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8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仪式非常的隆重,辈分轻点的小辈连进入内场的资格都没有,外围围了数百号人。更外的田埂路则停满了各种车辆,有好些几十万的轿车甚至都不管是否会被牛车碾压出来的土坎给磕住底盘,都开了过来。
  宗祠是重建了,还是李牧当团长那一年,他老爹李红华同志东奔西走联系在外的李氏村人筹资才建起来的。李红华的宗族思想、传统思想非常的严重,他一直认为李牧能有今天的成,是列祖列宗的保佑。
  但是通往宗祠的路却没有修,弄不到钱了,这样的钱又不能让外人出,因此只能如此。从村场往宗祠去还有三里多里,经过一个池塘,是从田地之间穿过去的。
  唯一能行车的道路是机耕道,实际是牛车积年累月碾压出来的波浪型通道。两侧是牛车轮子碾压出来的小沟,摩托车轮胎宽点,往里是两条凸起的对称的土坎,居的是行人、摩托车、自行车碾压出来的约莫五十公分宽的凹陷,光秃秃的,只有两条凸起对称的土坎长着绿油油的野草。

  这样的路,许多得到消息的在外许多年的小有成的族人都提前跑了回来,赶着这天跟随李牧祭祖。
  小道消息传得非常之快,李牧还没回到陆南,基本李氏村人都知道了。一些在外做生意的,政府机构当个小官的,企事业单位工作的,等等,过年过节回村昂着下巴走路的,这会儿差不多都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
  这才有了让李牧感到意外的场面,几百千人几乎要把宗祠前面的小广场挤满,外面是越来越多的附近村庄过来围观的村民。
  李牧头都大了,但他什么办法都没有。回到了村,他说什么都不算了,说了算的是李广胜叔公,在族里,他的话法律都管用。
  广胜叔公显然有许多事情没有跟李牧打招呼,如他召集与李牧他老爹同辈以及和李牧同辈的人回来祭奠,这个事情他只跟李红华打了招呼。按理来说,这样的仪式,作为李牧的老爹,李红华应该在场的。然而是有一些怪的规矩,这一次李红华不能在场,除了低调行事之外,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规矩限制。
  低调行事算是给广胜叔公毁掉了,这位老人家根本不会去管你什么影响不影响的,光宗耀祖的事情,能搞多大搞多大。于是乎,除了村本部的后辈,从村本部自然分出去的几条小一些的附属村子的后辈也都回来了。
  距离仪式正式举行的十二时整还有一个多小时,人数达到了两千多人,盛大的聚会。这一切都让李牧大感意外。
  广胜叔公陪着李牧坐在宗祠主庙一侧屋檐下,李牧看着村里的阿爷阿妈们,叔姨们忙乱显出井井有条地忙活着。
  戴着当地特色草帽和袖套的大妈扯着嗓门在那大喊:“你们把鸡摆好点!一个挨着一个!等下放不下了!”
  不时的有肤色黝黑皮肤倒刺草一般粗糙的大叔吼着:“阿斌!去屁柴!灶台火都要没了你站在那乘凉啊!”
  马有小后生掐了烟屁颠屁颠的赶紧的跑去抡起斧头,又有大叔瞧见小后生那个费劲,把水烟筒往蹲在一起抽烟的本家兄弟手里一搁,指着小后生道:“你这么搞等你把水烧开天都亮了!”
  小后生赶紧的让开,大叔呸呸的往俩手掌心吐了口水,抡起斧头噼里啪啦的一斧头一根木头,不一会儿一堆。指着在那跟其他小后生说说笑笑的小后生训斥道,“站那好看啊!三两两搬过去!”
  李牧收回目光,对李广胜说,“广胜叔公,这个场面太大了,您应该提前跟我打个招呼。”
  慢慢捋着白胡子,广胜叔公眯着眼满意地看着后辈们忙碌,说,“你一个小后生,跟你打什么招呼。”
  是啊,差着两辈呢!

  李广胜问,“狗蛋啊,你这个官,有省长大吗?”
  在李牧身后两侧杵着的王国庆和宋小江差点没认出要笑喷出来,狗蛋,首长还有这乳名!
  “没呢,省长很大的官了。”李牧说,“部队和地方不一样的,广胜叔。”
  宋小江忍不住说了一句,“老人家,俺们首长是副军职军事干部,等于是副省长了,还打过仗呢!”
  王国庆瞪了他一眼,宋小江猛然回过神来,秃自怪自己嘴巴没个把门的。
  “打仗?打什么仗,打小日本还是打越南,打印度?印度闹得挺凶的,是要打一打。毛主席当皇帝的时候,说打打,不怕打到怕,打到服气,美国佬也不行。”李广胜抽着李牧贡的华烟,说着。
  李牧心里是满满的亲切感,满满的已故老爷子的风格。
  笑了笑,李牧没这个话题继续,而是说,“叔公,村里的路,该修一修了。”

  “没钱啊。多少年了,年年跑镇政府跑县政府,没钱。”李广胜叹气说道。
  李牧说,“我来想办法,把村里的路修一修,往外走的,村里的,都修一修。”
  李广胜当即扭头看过来,满是欣慰,“狗蛋,广胜叔公没看错你,从小我知道你会出息。你不提出来,我也是要跟你讲一讲这个事情。咱们村里你官最大,这个事你不做谁做。”
  王国庆和宋小江都忍不住咧嘴笑了,他们早猜到,首长这一趟回乡,可没那么容易脱身。
  李牧心里也是无可奈何,得亏先提出来了,不然村里人又该说闲话了。
  在乱糟糟的场面之下,时间到了正午十二点,祭奠仪式正式开始。隆重非常,光是周遭那些各种龙凤虎豹的彩旗,让人感受到了传统仪式带来的庄重感。

  这个时候,市长大人约见的事情,基本是被忘得差不多了。
  轰轰烈烈的祭奠仪式在一万响鞭炮声结束的是,已经是下午四点出头。刘华强等四人已经在李牧的祖屋那里等了好几个小时。
  忙完了祭奠仪式之后,李牧搀扶着李广胜回到祖屋那里,村里辈分最高的几个老人也随同一起,村干部跟小弟一样跟在身后。后面还跟了一票黑压压的想找机会跟李牧搭话的族兄弟,被李广胜挥手赶走。
  青瓦白砖的祖屋前面是挺大的院子,以农村人的审美观把草皮铲掉,露出光秃秃的地面,显得干净利索。尽管过去了足足六年的时间,此时看着祖屋,李牧依然会清晰的想起小时候和爷爷一起生活的几年光景,每个寒暑假必定回来和爷爷住。
  村干部搬来凳子围了一圈,五十公分高的板凳,烟撒一圈一群人坐下,简单的寒暄之后,李牧指着刘华强等四人说,“修路的事情他们负责,村里还有哪些基建要搞的,都交给他们。”
  李牧不脱裤子放屁了,简单粗暴。
  村长马问,“这个钱……”
  第一关心的是钱,村里哪有钱,算是家家户户凑出来,也不过十几万之数。村里生活困难的占大多数,经济良好的却大多在外,钱是难要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