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4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没有开口催促,无端索要贵重之物,本不是君子所为,若青丘族能主动将七星艾草赠送与我,两厢情愿,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若不愿赠送,却也是人之常情,我自己再想办法,或偷或抢都是我的事,却是无须出言逼迫。
  就在我等待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开口道,“七星艾草算不得什么圣物,这位小先生需要,拿去便是。”
  我转头一看,黑衣大祭司不知何时站起了身,颤巍巍的拄着拐杖,一双昏黄的眼珠子没有看我,而是看着大殿深处供着的一个泥塑神像。
  那神像之前供奉着烟火,缭绕之间,几乎遮蔽了整个神像,但以我的修为,想要看清楚自然不困难,定睛一看,那神像并非我想象中的狐狸,反倒是一个人的形象,只是这人颇为奇怪,身体从中间分开,左侧看起来温润如玉,右侧却明显粗大的多,而且密布着黝黑毛发。

  看清楚之后,我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这幅模样,不正是我当初在那殷商王陵里,进入幻境之中,看到的自己的形象吗?怎么又会在这里出现?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想仔细看清楚,但不知为何,这神像只能看到一个大概轮廓,并不能看清楚这左侧那半人身躯与我是否相似,是以我也无法断定这神像与殷商王陵内那个神像是否完全一致。
  青丘族长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她似乎对方才大祭司的决断有些异议,小声对黑衣祭司说道,“七星艾草是祖典之内标明的祭祀之物,怎会不算圣物?要是给了他……”
  不等她说完,那黑衣祭司便摇了摇头。
  看得出来,大祭司的威望极高,只是轻轻摇头,贵为青丘族长的银发女子便顿时止住了话语,不敢再做争辩。
  等她安静下来之后,黑衣祭司才又开口道,“这位小先生送回了我族圣女,祭礼之时,相比于圣女,那些艾草又算得了什么?”

  说完,他咳嗽两声,直接让族长现在去给我采一整株七星艾草回来。尽管那银发族长脸上表情明显不情愿,但却不敢违背祭司的话,面露不愉的领命而去。
  听这黑衣大祭司又提起了“圣女”二字,我心里方才便有疑问,此时更是压抑不住,等族长离开之后,便对黑衣大祭司开口询问道,“先前我听人提过瑶瑶乃是青丘族内圣脉,方才您又说她是圣女……恕小子冒昧,不知这圣脉与圣女,究竟是什么意思?”
  黑衣祭司笑了笑,目光这时才从大殿深处抽了回来,拄着木拐颤悠悠的走了两步,似乎在活动身体一般,边走边答道,“圣脉便是圣脉,瑶瑶有圣脉,自然便是圣女……你知我青丘狐族,想必也听说过涂山之狐吧?”
  涂山之狐?
  这个我自然知晓。相传三皇时期,以治水奇功安定天下的大禹,便有一妻名女娇,乃涂山狐族之女。曾因大禹离家治水,思念至深而创作了华夏史上第一首情诗,通篇只有四字——“候人兮猗”。
  只是这涂山之狐与青丘族又有什么关联?
  我点点头没说话,黑衣祭司也不回头看我,依旧边走边继续说道,“涂山之狐并非种族,实际上只是我青丘族内一个分支,因为身份高贵,在我族内被尊为圣脉。千百年来,我族圣脉一直人丁不旺,近些年来更是失了血脉,所以你送圣女归来于我青丘族来说,的确是莫大恩情。”
  还有这种事情?

  我皱了皱眉,倒不是怀疑这大祭司骗我,只是若真如此,当初瑶瑶母亲为何没跟我说这些?
  略一思索,我便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据瑶瑶母亲所说,她是幼年之时便从这里跑出去的,稚子无知,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之后多年又一直在外漂泊,虽说回来了一次,但也心存其他目的,说不定根本没跟本族之人交流,不知自己身份,倒也不算匪夷所思。
  我客气的跟长老自谦了几句,不过心里最后一块石头也放了下来。
  以我现在掌握的力量来看,拿到七星艾草一点都不难,但若是动手,麻烦是小事,影响到瑶瑶跟青丘族人的关系就有大问题了。现在好了,青丘族愿意把七星艾草送上,瑶瑶身份又是族内圣女,虽然跟这里所有人都不熟悉,但以其身份,在这里也不会被人欺负,此行所有的事情都算有个完满结局了。
  我吐了口气,没再说瑶瑶之事,而是伸手指了指大殿深处的神像,又对黑衣祭司问道,“不知这大殿之内,供奉的是何人?”
  原本一直在左右踱步的黑衣祭司,听到我的话,一下停住了脚步,昏黄的眼珠子移到我的脸上,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又移开目光,慢慢说道,“这里是狐王宫,供奉的自然是狐王。”
  狐王?他这个回答却是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斟酌了一下,我才又继续问道,“恕在下冒昧,这里供奉的既然是狐王。为何不是狐身,却是半人半兽之身?”
  黑衣大祭司听到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却忽然皱巴巴的笑了一下,然后才答道,“这自然是因为狐王本身就是半人半兽之身。”
  这又是个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的答案,只是他都这么说了,我实在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为什么狐王是半人半兽之身。思索片刻之后,只好尴尬笑着解释道,“实不相瞒,先前我在其他地方曾见过一副类似神像,所以才会心生好奇,并非不敬贵族先祖。”
  本以为我说出这个讯息,黑衣祭司肯定会追问我在何处见过这种塑像,到时我再借机靠近观察。确定这神像的面容。谁知我说完之后,黑衣祭司却好像压根不在意似的,只是淡淡点头,说了句“无妨”,然后便再没了下文。
  这下弄得我尴尬不已,有心想再追问却不知该从何说起,若是不问,好不容易又找到了一个可能跟我身世有关的东西,就此放弃却太可惜。
  正琢磨间,那青丘族长却是从大殿外面回来了,手里捧着一个苍色木盒,木盒盖子敞开着,能清晰看到木盒里面有一株低矮的绿色艾草,艾草之上共有七片绿叶,每一片绿叶上,都有七处暗银色星芒,除此之外,艾草的根茎枝干上,也各有七处星芒,比叶子上的还要亮眼许多。更神异的是,这株七星艾草下面并无泥土,也无清水,根须扎在木盒壁上,好似原本就生长在上面一般。
  七星艾草都拿来了,青丘族长虽然还老大不乐意,但却并未拖泥带水,直接把整个木盒交给了我,还嘱咐我说,七星艾草虽然整株拔出之后,随便放在那里都可以数秒之内扎根生长,但如非必要,最好还是将其放置在这个盒子里,如此方能最大限度保持七星艾草的灵性。
  我点头记了下来,正欲开口致谢,那黑衣祭祀却不等我说话,先开口道,“小先生既然已经拿到了所求之物,不如这就离开吧。我青丘族不与人类交流,你二人留在这里,终归不太方便。”
  他出口逐客,我无法强留,只好开口告辞,然后带着胖子一起走出了大殿。
  此时带我们来这里的那个瘦削青年还在大殿门口候着,见我们出来,便走上前来,对我说道,“家父吩咐我送二位离开,请随我来。”

  日期:2017-08-11 06: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