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25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不救人?”在这话脱口之前,我特意向四周看了一眼确认没人才问的。
  “小飞你稍安勿躁,我自有安排。”
  熊哥说完就不说话了,径直向前走,我听得一头雾水,熊哥你既然有安排,那就向我透露一下啊,也好让我做个准备,这整得一句话也不说,我这心里不踏实啊,这话我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我们便抵达血祭会场。
  血祭会场的空地不大,中间有个巨大的圆形石台,石台三侧各有八个由石头堆叠的台阶,相对应的洞壁上雕画着三清殿内三位神像的画像,栩栩如生。

  听熊哥这是山洞里原有的,之前赵家人发现这个地方的时候,里面还有一本小册子,上面记载了之前这个石台上举行过的仪式,赵阔认为这是天意所为,便让人在这里面修建了三清殿,偶尔被赵阔用来小作一把,比如他玩未成年少女的时候有多次都是在这个圆形石台上完成的,我特意往上面看了一眼,竟然还有之前遗留下来没擦干净的血渍斑点。
  而且圆形石台正对的三座神像的下面各有一个出口,也不知道通向哪里的,我和熊哥进来的这个洞口又是另外一个,我不禁对这里的构造好奇起来。熊哥象征性地走上圆形石台上查看一番,上面除了一个绑人的木头桩子什么多没有,根本就没有可检查的地方,我肯定也得紧跟其后,做着小弟该做的事情,比如为熊哥在前面开路或者搀扶熊哥下来。
  见一切都没有问题后,熊哥带着我进了三座神像的其中一个元始天尊的洞口,里面的洞口很窄,只有一人宽,熊哥的身躯勉强能进,我就默默地跟着不说话,越往里面走灯光越昏暗,突然有人喝道:“什么人!”
  这突如其来的陌生男人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我原以为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的。熊哥倒是表现得很淡定道:“我,熊哥。”
  “哦,不好意思熊哥,冒犯了。”这时我们的眼前才慢慢显露出一个人脸来,这里这么狭小的空间,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冒出来的,而且透过昏暗的光线,我隐隐约约看到他身后有两座神像,一座和成人一样高,另外一座比较小也就一米高,镶嵌在洞槽里。
  “赵广怎么样?还活着吗?”熊哥问道。
  我刚才还纳闷元始天尊的洞x`ue 怎么可能有两座神像,原来那个被我误认为成人高的神像就是赵广本人,没想到他竟然被关在这里,这里的视线太差,我只能看到赵广一动不动,就跟坐化的死人一般,难怪我会认错。
  那个守在这里的男人恭恭敬敬地答道:“就在刚才又闹了一把,趁我没注意直冲着元始天尊的神像撞了过去,一下给撞晕了,没死,不知道这会醒来了没有,熊哥您放心,绝对不会耽误您和家主的大事。”

  熊哥满意地点点头,便朝赵广走过去,却被守洞人拦住了,熊哥的脸色顿时有些不悦,意思很明白你小子活腻歪了,竟然敢拦我。
  守洞人也特别有眼力见,连忙解释道:“熊哥您误会了,赵广现在津神不大正常,您这么冒然过去可能会受到危险。”
  “怎么还津神不正常了,你是怎么看人的!”熊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冷厉起来,大声喝道,“你让我们用一个傻子祭奠三座大神,大神要是怪罪下来你担待得起吗?”
  守洞人顿时不敢言语一声,自觉委屈,谁让他摊上这么个烂差事,就在熊哥继续再说的时候,突然赵广对他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用脑袋直接顶上了熊哥圆滚滚的肚子,熊哥闷哼一声向后倒退了两步。
  赵广这一下来得猝不及防,熊哥可真是遭了罪,当即表现出一副要活剥赵广的架势朝他冲过去,嘴里还骂骂咧咧道:“你丫的活得是不是不耐烦了,看我不好好让你体会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
  眼看着熊哥那壮实的一拳要落在赵广头上,我这心里也是捏了一把汗,却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去拦下,但那个守洞人却及时抱住了熊哥连忙劝说道:“熊哥您别生气,反正都是快要死的人了,您和他置什么气?”

  看熊哥这确实像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真亏得他会演。熊哥早就算到守洞人会及时拦住他,所以才自导自演了这一幕。
  “他妈的,敢用脑袋顶老子,再让你消停一会,过不了多久老子亲自送你上祭场。”
  不仅熊哥上火,赵广也上火,只不过他的嘴巴被塞住了东西,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但可以看得出情绪非常激动。
  “熊哥,您消消气,消消气。”守洞人死死抱住熊哥,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被气得面红耳赤的熊哥平复好激动的情绪后命令守洞人道:“你先出去。”
  “啊?”守洞人傻愣愣地盯着熊哥,还以为他继续教训赵广,语气弱弱地道:“这,不大好吧?万一他被打死了,家主怪罪下来我也不好交代。”
  熊哥不屑地白了守洞人一眼,冷声道:“我下手轻点,会留他一口气的。”
  “这……”守洞人又是一愣,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最终还是熊哥怒喝了一句,硬生生地把守洞人吓退了出去。
  洞里只剩下熊哥和我,还有被绑住的赵家前家主赵广,谁也不说话,静悄悄的,我看看熊哥,又看看赵广,然后再看看熊哥带着复杂的心情盯着赵广,就这样一直保持沉默了半分钟。
  “我们……”我开口说话欲要打破这宁静的气氛,却被熊哥咕咚一声双膝跪地吓到了,这是怎么个意思?为了以防万一,我赶紧跑去洞口守着,生怕守洞人扒着门口偷看,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守洞人真的偷摸往我们这瞄了,幸亏被我及时发现赶出去,才避免我与熊哥暴露的危险。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守洞人也不敢进来了,这下我才放宽心,不过熊哥的一大惊人举动确实把我吓楞了,这都新时代了,报恩还搞这一套?
  只听咕咚一声,那两只厚重的膝盖结实地撞在石头地面上,我紧皱眉头,似乎感觉到了自己膝盖内部有骨头磕碎了,看着都疼,但熊哥丝毫不管不顾,直接扬言道:“恩人在上,请受我熊一远一拜!”
  熊哥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感情与气势都在,赵广也一脸懵逼地愣住了,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嘴巴还在被堵着,我赶紧上前帮他取出来,却硬生生地遭到了拒绝,而且我的肚子上还白白地被他撞了一下。
  这种哑巴亏我只能硬生生咽回去,还得忍着疼痛解释道:“赵先生,您别误会,我是赵枫派来救您的。”这话一出,赵广完全傻眼了,内心有很多疑问却又说不出来,我一边安抚赵广一边为他取下塞满嘴巴的黑布。不过取完黑布后,我立马跳到离他一米之外的地方,刚才赵广朝我肚皮上搞了个突然袭击,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生怕他再次对我发难。
  “赵枫派来救我的?”赵广疑惑地反问我们道。
  “人济城堡守卫森严,易守难攻,你们打算怎么救?”先前被绑住的赵广疯疯癫癫,胡子拉碴,跟个糟老头似的,现在恢复正常的赵广神情淡定,言行举止一派大家之范,他身上冥冥之中散发着让人生畏的威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