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7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些女人跟着笑呵呵的,五叔恼了,站起来,吼道:“笑什么笑?妈的让你们全怀孕,让你们没活做啊。”
  我听着也噗嗤一声笑出来了,其他人笑的更欢了,五叔老脸通红,坐下来大口喝酒,这个时候赵奎进来了,说:“飞哥,太子来了。”
  我点点头,赵奎就出去把太子请进来了,我看着太子一个人进来,所有人都沉默了起来,都严肃的看着太子,我说:“不用紧张,太子是我拜把子。”

  “各位长辈好,我是邵飞兄弟,以前有什么误会,都过去了,我跟邵飞拜把子,他有事,我跟着扛,我有事,希望各位也能尽心尽力。”太子严肃的说。
  “就不知道你老子知道不知道啊。”马文不屑的说。
  太子笑了一下,说:“我是我,他是他,东马归我管,我说话就算话。”
  “好,就凭你这句话,老子就要跟你喝,一打,敢不敢喝?不喝的是孬货。”马炮嚣张的说着。
  太子当然不受激了,就说:“拿盆来。”
  几个女人起哄出去拿盆,然后开酒,把酒都倒进盆了,马炮把盆端起来,说:“先干为敬。”
  他说完就把盆往嘴里灌,太子也丝毫不示弱,端起来盆就喝,两个人如牛饮水,看的我们都有点咋舌的。
  女人们都在拍手叫好,我看着觉得真牛逼,我是不能这么喝,过了一会,马炮把盆放下,太子也放下了,说:“不爽啊,在来一打吧?”
  马炮有点惊讶,说:“歇歇,歇歇,唱唱歌。。。”
  我听着就奇怪,我说:“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恨不得别人跟你喝,今天有人跟你喝,你居然还要歇歇?认怂?”

  “去你妈的,你背后被开一刀你试试看?”马炮不爽的说着。
  我听着就点头了,马炮被太子砍了一刀,也难怪,太子说:“对不住了兄弟。”
  “哎,别说对不住,不打不相识,你挺牛逼的,老子喜欢你,来,抽烟,我们瑞北,美女多,你看,都是美女,晚上打几个?”马炮拉着太子说着。
  我看着太子跟马炮玩的也挺好,就放心了,我还担心马帮的人没办法接受太子,但是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也跟着太子他们喝酒,唱歌,大家都玩的很开心,今天就是庆祝的,大家吃喝玩乐,开心就好,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我跟太子之间能成为兄弟,一个星期之前,我还在想着怎么弄死他,他也想着怎么对付我,但是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就成了兄弟。
  我玩的正开心的时候,赵奎走了过来,拿着电话说:“飞哥,医院说五爷又醒了,这次清醒的时间很长,好像还在说遗嘱的事情。”
  我听到赵奎的话,立马站起来,跟着赵奎走了出去,我没有跟其他人说,五爷虽然醒了,但是神智是不是清醒的很难说,关于遗嘱的事情很重要,我不想马欣在五爷面前搞什么鬼,害怕他在五爷不清醒的时候教唆五爷修改遗嘱,所以,我必须要尽快赶过去。
  车子在黑夜之中来到了医院,我着急忙慌的朝着五爷的病房去,到了病房的门口,我敲了敲门,就推开进去了,我看着马欣坐在床边,一动不动,我就走过去,我说:“五爷醒了是吗?”
  马欣点点头,并没有说话,我看着五爷的脸上有点痛苦的神色,呼吸面罩被扯下来了,我说:“为什么不给他戴上呼吸面罩?”
  “想要他死啊。。。”

  我听到了马欣幽怨的声音,就有点惊诧,我说:“你疯了?”
  “是的,我是疯了,你知道他醒了之后,一直在说什么吗?不要给马欣股份,不要给马欣股份,我疯了,我真的疯了。。。”
  我听着马欣幽怨的声音,就倒抽一口凉气,真的疯了,我急忙去抓着呼吸面罩要给五爷带上,但是我拿起来的时候,看着五爷面色极为难受,呼吸也变成齁喽,非常的痛苦。
  我吓了一跳,我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我急忙把呼吸面罩给带上,但是带上之后,结果是一样的,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看着五爷痛苦的挣扎着,我就有头皮发麻,为什么会这样。。。
  “你早就知道我爸爸不会给我股份了,是吧?”马欣冷冰冰的问着,她站起来看着我,表情冰冷的像是扑了一层寒霜,眼神里的怨恨,像是刚刚从地府里爬出来的厉鬼,要找人索命,可怕,真的好可怕。
  我说:“五爷的决定,以前我还不理解,现在我终于知道五爷的用心了,你这个蛇蝎毒妇。”
  马欣笑了起来,笑的很怨恨,她幽幽的说:“我是蛇蝎?对啊,我就是蛇蝎啊,你早就知道的,但是你还是不爱我?活该你被咬,我就是个蛇蝎,从头到尾都在骗你,重头到位都是在阴你,重头到尾我所想得到的都是权利,金钱,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从来都没有。”
  我听着马欣的话,呼吸有点急促,我看着他冷若冰霜的脸上,挂了一层泪珠,他冰冷的哭着,我轻微的摇头,我说:“你说的是反话,你爱过我,你要的不是权利金钱,是不是?”

  马欣的嘴角微微上扬,转身看着五爷,我也看着五爷,他的呼吸很长,变得很痛苦,我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我看着头就有点疼,这种感觉,这种下场,让我有点后怕,我愣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
  “邵飞,我害过你几次?”马欣问我。
  我皱起眉头,我说:“两次。。。”
  “对啊,是两次,第一次是在我爸爸的餐厅里,我害你差点就被肥猪张揍了,第二次是找万龙,差点害死你,这是第三次。。。”马欣平淡的说着。
  我听着马欣的话,就深吸一口气,我知道,她要开始了,她要做什么?
  “邵飞,那天晚上,你知道,我开枪是打死了谁吗?”马欣问。
  我摇头,我说:“你别疯了,快去找医生。”
  我说着就后退,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去找医生,我被马欣的恶毒吓坏了,她连自己的父亲都杀,我想起来之前五爷对她的好,我内心就不寒而栗,这样的女人,我还爱过她,真的,太可怕了。

  “别急,邵飞,他已经不行了,早就该死了,所以就让他帮我最后一次吧,不要急,还有几秒钟就差不多了,在多呼吸两口吧,我亲爱的爸爸,你那么爱我,就爱我到最后吧。”马欣有点可怕的说着。
  我看着她那可怕骄作的样子,就不停的后退,直接装在了墙壁上,我转身就要走,突然听到一声闷响,我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马欣的脸上流血了,额头上都是鲜血,他手里拿着一个吊水的瓶子,狠狠的砸在她的头上,我看着鲜血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来,但是她感觉不到痛一样,只是微笑着看着我。
  那诡异的脸色让我不寒而栗,我深吸着一口气,我说:“你疯了,马欣,你真的疯了。。。”
  马欣凄惨的笑着,说:“邵飞,你才疯了,你为了坐总锅头,你杀了我爸爸,还要杀我灭口,你才疯了,只要你在等几年,马帮就是你的啊,你为什么要这样着急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