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她们脸上毫无同情满是嘲讽的表情充满了憎恶,可我的憎恶在这个社会太渺小卑微,根本没有一丁点改变什么的可能。
  我也是这个圈子出来的,我太清楚外界对这个圈子的男女有多么鄙夷残忍,走一步一个血坑,陪一个一把眼泪,很多人想抽身但出不去,就像这里的鸭子,签了卖身契,天涯海角也把你搞回来。
  副市长太太握了握我的手,“何小姐,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太多了,有些人是活该,有些人是不得已,我们已经功成身就,依靠着男人站在了社会的高处,看他们就当是乐子,太往心里去是给自己找不痛快,金字塔就摆在那里,谁让他们没本事爬不上去呢。”
  她云淡风轻的语气令我觉得可悲,“太太,您的丈夫是高官,都是可以拯救这些人的,难道您看了不难过吗。”
  她笑着反问我为什么要难过,每个人都有命,他们的命就是给我们这些高贵的人做玩物,老天没有给他们有尊严的路,投胎做人总比做畜生强,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我面无表情注视她,那张唇吐出的每个字都太残忍太冷血,即使她身上一身珠光宝气,也掩藏不了那颗荫暗势力的心。
  我这辈子斗女人,抢男人,害同行,贪富贵,做外围二乃,干尽了丧尽天良的恶事,也把自己的良知踩进泥土,可唯独我不会伤害好人,更不会欺凌弱势,我披着歹毒的皮囊,被这些披着仁善皮囊的人嘲笑,可一旦扒开这层皮囊,谁更不堪入目。
  在这时另一个角落的沙发上爆发出一声惨烈的干呕和哀嚎,一名五十来岁的富婆躺在上面,右脚正被一个鸭子含在嘴里吮吸着,鸭子跪在地上,半只脚都已经吞入进去,可能是觉得恶心才发出那声呕吐。
  富婆是个恋脚癖,但不是舔男人,而是让男人舔自己,这种女人丈夫是富商,有兴致舔也不会舔自己老婆,都去外面讨好情人了,她就来会馆让鸭子满足。
  鸭子显然有点扛不住富婆的饥渴彪悍,腮帮子都被撑鼓了,富婆还一个劲儿的往他嘴里塞,富婆被嘬得舒服了,一声声喊着小心肝,小宝贝,她手里攥着两沓钞票,鸭子每次恶心得眼泪都出来了,就看一眼那两万块钱,咬牙继续忍着。

  副市长太太问我知道那是谁吗,我摇了摇头。
  “香港一家实业公司的老板娘,资产数十亿,不算是顶级富豪,可也是大富之家,她手里玩儿残的鸭子就有十几个,在风月场臭名昭著,现在她去任何一家给再多的钱鸭子都不愿意接待,除非是缺钱缺到要命了。她可是玩儿鸭子的行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不敢玩儿的。”
  有钱人见不得人的癖好,我门儿清,其实她们也不是天生就这样变态,都是腰包太鼓了惯出来的富贵病,我站起身招呼一名侍者过来,点了副市长太太上次玩儿的鸭子,没多久那个鸭子就来了,直接奔这边走过来,副市长太太很满意,她笑着说还得麻烦你等一等。
  他们上楼后我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歇着,有几个鸭子过来和我搭讪,问我要不要喝点酒,我也不知道有哪些是生活所迫,有哪些仅仅是爱慕虚荣,反正我有钱,所以看到年纪很小的就随手打发两张票子,算是救济一下了。
  这里的太太们不像女人,像母虎,鸭子也不像男人,像猪狗,每个人都极尽所能,为了快乐或者生存。

  Y`in 乱的欢场是人情冷暖市井百态最好的写照,在这里高贵与低贱,富贵和贫穷,权贵与百姓,清晰的分成两个阵营,前者操纵践踏着一切,后者把悲哀活到了极致。
  一个小时后副市长太太春风满面从楼上下来,她身后跟着那个鸭子,鸭子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哄得她合不拢嘴。
  我打开皮包取出一沓钱,替副市长太太结了账,她一直和我说怎么能让你替我掏钱,我说您肯为容深在副市长面前美言几句,就是帮我忙了,我应该还您点人情。
  她很喜欢我的识大体,一再承诺让我尽管放心,这事包在她身上。
  我送她回到别墅没跟进去,就在门口和她道别,恰巧这时副市长也下班回来,司机将车停在了不远处的街边,他下来看到我脸色一变,我主动甜笑着和他打招呼,他僵硬点了点头,有些心不在焉。
  副市长太太笑着说,“你回来得还真早,今天何小姐带我去看了一场折子戏,你还别说,民间艺人真是有点玩意儿,我很喜欢看。”
  副市长听到原来是这么回事脸上紧张的表情缓和了许多,他笑着说多谢何小姐陪我内人了,替我分担了不少。
  “我也闲着没事,和夫人一起打发时间,看戏总比打牌有意思,还省得输了钱心里不痛快。”
  副市长大笑,“年轻人思想觉悟高,赌博确实不可取,不愧是陪在公丨安丨局长身边的女人,很是懂事。”
  “你不提我还忘了告诉你,周局长从南通带了不少特产,托何小姐给我们捎来,这大包小包的,我们得吃一阵子了。”
  副市长让我回去和周容深道谢,不要这么见外,都是自己人,这句自己人是他第二次说,明显比昨晚更真挚,我这颗心算是彻底放下了,只要攀上副市长这棵大树,以后官场邪门歪道的算计,周容深算是保住了。

  我和他们道别后坐上车回家,鞋柜的男士拖鞋纹丝不动,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傍晚七点多,平时周容深早就回来了,我问保姆知道周局长有什么事缠身吗,她说不清楚,并没有来电话。
  我等到八点仍旧没有消息,主动给他拨电话,响了十几声那边迟迟没接,等我挂了又隔几分钟,周容深打了过来,他说今晚不回来了,明早再陪我吃早餐。
  我隐约听到那边有低低的笑声,催促他快点喝汤,声音听不太清楚,但无疑是个女人,而且很像昨晚那个女人。
  我拿着电话的手微微一僵,险些掉在地上,心里如同打翻了酸甜苦辣的罐子,一时间说不出到底是怎么个滋味。
  我极力保持镇定说了声好,如果太忙就不要折腾回来了,直接去上班。
  他叮嘱我早点休息,便终止了这通电话。
  果然那个女人不只长了一张千娇百媚的脸蛋,手腕道行更深,是男人堆里磨练出来的妖津,伸出一根手指都能倾倒一片。
  昨晚我就瞧出这女人很有可能是我的一大劲敌,我混迹风月四五年,头一次遇到这么重的媚气,简直就是狐狸津投胎,眉梢眼角一看就不同寻常,情场斗法的高手。

  周容深不是等闲之辈,他对美色的抵抗力相当过硬,如果不是妖娆到了极点,缠得男人不舍得脱身,周容深绝对不会接连两个晚上都去陪她。
  我煎熬了一整夜,琢磨着和这个女人斗有几分胜算,以往我敢说自己出马必有九分胜算,这次我含糊了,我连五分都拿不准。
  周容深不是随随便便能勾走的,没点过硬的道行,简直连他边儿都摸不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