韦茹本能的想要拒绝,可还没来得及开口,脚踝处就被萧晋的指尖拂过,疼痛令她倒抽一口凉气,要说的话便咽了回去。

  “脚踝有点肿,看来确实是崴到了,我在在别处摸几下,如果疼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说完,也不等房韦茹回应,萧晋就正大光明的又把玩起人家的这只脚来。
  房韦茹不了解萧晋,不知道这货的无耻是毫无下限的,所以一点都没怀疑,只是脚丫被一个大男人握着捏来揉去的,让她心跳个不停,怎么都无法平静下来。
  不一会儿,当萧晋终于又摸回脚踝的位置时,房韦茹又轻轻痛呼一声,才开口说:“好、好像只有这里疼。”
  “那就不严重,没有伤到骨头,应该只是韧带稍稍有些扭伤。”萧晋道,“不过,这也不能掉以轻心,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会导致韧带松弛,那样的话,你的这只脚以后会很容易习惯性反复扭伤的。”
  “啊?”房韦茹被他给吓住了,问,“那……我是不是应该马上去医院?”

  “最好是这样。”萧晋微笑着说,表情正人君子的一塌糊涂,“当然,如果房女士信任我的医术的话,我也可以帮你治疗。”
  这话儿说的,房韦茹怎么好意思表示不信任他?抿了抿唇,她就说道:“萧先生的医术自然是无需置疑的,只是您要怎么治?如果太麻烦的话,那我还是去医院吧,反正崴脚也不算是什么重症。”
  “一点都不麻烦,在这里就能治。”萧晋摇头,“你扭伤的不严重,只需用特殊的手法按摩大概十分钟,之后再冷敷一下就好,不用固定,也不影响正常走路,一周之内别快跑就成。”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房韦茹自然不可能再拒绝,只好强笑道:“那……那就有劳萧先生了。”
  “不用客气,我身为医者,这都是应该的。”说着,萧晋一手托住她的脚掌,一手轻轻的按在她脚踝的部位,又道:“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点刺痛,你忍一下。”
  “我……啊!”

  房韦茹点头刚回了一个字,就被脚上传来的感觉给刺激的变成了一声娇yin,并且很快,她就忍不住想要再喊一声。
  萧晋没说假话,确实很刺痛,但他有一样没说,那就是在刺痛的同时,还会伴随着令人难耐的麻痒。
  倒不是他故意使坏,而是真气在温养患处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刺激到附近的神经,这是没办法避免的事情。
  日期:2017-08-1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