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27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突然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到家了。
  想着刚才的事情,不知道救了我的那个人是谁。
  打开家门,见母亲正跪在客厅的地上,她面前的一个桌子上放着父亲的遗像。
  “子陌,快进来,你父亲的忌日要到了,快过来给你父亲上柱香。”
  我看着遗像里的父亲还是那么年轻英俊,仿佛从不曾离开一般,心中骤然一阵酸楚。缓步来到桌子前,跪在了黄色的软垫上,“父亲,女儿一直都过的很好,在学校有好的朋友,功课也一直都很抓紧,快要大四了,我会努力工作,父亲你在那边也好好生活。”
  母亲忽然哭了出来,我扭头看着母亲,心中的酸楚更加泛滥。
  我以前是不相信鬼怪的,但自从遇上季凌,我便知道那些东西一直都在我身边。只是有时候我并未看到,他们也并未出现。
  桌子上的香快要烧完了,我凝视着父亲的遗像好半晌,最后等香终于烧完的时候,母亲用白色绢布仔细的擦着遗像,小心翼翼的用一块黄布包了起来。

  我看着母亲,想到她一个人拉扯着我是多么的不容易,不由得抱紧了她,“妈,子陌毕业了一定让您好好生活,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
  日期:2017-08-09 21:28:32
  母亲摸着我的头发,抑制不住的哭着,“好孩子,母亲没有保护好你。”
  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这么说,刚要问她,却见母亲已经扭头擦干了眼泪,去厨房做饭了。
  我看了母亲一会儿,见她额边已经生出了几丝白发,心中猛然一痛,来到厨房顺手接过她手里的菜叶,“妈,我来洗吧,你休息一会儿。”

  母亲欣慰一笑,像是想到了什么,“你……你最近过的还好吗?”
  想到最近接而连三发生的事,我的手一顿,笑着点头,“挺好的。”
  母亲犹疑的看着我,她张了张嘴,“那个鬼有来纠缠你吗?”
  我一怔,随即摇头,勉强的牵扯起嘴角,“没有。”
  我不想让母亲担心我,这些惊悚害怕我一个人承受就好了,母亲年纪大了,她已经禁不住折腾。
  “傻孩子。”母亲忽然抱着我,她略显苍老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不要害怕,有什么事都有妈在呢。”
  我心中一紧,总觉得母亲话里有话,但又不好直接问出口。抿了抿唇,继续洗菜。
  因为父亲走得早,我从小的自理能力就很强,做些家常菜更是手到擒来,很快就炒好两个热菜。
  母亲见锅里的汤快要好了,她拿起毛巾给我擦了擦额头,温言道,“你去收拾一下你父亲的屋子吧。”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母亲都会给父亲收拾屋子,今年我恰好在,作为女儿,也就帮着收拾了。我走了几步,忽然想到父亲也是在七月十五出事的,又想到苏羽说的小心身边人,心瞬间堕入冰窖。
  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这一切不过是巧合而已。
  打开门后我看到屋子收拾的非常干净,就像是一直有人在住着一般,只是透着一股不寻常的阴冷。

  日期:2017-08-09 21:36:38
  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个想法,我快速的摇摇头。
  桌子的一角还放着父亲最喜欢的书,我掀开看了看,想起小时候和隔壁的女孩一起玩耍,那个时候她总是说她父亲经常她讲故事,每一次讲完她都意犹未尽,缠着她父亲让他再给她讲,他总是说不行,下次再讲。
  那个时候我总是跟着别家的孩子一起,幻想我的父亲究竟是什么样的。
  眼睛忽然变得酸涩,我抬手一摸,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抚摸着干净的床铺,就好像是父亲在身边一般。
  “爸,你现在过得好吗?”
  我对着空气情不自禁的呢喃一声。

  脸颊像是忽然有谁在抚摸一般,我身体僵硬,却并不觉得害怕,抑制着内心的强烈感情,“爸,是你吗?”
  没有人说话,脸上的那抹触摸也消失了。我失落的低下头,原来是错觉。
  躺在父亲的床铺上,总觉得上面有他的味道,就好像还是自己被他抱在怀里一般。也许是近日发生的事情太多,我很快便睡着。
  梦里,我和父亲在家乡的后花园玩耍,我追着父亲跑了许久,忽然摔了一个狗啃泥。
  忽然,有一个男人朝我伸出手,逆着光线我看不清他的脸庞,只觉得那只手格外的纤长好看。
  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的手。
  我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伸过去,逆着光线,虽然看不清他的脸,我却感觉他在笑。

  “子陌……”
  我站起来,回头一看父亲站在身后,我高兴的指着男人,“爸爸,我摔倒了,是这个大哥哥救了我!”
  我高兴的和父亲说道。却见父亲的脸忽然就变了色。他神色惊恐却又在极力掩饰,那表情,仿佛身后的人是魔鬼一般。
  我奇怪的看着父亲,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露出那副表情,“爸爸,你怎么了?”
  “子陌,离开他,他会让你陷入地狱。”
  日期:2017-08-09 21:43:47
  我猛地睁开眼睛,父亲最后的话语还回荡在耳边,我坐在床边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梦里的那个男人是谁?父亲又为什么会那么说?
  我抚摸着床铺,不知道父亲给我托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说的那个“他”会是季凌吗?

  我直觉父亲和母亲知道一些什么,带着疑惑收拾屋子,擦拭柜子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暗格,我疑惑了一下,用抹布擦拭了几下准备离开,但心中的好奇像是被猫挠着一般难受,没有忍住,犹疑一瞬,试着去开暗格。
  暗格四周和柜子相连的严丝合缝,用手是拿不出来的。我想到母亲的欲言又止,还有刚才父亲的托梦,总觉得这里面藏着什么秘密,思量一下,便去拿来了改锥,将暗格给撬了出来。
  暗格落在地上,扬起一片灰尘,我被呛得咳嗽了一番。把暗格放在地上后看着里面的东西,发现里面放着的也是一些书,还有一瓶墨水和一支钢笔,都是父亲以前用过的。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看了看便准备将暗格放回原处,忽然看到几本书中间夹着一个本子,我抽出那个本子。
  本子的底部已经有些泛黄,看得出是经年累月了。
  我看着这个本子,不知怎么心忽然忐忑不安,仿佛这里面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尽管我极力克制,但掀开本子的手指还是透着一股颤抖。
  日记本掀开,里面的内容此时显露出来。
  日期:2017-08-09 21:51:53
  我看着上面的内容,翻了几页都是记录着一些家常琐事,篇幅都很长。我大致翻看着,心底勾画着我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父母亲的世界,透着温馨,还有小夫妻的甜蜜。
  前面的日子每天记录的都是母亲怀孕的日子,字里行间可以看出父亲多么的期待我的出生,但是后面记录却突然明显少了起来,后来干脆只有日期,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并且最让我奇怪的是,我出生的前一周,父亲一直都在持续的说着一句话。
  她快出生了,她快出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