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37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头上忽然一阵冷意,我摸了摸头上的符纸,祁灵解释,“那个老婆婆看上了你的血,所以才让我们住在她家,她一会儿就会发现我们不在,这个是隐身咒,这样她就看不到你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确实什么都看不到了,看到祁灵没有使用隐身咒,心中有些担忧,“那你呢?”
  祁灵双手抱胸在怀,一脸得瑟的看着我,“我作为一个驱鬼人当然是要驱鬼了,好不容易到了一个鬼村,自然要大干一场!”
  我担忧的看着他,虽说祁灵的灵力我已经见识过,但他一个人对付一个鬼村的鬼显然还是危险居多。正打算要劝慰几句的时候,祁灵的神色陡然变得严肃,“来了。”
  我转身一看,见白雾中那个老婆婆走过来,此时的她看着祁灵哪还有之前的慈祥之态,完全是一副恶狠狠的面孔。
  “你把那个女孩藏到哪了?!”
  祁灵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似乎是极为不屑,“你要是能找到你就拿去。”
  老婆婆用拐杖用力敲着地面,显然是对祁灵的话十分震怒,“快把她交出来,要不然你的命今天就放在这了。”
  她放出这么一句狠话之后,手里的拐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动起来,天上的乌云忽然变成一个漩涡,不停的在天空旋转。
  我看她这架势,便知道这个老婆婆的功力不浅,一脸担忧的看向祁灵。
  祁灵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十几张符纸,随着他双手合十快速念咒的同时,十几张的符纸迅速的飞到了老婆婆的身旁,绕着她的身体成了一个圈。
  我全神贯注的看着,忽然,脖颈一痛,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日期:2017-08-10 19:45:22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头上不停的有水珠滴下来,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一个木桶里,浑身只穿着一件内衣薄衫,此时被热水浸透,里面的风景无限。我低头看了一眼我的身体,咬着牙齿,面色羞红,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只有脑袋可以移动。
  想起刚才的事情心中万分惊恐,心想应该是一个鬼把我掳到这里来的。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男人,居然是之前在鬼车上双目无神的男人。他脸上森然可怖的笑容表明他真的是一个鬼。
  他忽然靠近我,轻轻的嗅了一下,那表情仿佛是品尝到了世界上最甘甜的酒水一般,沉浸其中。
  “真是好香的血啊,怪不得老怪婆那样口味刁钻的人都看中了。”
  他说话尖声细气,让人听了觉得极其不舒服。但是隐隐明白,他口里的那个老怪婆应该是收留我们的那个老婆婆,现在不知道祁灵和她的战役打的怎么样了?祁灵有没有受伤?
  “你别这么一脸憎恨的看着我,要怪就怪那个毛头小子驱鬼人吧,自作聪明的把你隐身,反倒是方便我下手了。”
  这个男鬼又看了一眼木桶,眼底闪过一抹贪婪,咧唇冷笑,“再过两个时辰,你的身体就会和这个药水融为一体,到时候,我就可以享受美餐了。”

  他说着,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我觉得浑身汗毛倒数,不知道这个时候谁可以来救我。
  季凌丢下我离去,祁灵还在外面战斗,战况如何我并不知晓,而我却被这个男鬼劫持在这里,听他的话的意思我只有两个小时活命的时间了。
  我的心一痛,忽然想到了父亲。
  不行,我不能这么快就死去,明天就是父亲的忌日,我还要去给父亲扫墓,我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求生意志在脑海中熊熊燃烧。但是,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低头的时候看到了右手上的手镯,即使在水里我也可以看到它在幽幽的闪着红光。想起之前几次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在手镯出现红光之后总是能幸免于难。
  而刚才这个男鬼说我的身体会和木桶里的药水融为一体,但我的身体现在却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难道又是手镯在保护我?

  日期:2017-08-10 20:00:37
  窗外忽然一阵电闪雷鸣,男鬼走到了窗边,幽幽的看了窗外几眼,忽然扭头盯着我冷笑了一声,“想不到你的那个朋友还挺厉害的,居然把老怪婆给打的灰飞烟灭了。”
  屋内的灯光忽然被拉灭,房间里却还是一阵红光在闪现,男鬼注意到了这抹红光,走进了过来。
  我的心瞬间被揪紧。担心他会发现手镯的秘密。
  男鬼看着红光的来源处冷笑了一声,“原来是这样,我说应该到了融化的时候了,你怎么一点疼痛的反应都没有。”
  男鬼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匕首,此时抬起了我的右胳膊,朝着我的手腕比划了一下,竟然是要把我的手给砍下来。
  我的额头上不由得多了几层冷汗,看着那把匕首,还有男鬼脸上森冷的笑容,我整个人的身体都仿佛要冰冻住了一般,心底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叫着。
  不要!不要!不要!

  房顶上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我闭着眼睛直到轰隆声停止了才睁开,发现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一片废墟,我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发现自己被一层淡淡的红光护着,此时红光消失,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
  从木桶里颤颤巍巍的出去,暗夜的寒风冻得我的身体一阵颤抖。
  我看到不远处祁灵和男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纠缠在了一起,此时打的难分你我。我看着祁灵,心中被一股暖意围绕。
  不过是一个相处了还不到一天的陌生人,祁灵却能为我做到如此地步,我怎能不感动,无论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在心底已把他当做是我的朋友。

  寒冷侵透我的身体,我觉得自己冻得毫无知觉,神经麻痹,仿佛马上就要死去。
  我的意识渐渐被夺走,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手上还挂着吊瓶,一旁的床上摆着我的衣服,我想起今天还要回去给母亲扫墓,立刻拔掉了针头便去穿衣服。
  换好衣服后我摸了摸身上,发现了一张银行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但现在总算是能够解我的燃眉之急。我取了钱出去便租车回乡下。
  已经快中午了,这个时候母亲一定等急了。
  日期:2017-08-10 20:15:52
  到了村子里的时候,我有些奇怪,要是以往这个时候母亲已经在门口迎接我,但是今天却不在。我心底稍微有些失落,但想到父亲扫墓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心中也就释然了。
  刚走进村子,见王二一群人此时结伴而来,身后还跟着一大堆的村民,我奇怪的看着这些人,不知道他们摆弄这么大的阵仗是要做什么。刚想要要问发生了什么,便听到了母亲着急的喊叫声。
  “子陌!快离开!”
  我一怔,随即王二一群人已经朝着我奔来,迅速的用绳子把我绑住,然后架着我到了一个火把前,把我整个人都捆在了上面。下面接着就用干草围了一排。

  我看着这阵势顿时想到了古代的女人红杏出墙的时候村民惩治她们的方法,心中阵阵惶恐之下还有无限的迷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