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7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表皮料。。。”我无奈的说着。
  吴彬看着我,眼神有点复杂,在我看来,像是愤怒,他看着料子的切口,一句话都没说,我看着想笑,但是却只能忍着,虽然幸灾乐祸,但是却不能当着他的面笑的。
  料子是沿着蟒带切下来的,已经切到蟒带里面的帝王绿的色了,但是下面的切口有点意思,里面的肉质全部都是水沫子,也就是伴生料,颜色,只有表皮上有,我看了一下,帝王绿的色没有进入肉里一厘米,只能算是在表皮上挂了一层料子。
  这也就说明,另一半料子也是一样,里面的肉质根本就没有绿色,所以,这一刀直接就切垮了,也难怪吴彬的表情会那么难看。
  我说:“对不住了吴先生。”
  “没什么对不住的,赌石就是这样,一刀穷一刀富,输了就是输了,我输得起,邵先生,我们走了,下次有好料子在来找我吧。”吴彬果断的说着。
  说完就把料子丢在切割台上,我说:“带着回去吧,可以扣珠子,能做个手串,也是上千万的手串。”
  听到我的话,吴彬看着料子,肉疼,他嘴角抽搐,很不甘心,我心里觉得好笑,他之前签几十亿的单子都不肉疼,但是自己赌输了五亿的料子,他居然肉疼的不得了,这就是人啊,花钱不心疼,输钱倒是疼的不得了。

  “不用了,送给你了。”吴彬愤恨的说。
  他说完带着吴海就走了,当他离开房间的时候,我才笑起来,我笑的很开心,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吴彬的表情这么难看,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样子像是吃了屎一样,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真的很爽。
  “大哥,妈的,好险啊。”太子惊讶的说。
  我拿着料子,看着切口,确实很险,如果这块料子我赌的话,那就砸在手里了,赌石,还是得看眼力,赌赢固然靠运气,但是赌输当然是要看实力了,我跟赵奎说:“料子收起来,送到店里,给我扣珠子,把色带上的肉质全部抠出来。”
  “知道了飞哥。”赵奎说着,随后就把料子收起来。
  我坐下来,太子跟我说:“大哥,你真厉害,真能沉得住气,我差点坏了事,不过有惊无险。”
  我点了头,说:“给我打三亿,剩下赚的都是你的。”
  太子有点惊讶,笑着说:“知道了,银行下班之前,肯定到账,大哥,你真的厉害,连吴彬那样卖翡翠的人都栽到了这块料子上。”
  我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而是抽了烟,钱是够了,九亿,剩下的事情,就是到缅甸的事情了,光哥也醒了,等他能办事了,我就退出来,到缅甸去把那块五十吨的料子好好看看。
  “以后不要太贪心,见好就收,如果这次不是运气好,背面开窗见了色,我们就死定了,这块料子肯定会砸在手里的。”
  “知道了大哥,我只是想着,宰一亿也是宰,宰两亿也是宰,我干嘛不多宰一点呢?是不是?”太子认真的说。
  我摇了摇头,没说什么,电话响了,我看着是马欣的电话,我就皱起了眉头,我接了电话,她说:“邵飞,来医院,爸爸醒了。”
  我听到五爷醒了,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妈的,真是好事成双啊,田光好了,五爷也好了,我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但是妈的,我把什么事情都搞定了,他们才全部醒过来,真的有点尿性啊,不过我还是非常高兴,这代表,我身上的担子可以减轻了。

  我跟马欣说知道了,就挂了电话,跟太子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太子站起来送我,但是却说:“大哥,王静那个女人,我做了吧,留着碍事。”
  我听了,就摇摇头,我说:“不用,我留着还有用,她老爸的公司不能白丢了,他老爸欠我的,她来还。”
  “知道了大哥,我马上去缅甸,招兵买马,有事直接叫我,喝酒打架都可以。”太子认真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直接下楼,跟赵奎上车前往医院,我心情很好,表情自然而然的笑着看着窗外,我拍打着我的大腿,我问:“赵奎,这人的运气就是有点玄啊,你看,倒霉的时候,所有的麻烦事都了,这运气好的时候,该赚钱的赚钱,麻烦也没有了,连那些要死的人都活过来了,是不是?”
  赵奎苦笑了一下,说:“飞哥,未必是件好事,他们都醒了,你的地位就会受到威胁,你要想想,张奇为了让你能上位,他牺牲了什么,你也要想想,我们死去的兄弟是为了什么,我们不逼你,但是飞哥,你要有意识,兄弟们虽然听你的,但是兄弟们也会寒心的。”
  我听了,就倍感压力,真的,我想着张奇的样子,就觉得可怕,他为了赵奎能赢,连命都不要了,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赢了太子,然后让我上位,但是我根本就不想做什么总锅头,太累了,真的,非常累,我宁愿在赌石店做一个赌徒。
  但是,有时候,你并不能只想着自己,那么多兄弟为了我拼命,张奇更是连自己的肠子都被挖出来了,如果我不做那个位置,他肯定会心寒的。

  我心里很矛盾,真的非常矛盾。
  车子到了医院,我急冲冲的朝着五爷的病房去,到了五爷的病房,我推开了门,但是房间里并不是我想的那样,我以为五爷已经清醒了,马帮的人都应该会来,但是病房里只有马欣,她坐在床头给五爷擦脸,看到我来了,就站起来,说:“小声点,爸爸刚刚睡着。”
  我听了就觉得奇怪,我说:“五爷什么时候醒的,你没有通知其他人吗?”
  马欣摇头,说:“爸爸才刚刚醒,我只通知了你,我不想通知其他人,不想人来多了,打扰我爸爸休息。”
  我听了就很质疑,我试探的问:“五爷真的醒了吗?”
  马欣看着我,有点惊讶,她眼睛里含着泪水,声音颤抖的说:“我们已经到了这么相互不信任的地步了吗?”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只是问问,你何必紧张?如果你没有撒谎。。。”
  “住口。。。”马欣愤怒的说着,随后他就走了出去。
  我看着五爷,他紧紧的闭着眼睛,还是犹如之前那样,憔悴,看着人将朽木的样子,我觉得很奇怪,好像五爷根本就没有醒过来的可能一样。
  我叹了口气,有点无奈,这个时候,我看着马欣带着医生走了进来,她说:“医生我爸爸刚才是不是醒过来了?”

  医生严肃的点了点头,说:“病人只是昏迷,偶尔会清醒过来,但是时间不会太长,下一次什么时候会清醒过来,也不知道,所以你们不要太紧张。”
  我听着就有点尴尬,是我误会了马欣,我看着医生过来给五爷做了一下检查之后,就离开了,当医生走了之后,马欣就看着我,说:“我骗你了吗?”
  “你过激了,我没有说你骗我。”我认真的说。
  马欣有点愤怒,有点歇斯里地,她坚持的说:“我就问你,我有没有骗你?”

  我看着她愤怒的眼神,我知道他很生气,我说:“没有,对不起,是我的错,表达方式有点不礼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