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4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心中一荡,暗道顾秋这家伙胆子不小,昨天晚上居然敢如此公然调戏,现在还敢说出来,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昨天晚上,他干了什么,陈燕倒是一清二楚。从彤这对*没被他搓扁,估计也差不多了。聪明的陈燕马上就想到了,顾秋究竟想干什么?
  顾秋道:“陈燕姐,不过我觉得,你哥哥还是先到企业,赚了钱再考虑其他的事。”

  陈燕哦了声,“你有什么想法?”
  顾秋道:“现在这样的形式,你也明白的,就算是进了体制,捞到了铁饭碗。但是工资低,每个月这点钱,还吃不饱呢?你看那些乡镇干部,几百块钱一个月,能做什么?你不是说,你哥刚刚找了一个外地的媳妇,我想他最需要的应该是钱吧?而钱这东西,你也并不富有,以你的性格,不会太去捞钱的,因此我想给他找个地方,应该适合他。”
  从彤道:“你就直说吧,这么罗嗦!”
  顾秋知道她还在为自己昨天晚上摸她的事生气,当然也不介意,继续道:“那个谭经山,你还记得不?他不是开了个煤矿么?”
  陈燕还没说话,从彤反应过来,“什么?你叫陈燕姐的哥哥去挖煤?”
  顾秋道:“哎,我说丫头,煤矿里除了挖煤,就没有其他的工作了吗?”
  从彤撇撇嘴,“什么破主意?”
  陈燕倒是听懂了,如果自己哥哥去煤矿,既不违反纪律,又让他不要出远门,还能养家糊口,何乐不为?于是她道:“谭经山那边,我不是太熟啊!”
  顾秋道:“没关系,我给他打个电话。分分钟搞定的事。”
  “那你跟他说说吧!如果不行,就不要太勉强。”陈燕还是叮嘱了一句。
  顾秋笑了起来,“谭经山啊,我说一,他绝对不敢说二。”

  从彤今天是彻底跟他做对,“吹牛吧!人家凭什么听你的?”
  顾秋道:“那你等着瞧。”
  然后他就拿了手机,给谭经山打电话。
  “谭叔,我是顾秋。对,对,呵呵……客气什么?都是自己人嘛。好说,好说。嗯,是这样的,我还真有个事跟你说。是啊,在你面前我就不客气了,哈哈哈——那是,那是。对,我有一个朋友,你帮我安排一下,反正有一点,工资不能太少,你要让他赚到钱。当然,也不能让你吃亏。必须是双赢。有什么事情,尽管让他去做。但是有一点,不能让他下井。打打杂,管管后勤什么的都可以啊!好,好,好,那就这样定了。这个啊,我问问看。”

  转过头来,“陈燕姐,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陈燕说,“估计个把星期吧!”
  顾秋就对电话里说,“大约一个月左右,不管什么时候回来,反正这事你得给我搞定。哈哈哈哈——谢谢了,谭叔就是爽快!再见,再见!”
  挂了电话,顾秋朝从彤笑了下,“怎么样?我说没问题吧!小看我!”

  从彤道:“你一个市委书记秘书,搞定这么件小事,算个毛啊?陈燕姐出面,也可以。”
  顾秋道:“你就使劲打击我吧,我知道有些人心里不平衡,哈哈哈哈——”
  “还笑!”从彤拿起一个靠枕砸过去。被陈燕接在手里,“在开车,别闹。”
  陈燕故意道:“顾秋,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从彤这么恨你?”
  “啊?没,真的没有,你看我昨天晚上喝那么醉,睡得象头死猪一样的,能干嘛?”
  从彤一脸菲红,把头别过去看着窗外。

  陈燕问,“那个谭经山为什么这么听你的话?你搞了什么鬼啊?”
  顾秋道:“他是我一个同学的老爸,当初他来安平投资,还是我给他做的担保呢?”
  “什么?”
  陈燕听到这句话,“什么担保?”
  顾秋说完就后悔了,日,说漏嘴了。他忙改口,“谭经山的资源有困难,我找了个朋友给他去银行担保。”
  “哦,原来如此,我就说奇怪了。为什么当初谭经山签约的时候,犹犹豫豫,那么听你的话,连谢毕升都没有办法,原来是你搞的鬼。”

  顾秋嘿嘿地笑着,把车子开得飞快。
  回到县城,帮陈燕把东西送上楼,从彤道:“我要回去睡了,陈燕姐。”
  陈燕朝顾秋一个劲地使眼色,顾秋呢,本来想跟陈燕上楼干点什么?可陈燕提醒了他,他当然不好再留下来。从彤本来还生着气呢?追女孩子也要趁热打铁,才能事半功倍。
  顾秋心领神会,把手里的车钥匙扔给陈燕,“我送你!从彤。”
  从彤没有说话,只管她走她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
  换傻一点的男人,肯定以为从彤生气了,扳俏啊!
  顾秋朝陈燕挥了挥手,快走两步,追上从彤,“干嘛呢?今天一早起来就这模样,嘴巴翘那么高,不怕别人说你吗?”
  从彤还是不理他,继续朝前走。
  顾秋拉住她的手,从彤用力抽走。顾秋又跑过去,挡在从彤面前,双手搭在她肩膀上,“干嘛?还真生气啊?”

  从彤跺着脚,“你干嘛,我要回去睡觉啊!”
  女孩子生气,没什么道理的。顾秋看着从彤,“真是回去睡觉?不是生气?”
  从彤白了他一眼,“哪个有心情跟你生气?”
  “那你怎么证明,你不是跟我生气呢?”
  从彤气歪了,“这个还要我证明?我凭什么跟你证明。”
  顾秋道:“当然要证明。否则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去。”
  从彤望着他,“那你想怎么样?”
  “如果你真的只是想睡觉,到哪里睡都一样,对吧!”
  “跟我走!”顾秋拉着她的手就跑。
  从彤气死了,抽也抽不开,急得大喊,“放开我,你要干嘛?”
  顾秋才不管她,回头一把抱起从彤,“出租车!”
  刚好一辆出租车经过,顾秋把她塞进车里,“到海天!”
  从彤双手敲打着顾秋,“放开我,放开我!”
  出租车司机笑了笑,加大了油门飞驰而去。
  在海天宾馆开了间房,拉着从彤的手进了电梯,打开门后,把从彤推进去。“睡吧,这里清静呢?”
  从彤说,“我要回去洗澡,你这是干嘛?绑架吗?”
  顾秋说,我就绑架你。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哪也不许去。
  从彤站起来要出去,被顾秋紧紧抱住,推倒在床上,并且爬上去将从彤压在身下。从彤越挣扎,顾秋越用劲,抓住她的双手,让她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两人如此对峙了十几分钟,从彤终于败阵下来,反正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干脆就躺在那里不动了。顾秋看着她,“要不要去洗澡?我给你放水?”
  从彤瞪着他,“我想知道你今天到底想干嘛?”
  顾秋道:“那我现在就告诉你!”

  嘴巴盖下去,从彤把脸别到一边,顾秋松开双手,抱着她的头,扳正了,亲,亲,我亲!
  嗯嗯——!
  从彤气得一边用双手打他,一边反抗,无奈顾秋用强,她被顾秋亲着亲着,慢慢地张开了小嘴。顾秋知道,机会来了,趁着从彤松懈的时候,把舌*头挤进去,然后抱着她,拼命的亲吻,不给她反悔的机会——!
  从彤刚开始很抵触,后来居然慢慢地也就默认了,顾秋亲吻她,她也有了回应。两个人抱在床上,打起了口水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