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7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律师要给我做保释,但是陈玲拒绝了,她说我现在在看守所里是最安全的,我现在很相信她,她说是对的,那就是对的吧,我现在感觉只要她是站在我一边的。
  我办理了手续,就被收押了,被送进看守所之后,陈玲在门口跟我说:“别怕,我们有人证,现场虽然有你的指纹,但是你并没有作案动机,就算是告,我们也不怕的,看到了没有,那个丨警丨察都不敢为难你的,只要有钱,有律师,我们就没事。”
  我点了点头,我说:“谢谢你。。。”
  说出这几个字,内心舒服多了,陈玲伸手拍拍我的脸,没有再说什么柔情的话,直接就走了,田斌打开看守所的门,把赵奎推了进去,我也要进去,但是田斌跟我说:“我相信你没有杀五爷,没有这个必要,但是希望你能洗清嫌疑吧。”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不觉得你是担心我。”

  “你这种人死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同情,我只是不想你们斗起来,内斗会死很多人的,我是丨警丨察,只想一方太平,所以,你最好真的没有杀人。”田斌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那就谢谢你去找证据帮我证明清白吧,如果你没办法帮我洗清嫌疑,真的会死很多人。”
  田斌把我推进去,冷脸看了我一会,就走了,我坐在大通铺上,几个人看着我,说:“新来的,过来。”
  我看着一个身上有纹身的人,他们招呼我过去,可能是赵奎个子高大,所以他们不敢欺负赵奎,看我瘦小,就想来欺负我。
  我没理他,直接靠在墙壁上,对方有点火了,说:“草拟吗的,小子还挺有脾气啊。”
  他说着就过来了,伸手要抓着我,赵奎直接一脚踹了过去,踹到了他的肋部,踹的他撞在墙壁上然后趴着,几个人站起来,冷冷的看着赵奎。
  “妈的,找死啊,敢动我大哥?”赵奎冷眼说着。
  这个大汉站起来,指着我,说:“你混那的?”
  我没有说话,把衣服脱掉,放在通铺上,我看着他们几个脸色变得铁青,纷纷后退,我说:“混马帮的,二锅头,有意见吗?”

  几个人纷纷摇头说着,我躺下了,可能是我背后的伤疤吓到他们了,我说:“我睡觉喜欢安静。”
  “知道了,知道,都他妈的别说话了。。。”
  我听着一阵的叫嚷的声音,很快就安静下来了,我躺在通铺上,闭上眼睛,我回想着马欣的嘴脸,那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这么恶毒,我实在想不到,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我其实就不应该救马欣的,我根本就没有能力除掉马欣,所以有那么好的机会让她死,我干嘛要救她,妈的,我现在很懊恼,也很愤怒。
  我为马帮做了那么多事情,上刀山下火海,什么事都做了,马帮一片太平了,我们就等着做生意发大财了,但是马欣就杀出来了,要抢走我所有的果实。

  不过,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光哥,我看到他的眼神的时候,我吓到了,也寒心了,真的,我以为他会义不容辞的支持我,但是他犹豫了,甚至对我产生了愤恨。
  我现在开始回想马欣的那句话了。
  我救田光回来,会后悔的,但是我现在没有后悔,依旧没有后悔,我觉得我对得起我的内心,我就比较好受,如果我不救田光,我的内心会过不去,我会在自责与纠结之中过一辈子。
  牢狱的生活,让我安静下来,瑞丽的阳光还是那么刺眼,我跟赵奎每天要出去运动,看医生,接受询问,虽然看着忙碌,但是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闲置中度过。
  陈玲没有来看我,外面的世界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我突然觉得放松了下来,心情虽然还是郁积,但是没有那种疲于奔命的感觉了。
  但是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我还是想要尽快出去,解释清楚,把马欣的诡计给戳破。
  我在看守所呆了十五天之后,我被释放出去了,田斌把我带出去,在看守所的门口亲自跟我说:“马武的死,法医已经鉴定了,属于心肌梗塞,算是意外死亡,但是导火索是被人拔了氧气罩,在氧气罩上有你的指纹,但是却没有找到剪断氧气罩的凶器,所以,我们没有证据起诉你,不过,马武的家属已经提起上诉,要告你谋杀,你做好准备打官司吧。”
  “五爷真的死了吗?”我迷糊的问了一句。
  田斌皱起了眉头,说:“看来你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他确实死了,是死在你的手里,还是他的女儿手里,没有人知道,只有你们自己清楚。”
  我点头,我说:“你不打算管吗?”

  “我只救好人,坏人死在谁的手里,我都觉得无所谓,而你们帮会的事情,我们也不会管,因为你们自己会把对方杀掉,到时候,我在收拾活着的人,把你们一网打尽。”田斌认真的说着。
  我看着田斌 ,不知道他是狠毒呢,还是太坚持自己所为的正义,我看着陈玲的车来了,就准备上车,田斌说:“你有个厉害的老婆,岳父,打点了很多事情,才让你这么顺利的没有被起诉,我相信,你没有杀马武,所以,我不追究,也不会继续查下去,但是记住我的话,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杀了好人,我一定会查下去,把你送进监狱里。”
  我笑了笑,说:“谢谢。。。”
  赵奎给我打开车门,我就上了车,陈玲坐在后面,让赵奎开车,离开看守所之后,陈玲说:“没事了,他们证据不足,最重要的机关没有起诉你,所以你没事了。”
  “重要的不是这些丨警丨察起诉不起诉我,而是那个贱人。”我愤恨的说。
  陈玲拿出来化妆盒,说:“你是混事的,人家搞你,你害怕搞不赢吗?我觉得,你应该能赢过那个女人吧?”
  我没有说话,对于陈玲来说,丨警丨察是最难缠的,但是对于我来说,马欣是最难缠。
  我的电话响了,我打开看了一眼,很多电话,马炮,太子,马帮的一大批人,都给我打电话了,唯独没有田光了,我很郁结,看来,他真的生我气了,毕竟,我搞了他的女人。

  我接了电话,是马玲的电话,我说:“喂。。。”
  “妈的,爸爸到底怎么死的,你告诉我。”马玲愤怒的吼着。
  我说:“你妹妹杀的,在我面前拔掉了你父亲的面罩,看着你父亲死的,他要我的命,我跟你说过了,信不信由你。”
  “来灵堂,来打蜡村灵堂,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跟我妹妹对峙,妈的。。。”
  我看着挂掉的手机,陈玲说:“别去,现在这个女人不理智,没有结果的,去了,你就会被包围,到时候,出什么事情,没有人能预知的。”
  我说:“去打蜡村。”
  赵奎看了我一眼,说:“我叫兄弟。”

  “叫什么兄弟?老子是马帮的二锅头,马帮的人就是我兄弟,回自己的家怕什么?”我吼道。
  赵奎没有说话,调转车头,但是却开始打电话,我知道他还是担心,给我们的兄弟打电话,陈玲看着我,说:“你能不能不要任性?听我一句话行不行?”
  我说:“你害怕啊?”
  “是的,那个女人既然要对付你,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让你离开?只要你去了,我觉得你就有去无回。”陈玲认真的说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