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39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母亲却依然不肯,恨恨的看着几人,“我还是那句话,要想把我女儿带走,就从我的身体上踏过去!”
  王二朝着身后的村民使了一个眼色,那个村民一手重重的敲在母亲的脖颈上,母亲瞬间晕了过去。
  日期:2017-08-10 21:16:52
  “母亲!”我瞪着这些人,心中充满了恨意。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一定要把我逼到绝路上。
  我被锁在了一个小屋里,母亲也被带走,我心中焦急母亲的状况,但是仔细一想也知道母亲不会有什么大碍,那群村民只是想要我死,只要母亲不阻拦,他们便不会对母亲如何。
  在我发呆的时候,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接着,一个村里的婆婆进来,她端着饭菜来到我身旁,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哎,子陌,你也不要怪婆婆,婆婆也是无能为力,眼下也没什么能为你做的,婆婆杀了一只鸡,这几日就给你吃了。”
  我看着盘子里的一只鸡腿,心底有些苍凉,看着婆婆勉强一笑,“婆婆,没关系,我不会在意这件事,你也不要多想。”
  婆婆看着我半晌,忽然摇头叹息,“子陌,你是一个好孩子,只是…只是命实在是不好啊…”
  她说着,忍不住落泪了。
  我看着她,想起之前长寿婆婆提到的事情,想到这位婆婆虽然不及长寿婆婆那般长命,但是也算是村子里活的比较久的一个婆婆。
  “婆婆,你能告诉我当初我的父亲究竟是怎么去世的吗?”
  之前母亲向我提起以前的事情的时候,没有说起这件事,现在找到机会,我一定要弄清楚。看看父亲的死到底和我有没有关系。
  婆婆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大概是看我太过执着,终究还是摇摇头,她浑浊的目光看向了窗外,此时月色稍微透着一抹红色。我的目光一紧,不由得落在了右手的手镯上。此时手镯透着淡淡的红光。
  “你父亲和母亲当年已经住进了县城,在你母亲快要生产的时候,我们村子里的几个人接到了消息,都赶着去县城的医院看你的母亲。我们过去的时候你母亲已经在手术室了,你父亲站在墙边不停的抽烟,不知道等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医生还没出来,你父亲手里的烟头忽然就掉在了地上,不停的喊着,‘生了,生了,终于生了。’
  日期:2017-08-10 21:32:07

  我们几个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忽然你父亲就直直的倒在了墙边,整个人都晕过去了。我看他一动不动,就上前去触摸他的鼻翼两侧,他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呼吸了。“
  我惊呆的看着婆婆,听到这里的时候就算是我再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也摆在我的面前,父亲的死跟我有关,是我的出生导致他的死亡。
  自责和痛苦席卷了内心,我已经找不到话语去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婆婆看着我僵硬的神情,知道我内心难过,伸手拍拍我的背,我看着她的眼神便知道婆婆还有话要说,强制镇定了心神。
  “婆婆,没事,我还挺得住,你还准备说什么,一并都说了吧。”
  婆婆又叹息一声,“子陌,你听说过阴胎嗜血的典故吗?”
  我摇摇头。
  “你应该知道七月十五是鬼节,那么就是阴气最盛的时候,而女子向来为阴气聚集体,所以,在七月十五这一天降生的女婴通常都称为阴胎。而阴胎降生必然要嗜血,也就是说必须要有一个人死去才能让阴胎活下去,而这个人必须是和阴胎有着直接血脉关系的人。在降生之前,阴胎会自己无意识的选择是自己的父亲还是母亲,从而在她生下来的那一天,她选择的那个人就会死去。”

  我的心猛地一沉。
  父亲的死竟然是我直接造成的?我就是那个杀死父亲的刽子手?!我痛苦的说不出话来,眼泪无声流淌。
  婆婆见我如此只能不停的叹气,”子陌,这些事都跟你没有太多的关系,不是你愿意的。”
  我没有说话,心,像是被千万把镰刀不停的割着。怪不得之前一旦我问起父亲的死因的时候父母亲都会闭口不答,原来竟是有这样的因果掺杂在其中。
  “子陌,你不要难过,这是你妈留给你的字条,你拿着。”
  我看了一眼纸条,心中的绝望渐渐被驱散了一些。
  “婆婆,我妈怎么样?”
  婆婆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你放心,你母亲没事,她醒过来之后就在她的屋子。”
  我微微蹙眉,心中一时感慨万千。
  日期:2017-08-10 21:47:23
  “你是阴胎,七月十五那天戾气会减弱,而在你最弱的时候村民烧死你才能化解危难。子陌,我不说了,你好好的躺在这里,什么都不要想了。”
  婆婆说完,抹了一把眼泪就离开了。
  我坐在床边,心中怅然许久,感觉周身忽然有一丝来自心底的温暖。
  “爸,你来了。”

  幽幽的叹息声瞬间出现在耳边,“子陌,你都知道了。”
  我点头,眼泪又涌了出来,“爸,一切都是我的错。”
  “爸爸不怪你,不管怎样,我和你妈能够拥有你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们都不会怪你。你也不要因此心中有负罪,这样才是辜负了我和你妈。”
  我心中明白,却还是难受不已。
  沉默了良久,父亲又开口,“子陌,对不起,爸爸这次没办法救你,爸爸没有能力伤害人,也没有办法去阻止他们。”
  我的心中酸楚,摇摇头,“爸爸,你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女儿感激不尽。”
  父亲没再说话,良久,我感觉那抹熟悉的温暖消失了,待在空旷的屋子里顿时觉得无比怅然。

  父亲当初因我而丧失生命,如今我怎么又怎能再一次让父亲牺牲,我只盼望他能在那个世界里活的逍遥自在。便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打开母亲给我的字条,上面只有简单的一行字。
  “几年前的那个道士三白又出现了,村民这样都是他致使的。”
  我的心猛地一顿,果然事情和三白有关,我的心狠狠的颤动了几下。
  母亲说的这个三白究竟是不是之前哄骗我的那个三白,我不由得被万千思绪所围绕。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这些村民对我这样属于非法囚禁,眼下报警应该是可行的,我拿出了手机便准备报警,结果发现手机没电。我捏着手机看了半晌,知道再怎么看它也无法有电,最终面色灰然的把手机重新放到了口袋里。
  看了一眼月亮,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它比起之前更圆了一些,我定了定神,神情一阵恍惚,迷蒙了一瞬,神智再次恢复的时候便看到季凌站在我身旁。
  日期:2017-08-10 22:02:38

  他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喜袍出现在我面前,略显冰凉的手指触摸着我的下巴,我对上他狭长的凤眼,在此时此刻,不知为何,胸腔中有一股感情在横冲直撞,我的眼泪瞬间就在向外涌。从床上站了起来。
  季凌没有说话,只是抱紧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