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30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心在此时“咯噔”一声,原来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母亲抱着我的身体止不住的哭泣,“子陌,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用,没有保护好你。”
  我心下澶然,含泪回抱着母亲,“妈,这不是你的错,正如你所说,这一切都是命。不是你能躲得了的。”
  母亲深深的看着我,我微笑含泪的看着她,她最终叹了一口气,“子陌,你要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妈妈都会和你一起面对。你父亲已经不在,我不能再失去你。”
  我的心也颤动的厉害,但是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风雨欲来,只有我自己知道,此时内心是多么波涛汹涌。
  母亲没有说父亲的死因,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现在让她无法开口的原因,便忍住没有再追问。
  “你现在知道了事实了?”

  耳边忽然有一道很轻的声音,“谁?!”
  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到了那个白色的屏障里,这次发现自己的手是接近透明的。
  进来这里的是我的魂魄?
  日期:2017-08-09 23:00:03
  屏障周围又传来轻轻的笑声,像是父亲哄孩子一样,洋溢着温暖。
  “子陌,你猜到我是谁了吧?”
  我的心一颤,之前就有感觉,此时真正印证的时候还是觉得情感翻涌,一时有些控制不住的落泪。颤巍的喊了出来,“爸……是你吗?”
  “是我。”
  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原来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我的幻觉,是父亲一直在保护我。

  对于这个我一直深爱的男人,虽然未曾见面,却经常翻看他曾经的照片,告诉自己,这是父亲,是一直都会陪伴我的父亲。如今见面,虽是以这样诡异的状态,却让我诺然泪下,无法说话来打破沉默。
  “子陌,这二十二年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爸爸的责任,是爸爸对不起你。”
  我连忙摇头,“不是的,和爸爸没有关系,爸爸不需要自责。”
  时间真的是隔了太久了,即便我们有着最亲近的血缘关系,此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沉默着。
  我想到了母亲没有接下去说的话,心底犯疼,却还是疑惑,“爸,你能告诉我……”

  “子陌,接下来的事情别再问了,对你不好,你知道那些就足够了,你要记得,父亲会一直陪着你。”
  我的话没说完,父亲就好像是知道我要说什么似的,打断了我。
  我再次睁开眼睛,整个人还坐在沙发上,母亲已经回到房间。我感到脸颊被温柔的触摸着,我怔怔的看着苍白的空气轻声喊出,“爸……”
  我失望的垂下了手,心中一时透着几分沮丧。

  当年的事情到底是如何?而严寒选中我只是因为那个喜帕吗?太多的疑问盘旋在脑海,我几乎要承受不住,回到房间快速的合眼睡去。
  第二天醒来,我叫了母亲半晌没有人回应。母亲的房间没有上锁,我推开进去,见桌子上放着一张便条。
  “子陌,乡下有些事,我先回去了,你照顾好自己。”
  日期:2017-08-09 23:08:09

  我把这张便条来回看了半晌,看着窗外早晨的阳光那么明媚,却觉得始终照不进我的心。
  我收拾了一下自己,今天是周末,一个人呆在家里有些无聊,却又不能回学校。许悠的事情是个隐患,还没解决掉,我不能掉以轻心。
  手机忽然响了。
  我一看是许悠打来的,抿紧了唇角,不知道她这时候打电话做什么。思虑片刻还是接了起来,“喂,小悠。”

  “啊!”
  手机那端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接二连三的响起,震得我心底发颤。我回过神来焦急的询问,“小悠,你在听吗?发生什么事了?”
  手机那边是许悠冰冷的声音,像是来自无边地狱,漫不经心却能刺中心底最深的恐惧,“你再不来,她就死了。”
  我的心一咯噔,手机那端已是嘟嘟的忙音。
  第三十四章 绿林踪影
  刚才那个凄厉的声音是红衣女鬼发出的,许悠的手机怎么会落入她的手中,我的心一阵惶恐,宛如是跌入了万丈深渊。

  我联系不到季凌,但自己去肯定是自寻死路,可我要是不去的话许悠的性命堪忧。一瞬间,我六神无主,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最后眼泪不停的向外流,我咬咬牙,不管内心多么惶恐,还是决定去学校。
  一路上,我的心始终是心惊胆战,却还是努力加快脚步。我要快点赶到学校才行。
  我走了一会儿,面前忽然起了一层白雾,什么都看不清。我眯着眼睛向前走,不一会儿看到白雾中隐隐有一片绿色。
  应该是到了学校,我加快了脚步。
  绿色的影子越来越清晰,面前的白雾逐渐散去,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日期:2017-08-09 23:15:18
  面前是一颗参天大树,枝叶繁茂,延伸的我根本看不到尽头,树中间有一个人头,此时正闭着眼睛沉睡,我看到那个人头,整个人都吓了一跳。捂着嘴巴才没有叫出声,平静了好半晌朝着那大树走去。
  希望不是和我想的一样。
  我一步一步靠近,在离那个人头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忽然有一阵巨大的,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响起。
  “你是谁?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这声音很苍老,每一个字都仿佛是要把耳膜震破。
  我捂着耳朵,声音停止了才觉得内心不是那么的崩溃。
  “我去学校的路上恰好路过这里,不是有意闯进来的。”
  “学校?”那人疑惑的重复,接着巨大的树上忽然很多圆圆的像是果实一样的东西此时眯成了一条线,仿佛是向前靠近了一些。我的神经瞬间紧绷,被压迫的喘不过气来。伴随着空气中呼呼的风声,那人又说了一句,“人类?”
  周围又是一阵呼呼声,我感觉那颗大树离得我又远了一些。
  我的心底惊恐不已,有一种直觉,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个大树。
  我的目光落在那个人头身上,只要再靠近一步就可以看清他是谁,我深呼了几口气,压抑着内心的那股紧张,向前刚跨了一大步,身下忽然有绿色的藤蔓快速顺着我的身体蜿蜒而上,将我整个人都缠绕起来,动弹不得。
  “小丫头,不要动你不该有的心思。”
  我的心一怔,难道这个怪人会读心术不成?居然知道我内心在想什么。
  “我可以看透人心。”
  那个人又说了一句,我的心一凛,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了一股轻蔑之意。
  周围的风忽然朝着一个方向呼呼的吹个不停,我没有朝着那个方向看。
  直到风声停止我才抬起头来,刚才那个怪人应该已经走了。
  日期:2017-08-09 23:23:24
  我看向了那个人头,努力挣脱了几下藤蔓,却发现我一旦用力,地下就会有更多的藤蔓爬出来将我包围。我不敢再动,否则一会儿就会变成一个粽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被绑在这里,我的思绪仿佛都停止了,耳边只剩下了呼呼的风声。
  我感觉自己快要冻僵的时候,忽然耳边出现了一道声音,“子陌,醒醒,不能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