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接过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我已经熬到今天的位置,升不升职我不看重,市长您以后多给我点任务,让我过过办案的瘾,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嘉奖了。”
  副市长听出他话里有话,脸上表情更尴尬,“按说你的身份不该出这趟公差,可你是不是得罪了刘厅长,他在省委强烈推荐你,说你经验丰富能够安定军心,我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他刚调过来嘛,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当初要是不这么清高,现在他的位置就是你的。”
  我笑着拿起另外一杯酒,依偎着周容深甜笑,“都说市长是好官,下属很爱戴,以后有什么你多多麻烦市长,他这么惜才,一定会力保你。”
  我的恭维让副市长很受用,又是在这样风流高兴的场合,他大笑着点头好说好说,都是自己人。

  周容深和他又聊了几句,怕打扰副市长一会儿的安排,就借口还有事带着我离开了。
  我们走出贵宾区再次路过酒林肉池时,那个美艳绝伦的女人还在里面,她躺在一艘花朵编织的小船上,拂动在中央飘飘荡荡,她手指时不时拨弄起一点水珠,朝着岸边看客的身上泼过去,却不在任何男人的脸上停留,只是逗弄一下。
  周容深脚下不由自主停住,他沉默注视着这一幕,那个女人也恰好朝这边张望过来,我从他们对视的目光里看到了一丝电光火石,周容深眼睛里的东西我见过,我挽着麻爷的那个晚上,他也是这样的目光。
  妈咪看出他的动摇,笑眯眯凑到跟前,“老板,恐怕不凑巧了,您离开这阵有几位爷点了她,我正…”

  她话没说完,周容深摸出钱夹,抽出一张卡递给了妈咪,妈咪愣了愣,周容深说,“可以买两只我的腕表。”
  妈咪一听兴奋得五官都在颤抖,她搓了搓手赶紧接过去,在他耳朵旁边小声说了句什么,周容深面无表情,妈咪跪在岸边朝那个女人招了招手,“这位大老板今晚上出价最高,你快上来。”
  女人似乎早就预料到周容深抗拒不了她,她脸上没有多少惊讶,仍旧是千娇百媚的笑着,她胸前的花环已经被酒水浸湿,松松垮垮勾在汝房上,缓慢朝这边游过来,到达周容深面前的岸边停下,仰起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近距离打量后她这个男人很满意,唇边的笑容更深,什么都没说,伸出一只手,那只手涂着紫红色的甲油,衬托得她万种风情,我听到周容深一声略微冗长的呼吸,他握住那只手,将她从酒水中捞了起来。
  女人洁白削瘦的玉足踩在周容深锃亮崭新的皮鞋上,她和他只剩下几厘米的距离,她呼出的热气是兰花的清香,她汝房上挡住的花环也是白兰花。

  她眼睛笑得眯起,汝房上的花环在这时坠落下来,周容深眼疾手快托住,她小声说,“我今晚是不是你的。”
  这一幕窝得我心里钝痛,可我没法子,我只是他的二乃,他老婆都没法阻止他包养我这件事,我有什么资格干预他睡别的女人。
  说来说去怪我自己,是我带他来的,可能这是命,我为了保他的仕途陪他来应酬,他则掉进了妖津的红唇诱惑。
  我独享他两年多的宠爱,按说该知足了,他能包我也能包别人,他这个身份想要天仙都行,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二乃拒绝所有女人呢。
  道理我都懂,可心口还是有些不受控制的失落疼痛。
  那个女人从酒池内上来后,岸边的男男女女都朝她看过来,当她抱住周容深的腰,妈咪便侧身挡住了她不让那些人看,笑着说上楼去陪这位老板好好聊聊,可不要辜负了人家花费的重金。
  女人媚笑着凝视他的唇,“你是我见过的最迷人的男人。”
  周容深目光在她脸上停留很久,五彩斑斓的灯光将她笼罩得像一株盛开的夜来香,楚楚动人,幽香入骨,等待着爱花人的采撷。
  周容深将那个女人推开一些,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让司机先送你回去。”
  我心里猛地一沉,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他招手叫来站在不远处等候的司机,吩咐他送我到别墅给他一条短讯,司机点头向我走来,“何小姐,我送您。”
  妈咪喜滋滋握着那张卡,指了指酒林肉池后面一趟幽暗的楼梯,“上面有最好的包房,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来我们这里的客人,就没有不满意的。”
  那名长相实在太美的女人挽住周容深的手臂,拉着他走向楼梯,我握紧的拳头在这时松开,虽然早想过建立在肉体上的喜欢终有一日会走到尽头,被磨灭得越来越浅,但来得这么突然,还是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转过身跟着司机走出大厅,外面的夜色很深,已经开始泛起雾气,像是积蓄着一场狂风骤雨,我站在原地仰起头看了许久,果然是没有一颗星星,黯淡无比的天空。
  “你跟了周局长多久。”
  司机回答我四五年了,从副局升任正局后,他就跟在身边接送。
  “他身边是不是一直没有女人。”
  司机说周局长不是一个流连在美色里的官员。
  他顿了顿笑着看我,“也只有何小姐这种除了美貌还很聪慧大度的女人,才能够让周局长欣赏。”
  我余光看了看他,知道他在提醒我大度,遇事儿把心放宽,容纳挤入到我生活里的其他女人,周容深会更看重我。
  哪个高官没有几个情妇,天津一个武姓公丨安丨局长倒台后,查出有五十八个二乃,其中六个为他生了孩子。
  周容深够对得起我了,这两年他把所有的疼爱与时间都给了我,有句话叫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他老婆心里有多恨我,终于也轮到我尝尝无能为力的滋味了。
  我还能指望自己霸占他一辈子吗,我何笙有手段,可还没修炼到把男人掌控得死死的那么大本事。
  我笑了一声,“这世上的漂亮女人太多了,情场没有永远的赢家。在圈子里混这么多年我以为自己看得很开,但真到了这一步,怎么心里空落落的呢。”
  司机知道我不舒服,低着头没有再说话,直到我脖子仰得酸痛,才挪动脚步朝着汽车走过去,我身后在这时忽然响起一道男声,他说留步。

  我转身看着霓虹闪烁的门口,副市长带着一名助手从台阶上走下来,助手去开车,他则面对我停住。
  司机向他介绍我姓何,副市长这才开口,“何小姐,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我收敛起失落的情绪,换上一副笑脸说,“副市长这样的贵人,怎么可能见过我这平头百姓。”
  他若有所思盯着我想了一会儿,“觉得很眼熟,也许我记错了。”
  我之前当外围混场子时,估计是在哪个场合撞过这位爷,当时我浓妆艳抹,气质也比现在媚俗,脱胎换骨后他认不出也正常。
  “市长太太最近有空闲吗。”
  他听到我提及他老婆,脸色有些变化,“何小姐和我夫人还认识。”

  “通过一个富太太在美容院碰到过,和市长太太很投缘,不过不熟悉,听说市长太太也是信佛的人。”
  副市长摆手,“妇人之仁,佛根本就不存在,有什么好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