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早晨周容深果然回来陪我用了早餐,我在席间只字不提,他也没有说什么,吃完后他上楼洗了个澡,便吻了吻我额头驱车去市局。

  他刚离开我就换了身衣服,吩咐司机送我到会馆,这个时间会馆的客人不多,一般要晚上才大批上座,门口安保很少,只有几个浓妆艳抹的老鸨子在大厅穿梭笑闹,议论着哪个小姐揽住了大客人,哪个客人蛋蛋一大一小,**的时间还没有逗弄逼的时间长,早谢得要命。
  我在她们一片Y`in 荡的笑声中推门进去,我身上的珠宝在灯光下璀璨夺目耀眼逼人,剌得她们眼睛都睁不开,缓了好久才看向我。
  我没看见那天的妈咪,全都是生脸儿,她们见我气场十足,穿着又富贵,立刻赔着笑脸过来,问我是搞活儿还是赏节目。
  我说找个人。

  妈咪说行呀,只要有钱,在这里天王老子也给您叫下凡来。
  她递给我一本花名册,我直接掠过鸭子,在小姐的照片上翻找,在最后一页的正中间看见了那个女人的相片,我指着她的脸说,“她在吗。”
  老鸨子脸色一变,笑着拿过去合上,“在是在,可夫人您见不了。”
  我冷笑说我出钱,有什么见不了。
  老鸨子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林南现在非比寻常,她可是一位大人物新上位的二乃,除了这位大人物谁也不见,这位爷出这个数包她,我也得照顾好不是?”
  周容深新上位的二乃。
  我身后的司机有些怒意,挡在我前面警告老鸨子不要胡说八道。
  老鸨子一瞪眼,“我可没有胡说啊,前天从酒林肉池包了我们林南,昨晚上又来了,现在她已经不接客了,包括女人也不见,只伺候好这位大爷,就够她吃香喝辣。”
  司机冷笑一声,指了指我,“知道你眼前站着的女人是谁吗。”
  老鸨子又上下重新打量我,她摇头,“没见过,头一次来吧?”
  她盯着我脖子上的翡翠项链说,“看夫人打扮一定是顶级豪门的太太,稍后看上了谁,是他三生有幸。”
  司机说,“我们夫人,是高官的太太。”
  老鸨子一愣,脸上表情变化格外津彩,她咧开像吃了死耗子一样艳红的嘴唇谄媚笑着,“哎呦,我有眼无珠,您可千万不要怪罪,您进来时我瞧您就是有来头。”
  她搓了搓手,想要过来扶我,又见我一脸抵触,尴尬着缩回手,侧过身子让我到旁边的沙发落座,司机直接拒绝说这地方脏了我们夫人的眼睛,立刻带进去见林南。

  老鸨子很为难说真见不了,您这来势汹汹的,进去不是要闹场子吗。
  司机指着通往里面一条铺满红毯的路,“我们夫人一句话,可以调动全市的刑警,把这里端了,想硬碰硬你就试试。”
  老鸨子吓得哎呦了两声,“别呀,我们开门做生意混饭吃不容易,您别上我这儿来显摆权力啊,我带您去还不行吗。”
  老鸨子一边带我上楼一边嘟囔是犯了哪家的太岁,怎么把这么一尊阎王给招来了。
  她停在一扇门外,告诉我这是林南的包房,包她的爷如果晚上十点不到,就是不来了,我们场子再安排司机送她走。
  我摆手让她下去,她再三央求我赏口饭吃,司机敲了两下门,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们都没有回答,她问了两句是谁,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她穿着一条酒红色睡裙,比刚从酒池中出来时的那股子媚气减弱了许多,不过脸蛋仍旧很美艳,她目光一下子落在我脸上,大约认出我是那个晚上跟在周容深旁边的女人,她很不友善说不接待,刚要关门,司机用脚尖抵住,“接不接待不是你说了算。”
  他猛地踹开了门,女人的手被狠狠撞击一下,身体朝后面墙壁倒去,睡裙也歪歪扭扭松开,露出浑圆的肩膀和胸脯,我只要想到这副姣好玲珑的身体赤裸躺在周容深库上就觉得碍眼,我将视线从她身上冷冷移开,不动声色环顾四周,“你早就打探了,是吗。”
  她是聪明人,立刻明白我在说什么,她缓过神来慵懒风情斜倚着墙壁,“他的身份我不感兴趣,他是个大人物,长相不错,这种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我管他是谁。”
  她说完走到茶几前弯下腰,她没穿内衣,两只很丰满的汝房摇摇晃晃,皮肤白得晃人眼睛。
  她好看的手指挑开化妆匣,从里面取出一瓶指甲油,坐在库上涂抹着,“你是他二乃吗。”
  司机大呵放肆,这是我们夫人。
  她挑了挑眉毛有些疑惑,“夫人?这么年轻。”
  我没理她,她媚笑着起身给我倒了一杯水,“待客之道,不是我怕你。”
  那杯温水放在我手边,我十分嫌恶伸手推开,“看你的娴熟程度,应该做这行年头不短,我想你很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有些下三滥的手段,不要用在他身上,否则我出手,后果你未必扛得住。”
  她原本还很柔和平静的脸上,因我这句话闪过一丝不屑,“原来你是来示威的。”

  我从容微笑,“等你什么时候有本事撼动我,成为了我的威胁,我再做这样的事不迟,现在你的能耐还远远不够,我只是警告你,别为了上位冲昏头脑自掘坟墓。”
  她妩媚娇笑撩开自己的长发,对准右手食指刚涂抹的甲油吹了吹,“如果你这么瞧不上我,也就不会来了。被比自己更有吸引力的女人上位逼宫,你不就是怕这个吗。”
  她说完仰起头,盯着天花板上没有打开的水晶灯,伸出舌头舔了舔红润的嘴唇,“怀孕这事儿啊,你得叮嘱你男人,他要是射进来我也没辙。风月场上的男人,这方面小心的是真小心,不小心的到处留种子,别的客人让我怀我都不肯,但是他嘛。”
  她笑得像一只狐狸,“好男人谁也不愿放过,是当二乃还是当老婆各凭本事,你本事大我认栽,你本事不如我,你也得认命。你说对了,我确实想上位。”
  她将指甲油丢在库上,卷起一阵铺天盖地的香风朝我走来,“这地方我待了很久,不少客人想包我,把我赎出场子让我做二乃,我都拒绝了,我讨厌那些样貌丑陋的男人,**除了钱,也要舒服。我等了这么多年的猎物啊,我怎么会不要呢。”
  她停在我面前,低头看着我,“我觉得我会爱上他,你拥有这样优秀的男人,我很羡慕你,我是一个喜欢把羡慕化为动力,去争抢的女人。”
  我放下手里一直把玩的剌绣打火机,缓慢从沙发上站起来,“怎么,和我抢男人。”
  她扬眉浅笑,“男人不就是用来抢的吗。”

  多少年没遇到这样的对手,干脆直白,美艳风情,又很会装,别说**,就是嫩模圈和情妇圈最出挑的女人,在她面前也要再三掂量。
  我手指轻轻勾起她腰间的束带,眼前忽然浮现我和周容深第一次见面的样子,也是类似这样的裙子,被他挑住了裙带,而后来这个女人出现,从酒池内浮动,更像极了胡厅长寿宴上,我出水芙蓉的姿态。
  我嗤笑出来,“妹妹,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我松开她的束带,“能和我打上几个回合,你就算很了不起,至于赢我,你还差点火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