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28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怎么,我却隐隐觉得父亲这句话并不像是喜悦,反而透着一种恐慌的担忧。
  日记记录到我出生那天便停止了,而那天也是父亲的忌日。
  第三十二章 冥冥注定
  心被恐慌给占领,我呆呆的看着日记本,此时已是夕阳西下,窗外的寒风一阵又一阵的敲打着玻璃,那寒风猛烈,碰撞在玻璃上像是有人硬是要从外面闯进来一般,屋子里透着浓郁的诡异。
  我把日记本又重新翻看了一遍,将里面的内容再次顺延了一番。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我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会不断的重复她要出生了,她要出生了,为什么我在这本日记里没有察觉到爸爸因为我出生而产生的喜悦,反而是一种恐慌。直觉告诉我,这其中一定隐匿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想起母亲闪烁的眼神,欲言又止的表情,我更加确定了自己这个想法。
  而且,父亲为什么会死?难道因为我的出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我的心惊魂未定,就连母亲进来都没发现。
  ”子陌?你在干什么?”

  日期:2017-08-09 21:59:02
  我抬头见母亲站在门口,我清楚,母亲一定知道些什么,只要我问母亲就可以了。可是嘴巴僵硬的张着半晌,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喉头哽咽着,我最终艰难的叫了一声,“妈……”
  母亲注意到我的神情不对,她低头朝着我的手上看去,她的面色变得很快,冲过来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日记本从我手里夺走。
  母亲把日记本抱在怀里,从背后看她的气息起伏不定。
  我回过神来,想到日记本里诡异的内容,蹙紧了秀眉,“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母亲背对着我摇摇头,她回头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哽咽的说道,“你不要再问了。”
  母亲说完,便拿着日记本匆匆离开房间。
  疑团在我脑海里不停的盘旋,我立刻跟着出去,见母亲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我的心一顿,不停的敲门。
  “妈,到底怎么回事?你把门开开!”

  没有人回答我,我敲了半晌知道母亲是铁了心不会开门,便不再敲门,坐在沙发上,感觉腿脚一阵酸软。
  刚才的事给了我不小的打击,我有一种直觉,这件事很可能和我冥婚的事情有关,但是母亲现在根本不打算告诉我。我思虑良久,决心等母亲出来问个清楚。
  我无力的靠在床上,也许是刚才听到的事情太过突然,我整个人都觉得疲惫,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很陌生,很多事情都匪夷所思,并非是我想的那样简单明了。
  闭上眼睛觉得头顶天旋地转,等我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纯白的空间,我伸手触摸,却发现空气中有一道屏障。

  我想到了昨晚我被从红衣女鬼那里救出的时候所待的地方,直觉现在是那个人把我叫到了这里。
  日期:2017-08-09 22:07:08
  我四处张望着,没有发现任何出口。这里,好像是另外一个空间。
  “你想知道什么?”
  忽然有一道异常平和的声音响起。
  我蹙眉想要看清到底是谁在说话,四处都看不到人,“你是谁?”
  空气中传来低沉的笑声,“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知道什么?”
  我因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忐忑不安,奇怪的是却并没有觉得害怕,咽了一口口水,迟疑的问道,“我想知道什么就可以知道吗?”
  此时他的笑声有些神秘,”你不妨说说。”
  “我想知道我的身世。“

  我问完以后,整个人都忐忑不安起来,期待着他的回答。他却又是一笑,接着我眼前层层白雾交叠,等白雾消失的时候,周围是郁郁葱葱的一片树林,旁边是再普通不过的居民楼,只是有些破旧。
  我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不安的看着四周,忽然,目光定在不远处的一个男人身上,他穿着老式衬衫,神情沮丧。
  就在他快要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张了张嘴,“爸爸。”
  我伸手摸着自己的喉咙,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发不出声音。看着男人离我越来越远,快速追了上去,伸手想要触碰他的肩膀,手指却从他的肩膀处穿了过去。
  我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手指已经没有了血肉的颜色,仿佛是随时都会消失在空气中。难道说,我现在不过是魂魄在这里?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父亲已经不在了。
  他去哪了?我四处寻找,看到母亲从一个院子里走出来,我因为没有见过父亲,只能凭相片里的人去相认。而此时的母亲,和现在一比年轻了许多,愁眉苦脸的从小区里出来,身旁还有一个女人陪着。
  日期:2017-08-09 22:14:17

  “你也别难过,孩子总会怀上的,现在只是时机不对。”
  旁边的女人安慰着。
  “唉,什么时机不对,也许是老天根本不想要让我怀上孩子。”
  母亲摇摇头,一脸沮丧。

  旁边的女人见母亲如此消极,便不再劝阻。
  两人离得我越来越远。
  看来,父亲和母亲正在因为怀孕的事情而烦恼,那么怀上我的话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可父亲的日记里透露的情绪却并不是那样。刚才的事情更加确认了我的猜想,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
  我跟在了母亲身后,母亲回到了家里,门被关上。我轻松的穿过了墙,看到父亲本来在房间里不停抽烟,看到母亲回来,连忙掐灭烟温柔的上前来搀扶母亲,“回来了,中医怎么说?”
  母亲的表情有些不悦,叹了口气,烦躁道,“还能怎么说?左右不过是那几句,说我心态不稳,要心平气和,顺其自然,到时候就会有了。”
  父亲听到,整张脸都颓丧下来。我看着不由得有些心疼。

  我站在一旁,伸手触摸着父亲的面庞,眼泪情不自禁向下落。
  这就是父亲吗?好温暖。
  在我失神的时候,周围的景物忽然不停的向后倒退,我一瞬间回到了白色的屏障里,我奇怪的看着四周,看到我伏在地上的手已经恢复了原状。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情绪失控的问道,“我还没有看完?为什么这么快就把我叫回来?”
  日期:2017-08-09 22:22:23
  “有人……阻止我……以后的事情……会有人……告诉你,保护好……自己……”
  声音断断续续的,这人好像是受了什么伤,明明刚才还是好好的。
  我想问他是谁在阻止,忽然思绪就被拉了回来。我的眼皮一动,听到身旁有人在叫我。
  “子陌,子陌?你醒醒。”
  我睁开眼睛,见母亲坐在身旁,看到她的眼皮有些肿,我担忧的起来坐好,看着母亲欲言又止。
  母亲应该是哭过,但我此时却不知该向母亲如何开口。
  母亲抽噎了几下,似乎是整理好了情绪,她扭头看着我,“子陌,你见过严寒了吧?”
  我不由得诧异,摇摇头,“严寒是谁?我不认识。”
  母亲叹了一口气,她似乎是终于决定将一切都全盘托出一般,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抬眸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里透着一股平静的坚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