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猜,我会把东西藏在哪里?”
  拿起顾秋的手,放在自己胸脯上,“我告诉你,你敢来拿吗?”
  顾秋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唉!这个五娘,还真是个缠人的妖精。这样的女子,足可以惑乱人心。
  伍娘来的时候,只提了一个小包,里面装的是手机,口红之类的东西。
  她眨了眨眼睛,“我们玩个游戏,东西就在我身上,搜到了我就给你。”
  顾秋叹了口气,“你这是故意必我啊!”
  五娘捂着嘴,花枝乱颤般的笑了起来,“我一个女子都不怕,你怕什么?来吧!我让你搜,别这么有贼胆没贼心的。不管搜不搜得到,你都不吃亏,对吧!”
  顾秋看着她,她那双媚眼眨眨,带着几分挑逗,顾秋慢慢地转到她的身后。
  手上变戏法般的,出来一片锋利的小刀片,五娘毫不知情,还故意摆了一下很有意思的pose。刀锋掠过,五娘突然感觉到背后一片清凉。
  低头一看,不禁出了一些冷汗。惊恐地望着顾秋,整个人都傻眼了。他就这么一下,自己几乎被光了,这冤家,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顾秋伸手一抄。

  “谢谢!”
  说完,拉开包厢的门,扬场而去。
  “啊——!”
  五娘一声尖叫,双手捂住胸前。“该死的,你叫我怎么回去啊?”
  半小时后,一辆黑色的小车,直接开进了县委宾馆的后院。

  一个头戴面纱的女子,匆匆前行,很快就闪进了电梯里。
  909房间,一位中年男子站在窗前,他亲眼目睹了这辆车子开进来,此刻的他,目光远眺,凝视着这片黑夜下的城市。
  远远近近,灯光闪烁。
  大街上的行人,逐渐稀少,辉煌的霓虹灯,也开始打烊了。
  他的目光,带着一种令人高深莫测的异样。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半。
  中年男子抽着烟,一愁莫展。
  咚咚咚——!
  终于有人敲门了,只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应道:“进来!”
  扭开门进来的,正是那名头戴面纱的黑衣女子,她一进门,立刻随手反锁,待她取了面纱,赫然惊现一张熟悉的脸。五娘!
  这名女子,正是刚刚跟顾秋在茶楼里相会的五娘。
  五娘换了一套黑色的薄纱装,整个人就象置身于轻飘飘的黑雾中。不过黑色,更显诱惑,而她又是那种风*极致的女子,更添了几份妩媚。
  “怎么才来?”
  中年男子略有不悦,看看表,整整迟到了十几分钟。
  五娘很无奈,本来她见过顾秋,就立刻赶过来的,没想到顾秋这小子,唉!不提了。
  这件事情,她当然不能说,说出来对方会生气的。
  五娘解释道:“刚才蹲了个洗手间,迟到了。”
  中年男子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五娘点点头,“放心吧,已经交给他了。只要东西到了杜书记手中,一切皆成定局。”
  中年男子没有吭声,只是抽起了烟。五娘问,“他都已经退下来了,干嘛还要穷追猛打?”

  “你知道什么?虽然他已经下去了,但是并没有把他怎么样?在医院里疗养,随时都会出来。他不彻底完蛋,安平的关系网还在。”
  “这就是打蛇不死,反被蛇咬的道理吧?”
  五娘看着他,一脸笑意。
  这是一个手握权柄的男人,她最喜欢的就是征服这样的男人,因为这个世界,主宰在这种男人手中。只有牢牢绑住他们的心,将他们控制在自己手心,那么这个世界,依然属于自己。
  有人说,男人靠拳头征服世界。女人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
  因此,这个世界最终还是属于那些女人的天下。
  中年男子回到沙发上坐下,五娘则走到沙发后面,伸出纤纤玉指,给他揉肩。

  “李县长是一个好人,他不应该有这种下场。”
  “我听说,您和李县长交情不浅。这可是真的?”
  “是啊!我们两个还是党校同学。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遭遇不测了。”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这个社会,果然容不下正义。”
  五娘在心里笑道:都说女人很虚伪,其实最虚伪的还是那些男人。尤其是会玩弄政治的男人。他们往往会为了自己的某种利益,不择手段,这样也就罢了,还得为自己这种做法,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眼前的他,分明就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利益,却打着为老朋友讨还公道的名义。唉!五娘轻轻地叹了口气。对方不仅如此,还想假借顾秋之手,为自己扫除所有的障碍。

  这样,他就可以做到兵不血刃,不费吹灰之力搞定所有的事情。
  想到今天这小男生,五娘到现在还有些心动。
  这家伙真是个怪胎,割了自己的衣服,却不占半点便宜。
  可能是在想心事的时候,手上的动作缓慢了些,中年男子感觉到了,“你在想什么?”
  五娘知道瞒不过他,这才道:“我在想该如何把这里的生意扩大,最近这段时间的收入明显不如从前。”
  中年男子道:“这不应该是你考虑的问题吧?让你们老板去头痛吧!”
  五娘道:“生意不好,手下的姐妹们自然就呆不下去了,这对我的工作影响很大。”
  中年男子拉住她的手,“别担心,再过二年,你就退出来,什么也不用做了,在家里就好。”五娘心道,看来他想包养自己。

  这可是一个女人的悲剧,至少现在这样,她还有自由,一旦被人包养,就成了一只与外界失去联系的金丝鹊,这样的日子,她可不想过。
  五娘道:“真的吗?那我该怎么谢谢你?”
  俯下身去,在中年男子脸上吻了下。一股浓香,充斥着这个空间。中年男子可没有顾秋这样好的定性,忍不住抱着她的脸,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
  五娘嗯了一声,娇滴滴地道:“好痛!”

  中年男子兴趣渐浓,被五娘这种娇媚可人的模样给迷惑了,色迷迷地道:“痛吗?等下就不痛了。”
  中年男子抱住她,坐在自己大腿上,把脸贴埋在五娘身上,肆意的亲吻。
  五娘咬着唇,深皱了一下眉毛,把头发一甩,闭上双眼哼了起来。
  二分钟后,中年男子推开她,指了指自己的裆部,将五娘的头按下去。
  风尘中的女子,精通此道,五娘更是其中的骄骄者。
  她自然心领神会,弓着身子,扯开了对方的拉链……!
  磁盘里的东西,顾秋看过了。
  赫然是汤立业授意杀人的证据,李副县长不是死于脑溢血,而是中毒。当时他趴在办公桌上,七窍流血。有人立刻清理了现场,让医务人员出具了这个结论。

  看完这一切,顾秋突然觉得有些沉重。
  在回到南川的这几天里,他一直在犹豫。这份证据,到底有多少可信程度?如果查实,汤立业将面临着杀人的指控。现在他还在省城疗养,虽然是退出了安平政坛,但是他依然是正处级干部,一切待遇不变。
  由于这份东西,是从五娘那里得来的,顾秋有些不太相信。这个五娘曾经是汤洋的姘妇,她为什么要掉转枪头,对付已经死去了的汤洋?
  她的动机,十分令人怀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