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找到副市长的那栋房子,一眼看到站在门口等我的保姆,她隔着栅栏门问我是何小姐吗,我说是,她打开门侧身迎我,“太太等您呢。”

  宝姐告诉我副市长属于有色心没色胆,被太太管得很严,副市长太太娘家没多大势力,私底下的生意也是副市长给当后台,不过两个人二十多岁结婚到现在感情还算可以,副市长听老婆话听惯了改不了,太太基本独当一面。
  想要巴结副市长,除了投其所好,背地里偷偷摸摸送女人,就得从太太身上下手。
  据说有些副级想提正走副市长的后门,在自己公寓安排女人,以请客吃饭为由给他提供玩乐**的场地,完事了再开车送他离开,这隐藏措施做得很好,以至于这么多年副市长好色这件事,内部心照不宣,外界一无所知。
  我进入客厅把礼物交给保姆,副市长太太从二楼正下来,她笑着握住我的手,“周局长刚回来,你这么急着来干什么,还不在家里好好热乎热乎。”
  这些官太太喜欢稳重乖巧的女人,轻浮放荡的她们结交了担心惹祸害,尤其自己就是那样的女人,更避讳。
  我轻声细语说就是他让我来的,我随口提了过几天要来拜访您,他让我不要食言,还嘱咐我带一些南通的特产,我看他这么上心,赶着就过来了。
  “周局长会办事,难怪你也这么体贴。”

  我看着副市长太太那张慈眉善目端庄贤惠的脸孔,想起她那晚在风流艳事地下会馆骑在鸭子身上肆意交欢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不知道笑她还是笑这些名流权贵的虚伪。
  她拉着我在沙发上坐下,保姆端上两杯茶,我拿起杯子和她轻轻碰触了一下,副市长太太问我茶香吗,我说不懂茶,但很好喝。
  “茶水苦不苦,日子甜不甜,自己最清楚,官太太就得有官太太的度量,何小姐虽然还不是正室,但以后的事说不准,自己的男人是官,该装糊涂就得装。”
  她喝了口茶迟迟没有咽下去,苦得直皱眉,“官场这口大锅,什么东西放进去都能熬烂,铁骨铮铮清廉志向,在官场一文不值,真正有价值的就是权力,而权力一旦有了人就变了。”

  我感慨说夫人是有大智慧的女人,官场是人世间最大的染缸,官场对男人的腐蚀太可悲了。
  我说着话握住她的手,“夫人,我有个不情之请。”
  她放下茶杯从右侧高台上捧起一株盆栽,拨弄修剪着,让我说来听听。
  “容深的性子得罪人,想搞他的同僚太多了,我劝他也不听,他就是固执。”
  副市长太太在我说话的过程里,已经把那株盆栽修剪得整整齐齐,她盯着最上面一朵花说,“自古以来功高震主是很大的忌讳,周局长在基层口碑好,他没有直接索贿,刑侦的能力又出众,放眼省内有几个比他更厉害的,何小姐应该知道省委早就盯上他了,他不出事就罢了,一旦出事就是翻不了身的大事,一层层高官,会把他按得死死的。”
  官场生存法则是适当的污浊,太贪法不容,太清廉同行不容,掌握好一个度不是那么容易的,政治和赌博差不多,小怡情大伤身,在高速旋转的染缸内过分清白反而寸步难行。
  周容深以他老婆名义开公司,只要他手没乱伸,他的乌纱帽就是干净的,就碍了别人的眼睛。
  我问她能否麻烦副市长多多保他,其他的好商量。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的佣人,唇角勾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我这才故意提高声音,“新来的民间戏班子,都是土折子戏,地方味道浓郁,大剧院的戏不如这个有意思,夫人如果有空,我带您去看看。”
  保姆听到探出头问现在走吗,我说我会照顾好太太的安全,看了戏就送回来。
  副市长太太上楼换了身衣服,叮嘱保姆不要给她打电话影响看戏,也不要和市长说。
  保姆目送我们上车,等出了别墅区我问她去哪里,她说还去风流艳事,带我玩儿点有意思的。
  我上次来去匆忙,这家地下会馆很多项目都没见到,她是常客,轻车熟路带我进了一间开放式的大型包房。
  里头已经有不少人在,比晚上还热闹,都是四五十岁的肥婆太太们,烫着头叼着烟卷,一屋子腥气。
  一张两米多宽的大库上有三个鸭子,一个跪在上面,另一个从后面穿透了丨肛丨门,还有一个在被干的鸭子面前晃悠着自己的家伙,让那个鸭子舔。
  围观的富婆很兴奋,纷纷朝上面扔钱和首饰,大声说如果舔出来再加一万。
  跪在库上被前后贯穿的鸭子有些痛苦蹙眉,发出嗯嗯的求救声,显然从后面捅他的那个鸭子吃了壮阳药,家伙大得惊人,足有成年男子手腕那么粗,丨肛丨门又小又紧,每抽动一次都能看到几滴血渗出来。
  往他嘴里C`ha 的鸭子被钱剌激得无比兴奋,疯狂挺动腰身,在白灯下几颗硕大的镶珠泛着亮光,把他的家伙衬托得更勇猛,引爆底下富婆惊叫连连。

  跪着的鸭子很快受不住了,倒在库上惨白着一张脸干呕。
  富婆们有些不满,问还行不行了,如果停了就不给钱了,两个鸭子立刻强迫他爬起来,继续狂野侵犯着他。
  副市长太太有滋有味看着这一幕,我心里泛起一阵恶寒,这些女人的口味也太重了,男女都不满足了,竟然要看同**合,这是欢场最恶心最残忍的项目,被剌入丨肛丨门的鸭子到最后往往大小便失禁,丨肛丨门脱落都是常有的事。
  娱乐界姓朱的偶像小生就因为傍了一个作家想搞资源,被玩成了肛裂,很多伺候男客人的鸭子都有这个病,**导致的不能治愈,以后拉屎都成了困难,疼得撕心裂肺。
  保镖将晕死的鸭子抬下库,经过身边时我看到他红肿的臀部上都是鲜血混着粪便,丨肛丨门脱离出来,吊在股沟上,随时要分开一样。
  我脸色一变,缓了半天才忍住没吐。

  前面的富婆回头看了一眼,有点惋惜,“这鸭子多大了。”
  一个现场倒酒的服务生说十七岁,新入行的,都欺负他,就只能当受。
  十七岁的未成年鸭子,这可是大忌,要是真玩儿死了场子得吃官司。条子对小姐鸭子很不耻,这些人的命案他们都不放在心上,可如果是未成年被迫害致死,这就另当别论。
  副市长太太看我脸色变了,她问我身体要紧吗。
  我说刚才那鸭子是不是死了。
  她说那有什么关系,这种地方每天都死几个。
  我有些激动说那才是十七岁的孩子,这些人都没有人性吗!
  副市长太太讶异看向我,她打量我许久,而我的叫喊声也惊动了前排对刚才这场交欢意犹未尽的富婆们,她们纷纷扭头看我,脸上是排挤和反感,“跑这儿装什么救世主,不乐意看走啊,谁让他们当鸭子,鸭子就是给人玩儿的。”
  日期:2017-08-22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