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26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哥答道:“我已经派人将外面的人干掉了,只要赵家主愿意跟我们一起杀出洞外,逃出去便轻而易举了。”

  原来熊哥早就有打算,难不成刚才被留在餐厅的飞哥和熊哥的兄弟就是去对付那几个人了?不过赵广的关注点却在熊哥身上,疑问道:“你叫我恩人?熊一远?我什么时候与你有恩了?”
  窝草,我顿时一愣,现在是问这种问题的时候吗?不过我一个小辈也不敢多言,只能默默地听他俩谈及多年前的结缘之事。赵广了解一切情况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你也有心了,我赵广不胜感激。”紧接着赵广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那抹让人望而生畏的眼神看得我身体打哆嗦,他问:“你和枫儿怎么认识的?到底是什么关系?枫儿从小到大无论男女都不会主动去交朋友,而你,竟然受到他的青睐?我奉劝你一句:枫儿是我唯一的接班人,无论你们感情多要好,你最好赶紧放弃,他迟早娶妻生子,为我赵家传宗接代,继承我的位置。”

  赵广这话我听起来怎么感觉怪怪的?你这思想可真前卫,想哪里去了,我和赵枫只是朋友关系。
  没想到赵广哈哈一乐道:“这没有什么可害羞的,现在年轻人的世界我都懂。”
  我现在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连忙转移话题道:“赵先生,时间紧迫,我们还是赶紧商量一下逃出去的事情吧。”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赶紧走吧!”赵广这话一出,都把我和熊哥说楞了。
  熊哥问:“恩人不和我们一起逃出去吗?”
  赵广一脸淡定地点点头,犹如他身后洞壁上嵌入的元始天尊神像一动不动。
  熊哥着急又道:“可赵阔很快就会带人过来,到时候恩人就……”
  赵广摆摆手打断他道:“我就是要等他,就他还想坐上赵家家主的位置,再多给他十年的时间,他也做不到。”

  我从赵广身上看到了一种王者至尊的威严,让人看了不寒而栗。虽然我不知道赵广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但是我竟然不由自主地顺从了他的话道:“那好吧,我和熊哥就在外面,赵先生一旦有什么事情,尽管叫我们!”但熊哥还要坚持己见道:“恩人,咱们现在若是不走,一会就没有机会了。血祭大会一旦开始,整个后山将会被看守得滴水不漏,尤其是这个只能进不能出的三清殿,我们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

  赵广不以为然,淡淡一笑。
  熊哥还想要再说话,却被我拦住道:“我们走吧,赵先生自有安排。”
  完全懵逼的熊哥怔怔地看着我,意思很明显在问我赵广有什么安排,但我哪里能知道,双手一摊,我也只是出于本能相信赵广有自救之力。
  “赵阔来了,你们有危险了!”
  赵广说的话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直到现在赵阔还没有怀疑熊哥,我们怎么可能会有危险?但赵广那不漏声色的笑容却让我深深地信服了。
  “不信,你们瞧着。”赵广默默地闭上双眼,盘腿坐在地上不再说话。
  为了不被赵阔发现,我们又将洞里的一切恢复如初。果然就在我们要出洞口的时候,守洞人冲了进来,一脸愤恨地瞪着熊哥恶狠狠地道:“你完了,背叛家主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下一秒,赵阔就脚步匆匆地走进来,他的眼神首先落在熊哥身上冷言质问道:“熊一远,多年来我赵阔对你不薄,没想到你竟然敢背叛我!”

  跟着赵阔走进来的还有伍强,伍强一脸得意地看着熊哥,看来熊哥的身份被曝光和伍强脱不了干系。熊哥在赵阔身边卧薪尝胆多年,其实早就受够了,要不是为了能够多多帮助他的恩人赵广,他早就和赵阔摊牌了,此时正是机会,熊哥坦言道:“我们之间只是利益关系,说背叛恐怕不太合适吧?”
  “你!”赵阔被气得老脸通红,看样子他不仅将熊哥当作利益伙伴,还视他为朋友,只可惜熊哥将心视赵广,赵阔你只能自认倒霉了。赵阔当即下令道:“来人,都给我抓起来!没想到你小子也是赵枫的人,我倒是小瞧了你了。”最后一句话,赵阔是对我说的,我本来就是赵阔的人,活该你眼瞎没看出来。
  本来就窄小的洞口一下子又冲进来四五个人顿时把洞口堵得水谢不通,赵阔和伍强远远地躲到洞口一侧生怕被波及到。刚才赵阔下令的时候,离我们最近的守洞人兴许是想立下头等功当即就朝我们发难却首当其冲,熊哥一拳上去就将他打翻在地嗷嗷直叫,紧接着就是冲进来的那四五个人,我一个普通人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连忙躲到熊哥身后,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不影响熊哥。
  熊哥的身手果然不是吹嘘出来的,基本是一拳一个,遇到抗揍的就来两拳,三下五除二就收拾了冲进来的这几个人。赵阔一看顿时一惊,又下令道:“再来,多来几个人!”不仅赵阔下令叫人,伍强也下令叫人进来,洞里一下子又冲进十余人,他们没地站就直接躺在刚才被打倒在地还没来得及起身的人身上,这么多人都挤在这个小洞口里,抬手都非常困难,我只好躲到赵广身侧了。
  “堵也得给我堵死他们!”赵阔那凶狠的模样就如刚从地狱走出的魔鬼狰狞可怖。
  熊哥的体型相较于普通人比较庞大,但身体灵敏度极高,一挑多人绝对没有问题,但现在碍于环境有限,熊哥完全动弹不开,眼看着熊哥要被他们钳制住,我问道:“赵先生,熊哥要撑不住了,您快想想办法吧!”
  赵广的脑袋上被套了个黑布,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变化,只听他淡淡地说道:“再等等。”
  再等?再等我们就要被赵阔抓起来了,无论我再说什么话,到赵广那里都好像石沉大海了一般,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熊哥正步履维艰地替我们挡下所有来人的攻击,我却有心无力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现在我们完全被堵在了死胡同里。
  终于熊哥那像小山一样的身躯单腿跪倒在地,紧接着那犹如枪林弹雨般的攻击落在熊哥身上,我心如死灰咬牙冲过去,却被赵广喝住道:“人来了!”
  “嗯?”我楞了一下,不明所以地看向赵广,他又道:“给我解开绳子。”
  我恍然醒悟老实去解赵广身上的绳子,只听他喃喃自语道:“赵阔,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难不成赵广的安排就是这个?听到救兵来了,我心中一乐,手脚麻利了很多,三两下就解开了绳子。突然赵阔喝道:“看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跑掉!”
  要不是熊哥那庞大的身躯替我们挡在前面,我们根本就没有解绳子的机会。赵广淡定地起身摘下脑袋上的黑布道:“赵阔,束手就擒吧,你是斗不过我的!”
  赵阔冷哼道:“只有三个人的你们能有什么作为,别说三清殿了,就连这个小洞口你们也跑不出去。”
  赵广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地弧度道:“那我倒想试上一试了。”
  随后,赵广迈着潇洒的步子向前走去,我紧跟他身边,他朝洞外喝道:“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