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9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晚的目标是那两名怀了第三胎的大肚婆。
  国家已经明规定并且纠正了过往的超生处理政策,好几年没有出现过计生办的人入村抓人。但在李氏村所在的乡镇,这个做法依然存在。全因负责这个工作的是女副镇长桔红。
  这是个颇多非议的女干部,为了政绩可以使出很多种手段来,乡镇是个落后的农业乡,财政很紧张,为捞点外快,桔红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最后把主意打到了超生罚款面来。
  沿海乡镇,空有优良的地理位置,却因为历史以及多年前政策的原因成了经济最落后的地区之一。乡镇政府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仅靠财政拨款无法养活这么些正式的非正式的人员。于是各种罚款层出不穷。
  自从公丨安丨部对户籍问题作出了新的明确的规定之后,以及计生政策的改变,许多地方早已经没有了超生游击队的存在,也早没有了专门抓捕超生妇女的计生工作队。
  人口老龄化问题凸显,现代人们生活压力大,现实变成了生得起养不起。但尽管如此,在许多像李氏村这样的农村人们观念里头,生得越多越好,丁财两旺,繁殖后代排在第一位。
  包括陆南地区,也已经没有了进村抓大肚婆这种现象。然而,在桔红这里,她可不管她职责范围之外的事情,她分管计生工作,想着狠狠的抓出成绩来。
  她的做法已经无法适应时代,历史因为抓大肚婆引发了多少群-体-事件,扒房牵牛,在最大面值钞票为十元的那个年代,超生一胎罚数千元,等于是毁掉了一个家庭。
  来旺是刚考公务员的本科生,被分配这个乡镇的计生办工作。他对今晚的行动是持反对意见的,但是桔红这位三十七八岁的单身老女人却听不进去,执意要进行暴力抓捕。
  下了车,来旺还不放弃,对桔红说,“桔镇长,前几天的新闻你看了吧,某省某地计生工作人员抓了一名超生妇女,强制流产了七个多月大的胎儿,引发了舆论强烈的谴责。这个事情闹得很大,咱们这样做真的不行。”

  桔红瞪着四方眼,尽管黑暗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但来旺还是感受到了这个老姑婆的刚愎自用。
  她道,“那是七个多月大的胎儿,李氏村那两个外嫁女怀了只有四个多月,还没成型呢!”
  来旺焦急地说,“桔镇长,不能这样做,面早有相关件,我们也没有执法权的,凭什么跑人家家里抓人。她们如果真的不符合生养第三胎的条件,缴纳社会抚养费行了,我们不能抓人。”
  “你说得轻巧!她们会乖乖交钱?”桔红怒道,“会乖乖交钱老娘还用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这里来!”
  来旺道,“退一万步说,也轮不到我们抓人啊,她们是嫁出去的人,户籍早不在我们镇了。”
  “行了行了你别废话了,知道你是大学生说不过你。赶紧的走!”桔红不耐烦地挥手,随即布置任务,说,“一会儿我们分为两组,来旺,你带二组负责村西头的那户,我带一组负责村东头的那户。”

  她强调说,“敲开门之后冲进去,抬大肚婆跑,记住,动作一定要快。不然他们反应过来麻烦了。”
  来旺还在做最后努力,他道,“桔镇长,李氏村民风彪悍,咱们跟土匪一样进村抓人,我怕他们会对我们进行围攻,到时候事情闹大了……”
  “来旺同志!”桔红怒了,“你这是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你的鉴定是我来写的,你要是想早点调到县里去,给我好好听话!”
  来旺终于还是闭嘴了,心里一万头*****奔腾而过——这都他-妈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一套!这个老姑婆早晚出问题!
  在夜色掩护下,两个工作组出发了。
  且说桔红带领的这组,除了他和另一个女同志外,还有两名从派出所那里借来的膀大腰圆的协防队员,四人悄悄的沿着田埂往李氏村东头靠近。为了达到突然性,桔红没有通知管区人员,而且选择了田埂。她白天带人悄悄摸过地形,倒不至于找到不着目标。
  桔红负责的目标叫做李后金,初毕业后出外务工,在珠三角做了五六年的服装厂工人之后,和邻镇的男工友结婚,走大多数农村女孩一样的路子,小孩可爱,丈夫在轻工制造业萧条之后回乡做点小生意,勤劳肯干,小生活过得蛮滋润的。
  听说老同学当了大官回家祭祖,李后金早早的几天前回娘家来,一来看望父母,二来见见老同学。晚串门的时候,李牧的最后一站是在李后金家里,聊了起初时候的趣事,聊起了现在各自的生活形态,感慨万千。
  李后金爷爷的父亲和李牧爷爷的父亲是亲兄弟,算起来他们俩还是兄妹,李牧李后金大一岁。其实这样的兄弟姐妹,李牧自己都算不清楚到底有几个。他们的祖宗太能干,取好几房老婆,一代代的分支下来,那叫一个数不胜数。
  李牧是很羡慕李后金准备生育第三胎的,也心痒痒起来。当时的不由在想,在帝都家里耕耘了近半个月,十好几个基数弹药出去了,怎么着也得有些战绩的吧?
  耕耘的时候李牧对冯玉叶开玩笑说,这叫做李牧弹药量,没有什么敌人能够在这样的炮火覆盖下幸免于难的。

  李牧受他老爹和爷爷的影响,这方面的思想也是如此这般的,儿女么,越多越好。一炮干了俩孩子出来,李政委心里还是不太满足的。一个班才好。不顾一想到老二这种款式的,他又头大了。在部队当救火队员也罢了,回家还要当救火队员。
  李牧家分到的宅基地和李后金家的相邻,他们又是几乎同时建造新房子的,款式布局大同小异。其实农村的楼房大多差不多样子,好多都是外面根本连块瓷砖都懒得贴,那么露着墙体,都是前后院布局。前院乘凉以及充当晒谷场,后院养鸡鸭鹅狗什么的。
  然后悲剧发生了——桔红把李牧家认成李后金的家了。
  桔红指着李家低声说,“是前面这家,没有灯光,估计全都睡了。”
  协防队员老吴说,“十点多了,村里早都睡了。”
  想了想,桔红看着围墙,说,“这么敲门怕是不行,把人惊动了往村里一跑,怎么都是抓不住的了。”
  和李牧、李后金家在村东头的还有几乎人家,往里面是大片的房屋了,有小楼有瓦顶平房,倒也算是显得规矩,不像有些村的老村场乱糟糟的没有布局的意识。
  “那怎么办呢?”老吴问。

  桔红说,“翻墙过去,到了里面,把后门堵再敲门,怎么都跑不掉的了。”
  “翻墙?”老吴一愣,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不行,桔镇长,现在可不是十年前,人人都有手机,给你拍放在去,不用天亮咱们出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