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29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寒,就是一直缠着你的那个鬼。”
  我惊讶的愣住,原来他叫严寒。我惊疑的看着母亲,想起过去我告诉母亲严寒缠着我的时候,她那时却没有惊讶,反而是很沉默。我当时没有注意,如今想来,母亲一定是刚开始就知道些什么,所以在知晓那件事的时候才会那般淡定。
  “妈,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吧。”
  我祈求的看着母亲,却见母亲痛苦的移开了眼眸,她的身体颤抖着,等到不再颤抖的时候才回身抱紧了我,“这是命,你躲不掉的,但是妈妈会和你承受这一切,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绝望如藤草在心中蔓延。

  我僵硬的坐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母亲看着我的模样,再也忍不住,抱着我痛哭了起来。
  “子陌,怎么你偏偏摊上如此的命格?”
  日期:2017-08-09 22:29:32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白色的墙壁,试图寻找一丝支撑来缓解内心的苍白。
  母亲趴在我的肩头哭了良久,最后她实在是哭的累了才停下来,把我抱在了怀里,絮絮叨叨的回忆往昔。

  “子陌,不管如何,妈妈和爸爸都很爱你。你降临在这个世上本就不容易。我和你父亲在生你的一年前就在准备生育,可是一年之后我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我们便四处求医,却一直都没有效果。”
  “就在我们都不抱希望的时候,我终于怀孕了。你父亲高兴的把亲朋好友全都通知了一遍。可是……”母亲说到这里又开始哽咽,好半天才缓了下来,即使她极力掩饰,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颤抖,“可是没想到,这一切才是噩梦的开始。”
  “我和你爸爸结婚的时候很穷,你爸只是裁剪了一件红色的衣服给我,而你爸爸更节省,就租了一套西装穿着。后来,在我不受孕的那段日子,你爸有一天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个漂亮的红盖头,他说是出门捡到的。因为我没有红盖头,那个时候就很稀罕。你爸给我戴上,我俩都觉得非常漂亮,就把盖头留在了家里。那天之后的一个星期我去检查,我就怀孕了。”
  我的心一颤,有一种预感事情是出在那个红盖头上,果然,母亲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我的猜想。
  日期:2017-08-09 22:37:38
  第三十三章 白色屏障里的人

  头顶的天花板还是那么苍白,房顶中央的白炽灯此时散发出黄色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怪事就在那个时候发生了,我知道怀孕的那天晚上醒来,忽然发现红盖头就盖在我的肚子上,我刚开始觉得没什么,迷糊的以为是忘记拿走了。但接下来的每天都是如此,不管半夜醒来拿掉,或是把它放在其他地方,等我醒来,它都会回到肚子上。我和你父亲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害怕的要命。”
  此时,我察觉到母亲抱着我的身体在发抖,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看来那段日子的确是给她和父亲带来了不小的惊吓。
  “那几天你父亲向来温和的人,脾气也变得异常暴躁,出门的时候垂头丧气,回来就把自己关到小屋子里不出来,每天都是如此。我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便去找了一个道士,道士来家里看了一下,接着又用红色的丝线给我把脉,他最后说,我肚子里的孩子命相为阴,容易招来厉鬼,也容易招来祸端,天生克父,让我们把你打掉。”

  我的心一紧,抬眸看向母亲。她察觉到我的情绪不对劲,安慰的拍拍我的背脊,示意我接着听。
  我的心稍微平静下来,也许是孩子天生的不安全感,在听到母亲那么说的时候,即使如今的我都已长大成人,却仿佛还是能将当时我的不安全感强烈的感受。
  “我和你父亲听到这件事如临大敌,把道士送走后,你父亲坐在沙发上不停吸烟,我当时也是心神俱灭。只是觉得命怎么这么苦,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却还天生克父。虽然很舍不得肚里的孩子,但发生的怪事太多,我和你父亲最后犹豫再三,决定把你打掉。”
  我的身体有些发冷,原来,我曾经有被母亲拿掉的念头,尽管那是当时的万全之策,但母亲在父亲和我之间选择了父亲,还是让我觉得心冷。
  日期:2017-08-09 22:44:47

  “那天的天气很应景,雪下得很大,街上的人很少,你父亲怕我冻伤,给我租了一辆车,结果路上车子坏了,那天雪也太大,我和你父亲认为也不差这一天,便又回到家,决心第二天去;但是巧的是,第二天去了医生又不在;第三天的时候,干脆流产的机器坏了。”
  母亲忽然摸着我的头发,她的眼底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子陌,或许这就是天意。”
  我知道母亲后来没有打掉我,不然我也不会活到现在。便继续听母亲说,“我和你父亲心情复杂的回到家,想着折腾了好几天,却始终没有成功流产,我们这次想了想,既然老天都不让你离开,我们便决定,不管怎样都要生下你。”
  “日子又过了三个月,那个时候我的肚子已经显怀,出门恰好遇到那个道士,他看到我的肚子大惊,又摇摇头,问我怎么没有把孩子打掉。我跟你说了原因,他最后无奈的摇摇头,‘冤孽啊,冤孽。’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红盖头每天还是盖在肚子上,我虽然害怕,但是毕竟是我的孩子,我对它心存期待。”
  “道士后来又来了好几次,他见劝说无果,最后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便离开了。”
  招来厉鬼,天生克父。
  这个道士说的后来句句都应验了,我不由得心生疑窦,打断了母亲,“妈,你是怎么认识这个道士的?现在还能联系上他吗?”
  这个道士为什么会三番五次的出现,就算是母亲刚开始去求道士,但听母亲说,后来是这个道士来找她。
  母亲想了想,接着摇摇头,“过了这么多年,我们搬家都搬了好几次,又怎么能联系上他。名字,我倒是记得是叫三什么白。”
  我的脑子一抽,迅速想到了之前的道士三白,接着又快速否决。

  我认识的那个三白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母亲说的这个道士,如今也和母亲一样的年纪了,怎么会是同一个人。但想到之前居委会大妈说的话,还有道馆周围的人也都说那里并没有什么道馆。我的心不由得一阵惊悚,如果母亲所说的那个三白和我认识的这个三白是一个人,那么他一定知道许多事情,并且,不是一般的道长。
  我摇摇头,母亲话里并没有说起这段时间父亲的身体有什么大碍,那他又为什么会突然死去,其中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到道士说的天生克父,心中一阵恐慌,千万不要是那样,否则,我的罪恶感会止不住。
  我抬头看向母亲,“妈,后来呢?”
  日期:2017-08-09 22:52:54
  母亲摇摇头,神色有些凄惶,却又在极力掩饰,“后来,日子就一直到你出生的前一天晚上,那个一直在我肚子上的红盖头就像是人间蒸发,突然消失了。我和你父亲觉得奇怪,却并没有觉得轻松。”

  “接着晚上我做了一个梦。那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梦,梦里,一个叫做严寒的男人指着我的肚子,他告诉我,他已经和我肚子里的女儿结下了契约,等女儿成年后就要和她举行冥婚,红盖头就是契约证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