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朝前探身,让自己的唇挨着她耳朵,“我都没有使过的手段,你最好不要打主意。”

  她向后躲开,“可他没有警告我。”
  她笑着把长发都抚弄到一侧,“现在你还不用担心,再过段时间就不好说了,我迷惑男人的手段,还没有谁扛得住。”
  我面无表情,在她笑得最得意时扬起手臂狠狠刮下,扇了她一巴掌,她显然没想到我会打她,而且打得这么狠,我感觉到自己掌心被震麻,她的脸也迅速红肿起来。
  她捂着脸半响都没有回过神,司机打开门,在我和她之间横起一条手臂,防止她冲过来厮打,我从茶几抽出几张纸,在打她的手上擦了擦,她眼睛里泛起水雾,我没有任何犹豫把纸团扔在了她脸上,“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那就看看谁有本事,能笑到最后。”
  我从包房离开看到老鸨子还没走,她站在楼梯口偷偷摸摸打探,见我出来立刻迎到我跟前,踮着脚往屋里看,“夫人,您这是要走吗?”

  我反问她不然我还留下操她吗。
  老鸨子脸色尴尬,她朝我搓了搓手指,“这个…”
  林南在这时有些愤怒从我身后追出来,老鸨子看到她肿胀起来的脸颊惊呼了一声,“我的姑乃乃,这脸是怎么了,你的金主要是看到你这样了他还能要你吗?”
  老鸨子冲过去想要为她检查伤口,林南拂开她的手,盯着我背影冷笑说,“别以为我不认识你是谁,昨晚两个女人打电话来,第一个是你,第二个才是他老婆。你不过也就是个二乃,你怕我威胁你的地位跑来警告我,如果我告诉他,你有好果子吃吗?”
  头一次有人将我的军,还真是不自量力,我转过头看她,不屑一顾嗤笑,“好大的口气,那你就试试,为他生儿育女的妻子都不是我对手,你又算什么。”
  她扬起下巴,“那你找我来干什么。”
  “警告你不要为非作歹,他的身份不能曝出丑闻,你活腻了就尽管算计,想混点钱花,安分守己我少不了你。”
  我没点压得住事儿的把握也不会来,周容深不是昏庸无道的男人,就算他现在很喜欢林南,也不过是建立在对这张美艳脸蛋上的占有欲望,一切都来自于**的剌激和新鲜,她的分量远远不如我,地位更不会超过我。

  退一万步说他包了她做二乃,也有个先来后到,出去我照样是二太太,她得排在我后面,我想搞死她还不是手到擒来,如果连她都压不住,我还拿什么和沈姿争。
  好男人都不愿放过,我骨子里有迎难而上的傲气,才能在那么多女人里杀出重围拼到今天,区区林南不可能击退我。
  老鸨子听出我的身份,她磕磕巴巴这了两声,也不敢说什么,催促林南进包房敷药,一定要在金主来之前消肿,就是拿脸蛋招人的,没了漂亮模样可怎么行。
  老鸨子的话给了林南炫耀的机会,她问我能不能先拴住他,别让他来。
  她说完很嘲讽笑,“可惜你恐怕栓不住他,你真有那个本事,现在也不会有我的存在了。认命吧,这就是男人,他们永远有尝不完的鲜,有采不完的花,我很抱歉,甚至以后我会更抱歉,我对伤害我,斩尽杀绝的人是从不手轮的。”
  她伸手摸了摸红肿的脸颊,大约是很痛,她蹙了下眉头,最后看了我一眼,进入包房狠狠甩上了门。
  我从皮包内摸出一沓钱,扔在老鸨子脚下,“赏你的,记得把嘴巴闭严实了,不要胡说八道。”
  我又摸出第二沓扔在包房门上,砰地一声闷响在走廊炸开,“给她买药。”
  老鸨子笑眯眯捡起来,“谢谢夫人,真是有钱有势的权贵,出手就是阔绰。”
  司机问她知道买什么药吗。
  老鸨子一愣,“我们场子有规矩,包房里备着套子。”
  我冷冷一笑,“该吃的还是要吃,如果没有按照我说的做,一周之内,我带人踏平你会所。”

  老鸨子连声承诺一定办到,不给夫人添麻烦。
  我转身迈下楼梯,大堂来往进出的男女比刚才多了一些,都被我身上奢华的珠宝惊住,纷纷朝我看过来,我用手挡住自己半张脸,略微低头,司机在前面为我开路推门。
  我出去时听到前台另外两个老鸨子说,“刚就觉得眼熟,这不是林宝宝手底下的何笙吗,这么大派头。”
  “今非昔比了,当心祸从口出,你可别说认识她,现在广东几个二乃能风光得光她,身上戴着的玩意儿够买几套房子了,多少嫩模标着她去混,可这圈子再想出一个何笙,难了。”
  司机问我要不要去警告两句,我说不用。

  他去开车时不远处街道忽然放起鞭炮,声音震耳欲聋,像是新店开业,我告诉司机等等我,我去买点东西。
  我穿梭过人群,看到店面上的匾额写着一丈香,里面放着许多酒坛,是酿制的白酒。
  周容深除了应酬不喝酒,不过这些粮食酿制的酒少喝对身体好,我徘徊在旁边的橱窗下正犹豫要不要买回去一些给他喝,从南向北的长街上忽然缓慢行驶来一辆银白色的崭新轿车。
  高调的款式非常夺目,极其优雅华贵,车渐渐在靠近人行道的位置停下,看指示牌属于违章停车,不过开得起这车的人一定非富即贵,交警也多少卖个面子不会罚。
  那扇车门缓缓推开,先迈下一双被咖啡色西裤包裹的笔直长腿,接着男人弯腰露出真容,阳光洒下笼罩在他头顶,金灿灿的柔情似水。

  我觉得乔苍是我见过的能把各色西装各种汽车都搞出气场来的男人,混黑道的还真不是盖的,不论多低调,走在大街上别人都能看出他身份不一样。
  他将车门关住,对站在身侧手提不少礼品袋的保镖吩咐了句什么,保镖抬眸看了我一眼,又迅速低垂下头去。
  他朝我一步步走来,很显然是买礼物路过,对于孤身一人的我产生了一丝逗弄的兴趣。
  我等他靠近后,伸出手指着他胸口,“乔先生应该记得我说的话,容深回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从前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都不存在了,我玩儿不起剌激,也从来不想玩儿,乔先生是广东呼风唤雨的人物,和你私下接触被人看到误解了,我百口莫辩。”
  乔苍站在台阶下,我站在台阶上,我们隔着大约十几米的距离,他饶有兴味打量我失魂落魄的样子,“何小姐还说过,再也不会见我,可今天不还是碰到了,是何小姐先违背誓言。”
  我深深呼入一口气,“好是我的错,我现在走。”
  我推拒他身体要离开,他一把扼住我手腕,“你很憔悴。”
  我冷笑,“我憔悴有容深呵护,和乔先生有什么关系。”
  他挑了挑眉梢,唇角的笑容溢开更大的弧度,“心疼不可以吗。”
  我心口一窒,他已经不再看我,而是垂下眼眸用手指摩挲着大拇指上的祖母绿扳指,这不是我之前见到的那一款,而是另外一款更好的,宝石圆润硕大,颜色通透,一丁点瑕疵纹路都没有,市面上对外售卖的玉器行早就绝迹了。
  日期:2017-08-22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