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0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如果此时有人听到她口中正在说的话,一定会忍不住感慨:原来仙女和魔鬼真的是可以共用一具身体的。
  “……你说的那种毒药,我确实可以配置,但都是慢效的,而且就像丨毒丨品摧毁神经一样,虽然不会令人成瘾,但结果却不可逆。”
  萧晋眉头微蹙:“没有短时间就让人发作的么?”
  “如果你只是想让人突然癫狂,短时间就能发作的毒物很多,我十分钟内就能帮你调配出来。”
  巫雁行说,“但是,既要让人丧失理智,又不能真正的发疯,仅仅只是易怒冲动,这要求太具体了,在没有大量试验数据的支撑下,我不可能精确的配制出来,只能用水磨的法子,一点点的去侵蚀目标的自制力。”
  萧晋对毒物也有一点了解,自然能听得出这不是巫雁行的托辞,沉吟片刻,道:“好吧!你先调配着,下午会有人来跟你谈换股和会计的事情,到时候把药给她就行。”

  “可以。”巫雁行说。
  “那就先这样,等我回山里的时候,再来接你那个宝贝徒弟。”
  说完,萧晋就走下台阶,到了底下忽然又停住,回头笑着说:“你披散开头发的样子,可比那不知所谓的道髻好看多了,下次见面之前,如果你不想这么散着的话,那就试着盘个熟女该有的发型,应该会让我更有性趣一些。”
  巫雁行嘴角淡淡一翘,不置可否的说:“看心情吧!”
  萧晋笑笑,转身上车离去。
  通知了元小希下午带人去雁行医馆,他考虑了一下,就决定去揽山公寓,而不是去找贾雨娇。
  如果对象是苏巧沁,那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过去陪伴,但贾雨娇却不同,即便她也有属于女人的柔弱,却没有小女人的幽怨,单以目前两人之间的关系来看,她会生气,但绝不会伤心。
  这种情况下,适当的吃吃醋是有好处的,上赶着跑去讨好,才是下下之策。
  至于为什么去揽山公寓,就是他私心作祟了,在梁翠翠的面前,自认为是兄长的他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女孩儿的所有殷勤而没有一点压力,不像面对其他女人的时候,总觉得享福享的有点儿造孽。
  来到揽山公寓的时候,时间正好是中午,萧晋知道梁翠翠更喜欢在家做饭吃,所以并没有提前打电话。
  “干爹?你怎么来了?”梁翠翠打开门看到是他,脸上立刻就浮现出惊喜的表情来。
  “怎么又开始这么叫了,想讨打吗?”萧晋没好气的在女孩儿脑袋上敲了一下。

  “嘻嘻!喊顺嘴了。”可爱的吐吐舌尖,梁翠翠把他让进来,说,“对了,房女士来了。”
  不用她说,萧晋也已经看见了站在客厅里那个有着一双明亮杏核眼的丰腴女人。
  “萧先生您好!冒昧前来打扰令妹,还请见谅。”房韦茹微微弯了弯腰,态度恭敬,全然没有昨天的愤怒和无奈。
  秋韵儿也在,小脸红扑扑的喊了声:“大哥哥。”
  萧晋走过去摸摸女孩儿的头顶,目光不善的看着房韦茹问:“你来干什么?”

  房韦茹不明白昨天还一副笑眯眯模样的萧晋为何突然态度如此冰冷,连忙解释道:“您别误会,我是来为犬子昨日的无礼向两位小姐道歉的。”
  “道歉?”在沙发上坐下,萧晋点燃一支烟,说,“昨天不是道过了吗?”
  萧晋没有邀请她坐下,房韦茹只能像个正在被老师训的孩子一样站在那里,“昨天太仓促,犬子当时只简单说了个对不起就跑掉了,实在是太不懂事,而我为了追他,对萧先生和贾女士也多有失礼。
  所以,今天我才特意来找两位小姐,正式郑重的表示一下歉意,希望能够得到她们的原谅。”
  秋韵儿天性善良柔弱,一听这话就摆着手开口:“房阿姨,我……”
  “韵儿!”萧晋突然出手打断道,“哥哥饿了,今天想尝尝你的手艺。”
  “啊?哦哦,好!”秋韵儿立马就忘了要跟房韦茹说的话,慌张的站起来就拉着梁翠翠往厨房走,“我不知道大哥哥的口味,翠翠你要帮我啊!”
  “既然房女士这么有诚意,那你儿子呢?为什么他不在这里?”萧晋又问房韦茹道。

  “这个……”房韦茹的表情微微有些尴尬和感伤起来,“文哲他还在生我的气,明明就在学校,却不肯见我,没办法,我只能先独自前来,回头再让文哲亲口诚恳的向秋小姐道歉。”
  “那还是算了吧!”萧晋冷笑道,“昨天我就跟房女士你说过,这个歉轮不到你这个当妈的来道,虽然房文哲养成那样跋扈的性子,你难辞其咎,但他是一名高中生,已经有了分辨是非和承担责任的能力。
  因此,如果房女士真的心有愧疚的话,就去开导教育你的儿子,让他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心甘情愿的过来道歉。”
  房韦茹没想到萧晋竟然会一点情面都不留,一时间愣在当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似乎正在极力压制内心的怒火。
  她今天之所以会来,当然不是因为觉得儿子昨天道歉道的不够,而是因为当时过后不久,她就接到了侄女房代雪的电话,进而对于萧晋的身份,也就有了一定的了解。

  一个有资格与董家二小姐谈情说爱、并为李家独子介绍女朋友的人,即便是房家族长来了,顶多也就能在年龄上占点便宜,她这个几乎算是被家族半放逐的弱女子,哪里还敢再端什么架子?
  更何况,还不知道昨天有没有惹得贾雨娇不高兴,要是再得罪了龙朔的黑寡妇,她的那个什么美容会所,可就真得关门大吉了。
  堂堂房家长房长女,做个小生意都能黄了,这人可丢得有点大,说不定家里也会以此为契机,彻底的将她逐出家门。
  很悲哀,也很无奈,房家虽然还算不上什么豪门大族,但该有的规矩却一点都不少。房韦茹身为嫡出的长房长女,当年未婚先孕已是大大不孝,还要坚持把孩子生下来,就更是在自绝于家族。

  这十几年来,她虽然在生意上得到过家族的帮助,但总的来说,基本上已经等于是被边缘化了,不过是碍于颜面,房家才没有正式的将她除名。
  现在,如果她一下子得罪了神秘强大的萧晋和黑寡妇贾雨娇这两个人,家族为了避免被牵连,必然会高调的把她逐出房家。
  到那时,她和儿子可真就成了任人欺辱的孤儿寡母。
  想到这些,房韦茹便悲从中来,看着一脸冷漠的萧晋,鼻子一酸,眼眶就忍不住红了。
  “萧先生,请问您有孩子了吗?”
  “没有。”萧晋神色不变,仿佛根本没看到她眼圈里正在打转的泪花似的。
  “那你根本无法理解一个单亲妈妈在孩子面前会有多么的无力和无奈,”一滴泪从腮边滑落,房韦茹颤声说道,“我来龙朔已经十五年了,这十五年里,我一边照顾文哲,一边经营我的事业,没想过大富大贵,只求孩子能够健康平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