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甚至在想,自己这么做,到底帮了谁?
  面对着磁盘里的东西,顾秋反复琢磨,李沉浮临死前的情景,历历在目。顾秋咬咬牙,拨通了杜小马的电话。
  既然答应了李沉浮,就必须履行诺言。
  杜小马赶到顾秋办公室,听了顾秋说的这事,又看过材料,惊讶地问,“你这是从哪来的?”
  顾秋道:“安平一个线人给我的东西。”
  “你小子行啊?当初我一直在寻找,久无线索,为什么你一出面,这东西就自己崩出来了?”杜小马看着这些材料,“你觉得这中间的可信度有多高?”
  顾秋道:“材料中写得清清楚楚,时间,人物,事件,应该不会有假。”
  “可如此内幕的消息,又是怎么传出来的?”杜小马道:“应该是其中一个参与者。我必须要知道你的线人是谁,否则我真没办法确定它的真实性。”
  顾秋道:“你必须先摸一下底,再做定论,我也不能确定。更何况这上面没有证据,只有事实。”
  杜小马道:“没想到汤立业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居然到了这种丧心病狂的地步。这事要是捅出来,安平将倒下一大批干部。”
  顾秋道:“倒不倒,我不知道,但是这件事情做不做,就看你了。”

  杜小马问,“你为什么不直接交给我爸?有很多事情,你比我更好说话。”
  顾秋道:“我现在考虑的是,把这东西交给我这人背后的动机。”
  杜小马问,“他到底是谁?”
  “你见过的,紫荆园的那名女子,五娘。”
  五娘?杜小马努力回忆了下,“哦,是她啊?”说起这个五娘,杜小马居然还能记起,这充分说明五娘这个女人的魅力。这个世界有很多人,有些人天天从里眼前擦过,你或许记不起他的模样。有些人只要看一眼,就能让你永远记住他。

  顾秋道:“她以前是汤洋的姘妇。”
  “对啊,既然这样,她为什么又要推毁汤立业?难道她想掩饰什么?或许说,汤立业的存在,对她有威胁?这些说法,似乎都不成立啊?”
  杜小马道:“我去会会这个五娘,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顾秋道:“我替李沉浮谢谢你!”
  杜小马骂了句,“扯蛋吧你!如果这事情是真的,我岂能坐视不管?”
  顾秋扔了支烟给他,“问你个事,上次小敏有没有冲着你发脾气?”
  杜小马也有些郁闷,“那天你们到底搞了什么鬼?让小敏很生气。”
  顾秋当然不能说,那可是要杀人的。要是让杜小马知道有人扒了黎小敏的衣服,那还得了?虽然他说不可能跟黎小敏在一起,但是他还是喜欢黎小敏的,只是碍于余理夹在中间罢了。

  顾秋说,“我哪知道?”
  其实那天的事,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以至黎小敏都不好意思见到顾秋。
  杜小马问顾秋,“听说你在五和县,闹了一出?”
  提起这个五和县,头大啊。“也不是闹,不过我跟你说,这个五和县的问题,大着啦。”

  杜小马点点头,“这个五和县问题的确很大,我们几次入手,都无从查起。整个五和县,真的就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一块铁板。”
  顾秋道:“我看未必,你之所以这么说,主要是忽略了很多问题,这世界上没有所谓的铜墙铁壁,当然纣王铁桶般的江山,结果不还是被周武王给灭了?”
  顾秋吸了口烟,“据我所知,五和县的黄书记和常务副省长是一家。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恐怕也早就被查处了。”
  杜小马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顾秋笑了,“我把黄省长的这位公子爷给得罪了。”
  杜小马顿时瞪大了双眼,“你还真是牛啊,到哪里都要得罪人,说说看,这是为什么?”

  顾秋道:“说起来,应该是为了左晓静这个丫头吧!”
  顾秋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杜小马道:“那你可真是惨了,据我了解,这个黄裕松为人很傲慢,心眼还小,在省城政法大学读书,可是一个十足的花花公子。有不少女孩子都栽在他手里,莫非他又看上了左晓静?”
  顾秋就哈哈地笑,的确如此,他就是看上了左晓静。却以书法为名,想击败左晓静,好证明自己的才气,没想到出了丑,还被师大的那帮学生,画了只乌龟,爬着离开,而且他还叫了左晓静为姑奶奶。
  “哈哈哈--”
  两人大笑了起来,杜小马道:“还真有些意思,不过我告诉你,以后你遇上这人,小心点,他为人小气,不要说你没跟他有过节,现在你惹了他,估计有你麻烦的。”
  顾秋道:“怕什么?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仗着家里有几分势力,耀武扬威的。如果他自己有几分真本事,这也罢了,偏偏狗屁不是,成天干一些欺男霸女的事。”
  “日你个胸,你不是也在骂我吧?”
  顾秋道:“我说真的,你还是有觉悟,当初能够悔过自新,这才有今天的成就,否则你非得气死杜书记不可。”
  杜小马叹了口气,“我能有今天,得益于两个人。”

  “哦,怎么又成了二个人了?”
  余理舍身救他的事,顾秋倒是听说了,看来这中间还真有其他的内幕。杜小马道:“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其实我能改过自新,小敏功不可没。”
  顾秋明白了,点点头。“是不是当初小敏劝你,你才重新振作?”
  “对,如果不是她劝我,我还是扶上不墙的烂泥巴。当然,如果没有余理救我,我也已经挂了,所以我的这一辈子,有两个这么好的朋友,我还祈求什么?”
  顾秋拍拍他的肩膀,“知道就好,不要枉费她一片苦心。”
  杜小马站起来,“算了,不跟你扯了。安平的事情,我去查查,如果属实,我就直接跟我爸反应。不过我想这件事情,八成没这么顺利。”
  顾秋明白,汤立业已经家破人亡,老年丧子,组织上可能会息事宁人,网开一面。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没什么稀奇的。

  他们这么做,无外乎人情。
  但是对于李沉浮来讲,公平吗?
  公平不公平,恐怕没有人去计较。再说,李县长毕竟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真要为了一个死去的人,再去戳伤另一个活着的人?
  抱着这种思想的人很多,顾秋这才担心这事,最终会不了了之。杜小马还没走,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小顾,杜书记还没回来吗?”
  顾秋和杜小马立刻打起了招呼,“黎市长。”
  来人正是黎小敏的父亲,黎市长也是常委之一,在市委有些权力。他看到杜小马也在,点了点头,“小马,你怎么也在这里?”
  杜小马在黎市长面前,总觉得有些心虚,闪闪躲躲的,“黎叔,我找顾秋有点事,你们聊,我先走了。”说完,人就做死的跑。

  顾秋在心里暗笑,真是笨啊!你这模样,人家黎市长会不会怀疑,你把他女儿怎么着了呢?
  第154章企业家的难处黎市长是个看上去很儒雅的中年男人,西装,领带,分头,他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干部的标准形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