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司机为他拉开车门,他正要弯腰进去,又忽然想起什么,“她不是很得空,不如何小姐先不要拜访了,至于今天的事,我也是陪下属过来,我对这种地方是没有多大兴趣的。”
  我点头说自然,这种无聊的话,我也不会讲。
  他很满意我的聪慧识趣,朝我笑了笑,钻入车中离去。
  如果不是我和周容深堵住了他,他今夜一定会在这里惬意享受良宵,显然好事被搅也没有兴致了,还不如匆匆离去,坐实他不感兴趣的说法。
  这次碰头对周容深好处很大,见过自己最肮脏虚伪的一面,就会成为这个人心中的自己人,自己人是一定要保的,他是省委高官,但没有实际兵权,而周容深掌控着整座城市的公丨安丨调动权力,这也是吸引他的地方。
  司机送我回到别墅,给周容深发了报平安的短讯,他向我告辞后离开,我一个人上楼,推门进入空荡漆黑的房间,面对着毫无温度和响声的死寂,特别想哭。
  我没有开灯,就蹲坐在阳台上,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整个人失魂落魄,连呼吸都很艰难。
  这两年周容深也经常不回来,各个区结案报告需要他审批,每天都有大大小小开不完的会,视不完的察。
  我那些夜晚觉得很想他,但不难受,因为我知道他总会回来,他的世界里除了他妻子,就是我,甚至他的妻子都不是我的对手。
  而现在我慌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个女人要来分享他,或者干脆把我踢出局,彻底从我身边夺走他。
  外围之间的竞争如果用激烈形容,情妇之间的厮杀就是血腥了,女人为了争夺宠爱和地位,美丽的脸孔可以变成一只狰狞的厉鬼,吞噬掉自己的情敌。
  我这一刻好想他。

  外面一声惊雷后下起了雨,雨水很冷,噼里啪啦砸在玻璃上,溅落在我的身上,闪电晃过我的眼睛,我知道我的眼睛起了一层水雾。
  保姆敲门进来给我送牛乃,她看到我跌坐在雨水中,立刻惊呼一声搀扶我,她把我扛到库上,为我擦拭着脸上和头发的雨珠,我吸了吸鼻子呆滞问她几点了。
  她说快两点了。
  她问我周局长怎么没有回来。
  我拂开她的手,“他今晚不会回来了。”

  保姆还想再问什么,我躺在库上闭了眼睛,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
  我彻夜未眠,像是丢了三魂七魄,七点的钟声敲过,门被人推开,我以为是保姆,告诉她出去,进来的人一声不响,直到走过来站在库边,伸手要扯我头上的被子。
  我有些烦躁主动从被子里钻出来,当我看清楚周容深那张逆着阳光的脸,忽然间停滞了所有动作。
  他沉默了片刻,手指从被子上移到我脸上,在我憔悴的眉眼间抚摸了一会儿,还是那样熟悉的温度和触感,我心里疼了疼。
  “回来了。”
  我哑着嗓子问了这一句,他脱掉身上的衣服,转身想要去浴室洗澡,我盯着即将吞没他身体的门,哽咽着大声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周容深听到我这声质问扭头看我,我和他隔着虚无透明的空气对视,他蹙眉问我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我不依不饶说你还要我吗,你会抛弃我吗。
  我手指死死嵌入被单里,我真怕他默认,我不知道如果他真的不要我了,我该怎么乞求他留下我,我更不知道失去了周容深的何笙,即使拥有那么多钱,又该去哪里生活。
  我早已不是贪财的那个我,我想要的太多了,钱似乎在这两年里变成了我最不需要的东西。
  我对宝姐说过,我再不会为了钱去做什么,我只会为了周容深豁出一切,宝姐嘲笑说如果你贫穷,你还是会觉得钱最重要,除了钱其他东西都是王八蛋,你不动他也会跑,别人勾一勾他还会跑,只有钱你不花就堆在那里,顶多贬值,而不会失踪。
  我承认是这样,可我过了一段极其富庶奢华的生活,随随便便一套珠宝就数百万,只要是这座城市里的名品店,上新第一时间会给别墅打电话,询问何小姐要不要,然而我穿戴它们也没有多大感觉,除了别人的阿谀奉承艳羡嫉妒,远并不如周容深带给我的快乐多。
  我的人生因为他花团锦簇,从黑暗里浮沉上来,接触到了第一缕阳光,阳光是美好温暖的,是让我留恋沉迷的。
  我爱他已经胜过了爱钱。

  如果有人要强行从我的世界里把他夺走,我会和她拼个你死我活,输我认了,但我绝不会罢休。
  周容深打开浴室的壁灯,阳光被白色的光线遮掩冲淡,他整个轮廓都有些不真实,他看着我,他说只要我听话,我永远都是他的女人。
  我听到这句忍不住从库上冲过去,跌跌撞撞扑进他怀里,我死死抱住他,闻到他身上浓烈的兰花香味。
  这一刻我尝到了大喜大悲,地狱和天堂交缠的滋味。
  那股不属于我的香味令我觉得浑身疼痛,好像被什么东西碾过一样。
  女人还真是不能被宠坏,麻爷当初每个月都要带回来几个干女儿,全都是清一色的贱蹄子,为了争宠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不择手段斗她们,压得她们在我面前苟延残喘。

  那时我不难受更不痛苦,千娇百媚不过为了钱,麻爷就算死我都不会掉泪,只会觉得他活该。
  是周容深把这一切都推翻了,唤醒了我以为自己早就黑透了的心。
  周容深说我让他的生活变得有了颜色,他何尝不是让我从魔鬼变成了凡人。
  我哽咽着问他,“你喜欢昨晚那个女人吗。”
  他绵长的呼吸喷洒在我头顶,好像一团火包裹了我。
  我仰起脸看他,“这里还是我们的家,你会回来,你不会不要我对吗。”
  他捧着我的脸为我擦了擦眼角,告诉我不会,他不舍得。
  我挤出一丝笑容,在心里安慰自己周容深只是对那么美丽的女人动了心,花钱睡一夜而已,哪个权贵名流没几个二乃炮友发谢欲望消遣娱乐,何况有我在,她连二乃都算不上。
  我也不是清清白白的良家妇女,几年前跟过那么多男人,最开始就是我配不上周容深,我知道自己把他给弄脏了,他不嫌弃我,我什么都能忍。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不能给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可趁之机,混这圈子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周容深躺在浴缸里洗澡,我还像往常那样给他搓背按摩,他身上没有乱七八糟的痕迹,只是胸口染着两道指痕,我也分不清是我前天晚上留下的,还是昨晚那个女人留下的。
  我特别留意了他脱下的丨内丨裤,上面倒是很干净,我其实挺担心他被外面女人算计的,要是怀了孩子就麻烦了,毕竟昨晚过去我们都没想到周容深会看上一个女人,谁也没带套子,假如女人心机够重,迷惑了周容深,我恐怕要被她搞下台了。
  这两年我都没敢怀他的孩子,就怕适得其反,可外面女人为了上位就不好说了,毕竟周容深这种各方面都好的金主,也不是那么容易碰上的,这两天我得亲自带人过去一趟,警告她几句。
  周容深洗了澡去市局办公,我也挑拣好礼物从别墅离开,直奔副市长的公家庄园。
  市里和省委的一二把手都住公家大院,独栋别墅,门口安保很严,我在保安室给宝姐打了电话,她撂下后替我通知了副市长太太,这才放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