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10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羽留下这句话就离开,甚至都没告诉我为什么。我看着他的背影越发的觉得看不懂他。细细想来,他每次出现的时候都刚好是我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么一想对他也没什么疑虑,不管如何,我想苏羽不是那个伤害我的人。
  回到寝室以后果然大家都走了,只是许悠的桌子上还放着那个保鲜袋。我走过去一看,里面的苹果已经腐烂,白色的蛆虫正向外爬着,十分恶心。我朝着四周一看,拿起一个尺子就冲到了厕所,隔着保鲜膜把里面的苹果全部都敲碎,一把扔到了厕所,顺着水流冲走了。
  我深呼了几口气,觉得心稍微放下了一些,把尺子洗干净后回到寝室。
  日期:2017-08-05 23:40:23
  窗外已经快要入夜,我想起苏羽的话,总觉得毛骨悚然,今晚会发生什么事吗?我忽然有些后悔跑回寝室,现在大家都走光了,宿舍楼空荡荡的透着诡异的安静。

  “噔噔噔!”
  就在我走神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我浑身一颤,咽了一口口水,“谁?”
  “是我,李霞!”
  我心神一定,从床上下来去开门,见李霞笑眯眯的看着我,“我刚才在宿舍楼门口看到你,还以为看错了,原来你真的在寝室。”
  “嗯,我才回来,你怎么还在?不是都回家了?”
  李霞摊摊手,“我家不在本地,回一次家就要好长时间,只能呆在这里了。不过,还好你也在,我还以为整栋女生宿舍楼就我一个人。”

  我勉强一笑,没说什么。心底却莫名的安稳了一些。
  大概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即便知道面对一些事情无能为力,但是一些人会给你心理的支撑。
  李霞的性格比较活泼,平常在班里就总是笑嘻嘻的,几乎没见她哭丧脸的样子,此时和我在一起也一直话题不断,房间里一时其乐融融。
  我的肚子忽然一阵痛楚,眉毛都痛的打结,额头上很快落下了汗水,我咬紧牙对李霞说,“我去趟厕所。”
  我快速冲到了厕所,接着就开始拉肚子,拉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舒服了一些。刚要起身,看到一个白色的手指粗的蛆虫爬到了我的脚边,我浑身一颤,低头一看,见我刚才拉的东西全部都是那样的蛆虫。
  后背陡然沁出了一层冷汗,我一脚把那个白色蛆虫踢回到厕所里,按下了冲水开关。
  看着那些东西全部被冲走才松了一口气。

  我腿脚虚无的回到宿舍,见李霞不在也没有在意。心想这么晚了她可能是回去自己寝室睡觉了。爬到床上昏沉的睡去。
  日期:2017-08-05 23:48:34
  半夜里迷迷糊糊的听到了有人的尖叫声,听起来像是李霞的。我眼皮重的厉害,没有理会,继续睡去。
  我一觉睡到了天亮,觉得精神恢复的不错,洗漱了一番就准备去买早餐,我想到李霞也在,便去找她,问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我刚敲了一下门门就打开了,门没上锁?我奇怪的瞬间门已经被推开,看到地上的一幕我惊得都忘了尖叫。

  李霞这个时候已经躺在了地上,她浑身都被搁得血肉模糊,像是穿上了一件红色的衣裳,旁边的墙壁上写了一个“红”字,和李东红的死状一模一样。
  我惊惧的咽了一口唾沫,转身立刻向楼下奔去,可是面前的景象却不知为何变得虚无,我下楼下了好久都没有下完,就好像这个楼梯没有尽头一般,身后传来一阵又一阵渗人的笑声。
  我更加快的跑着,那笑声却如影随形,一直回荡在耳边。
  “子陌,把你的手给我!”
  苏羽忽然出现在楼梯的拐角处,他朝我伸出手,我顾不上别的,立刻去抓他的手,只是一瞬间,我已经到了宿舍楼门口。我握着苏羽的手不断的喘气,整个人的力气都要被抽干了,跌坐在地上。

  “轰隆!”
  我扭头看去,身后的宿舍楼突然崩塌,此时变为一摊废墟。我看着那座废墟沉默了半晌,手指抓着地面,神情颓靡,“怎么会这样?”
  “子陌,发生什么事了?”
  苏羽蹲在我身侧,柔声问道。
  我慌得说不出话来,巨大的恐慌还有愧疚在心底弥漫,眼泪不停的向下落,“李霞,她死了。和李东红的死是一模一样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样的心情,现在已经明白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不杀伯伦,伯伦却因我而死。先前的小男孩,再加上这两条人命,我心底涌出了无限的自责。
  如果不是我,他们本来可以很快乐的活下去,他们的一生明明还那么长,却因为遇到我,未来一瞬间化为虚无。

  日期:2017-08-05 23:55:39
  此刻,深深的无力感包围着我,我想到了什么匆匆起来离开。
  第二十三章 没有这个人
  我一路来到了道馆,敲开门后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房顶上结了蜘蛛网,看起来像是很多人无人居住的地方。我到处找了找,里面放着黑狗血的桶还在,道长却不见踪影。
  我出来道馆才发现这个地方十分偏僻,狭长的羊肠小道看不到头,有股森森的怪异。

  我顺着羊肠小道出去,刚好看到一个大妈拎着菜篮过来,我跑过去甜甜一笑,“大妈,我问一下,这个道馆的道长去哪了?”
  大妈看着我表情怪异,“什么道长?我不清楚。”
  我意识到不对,有些慌乱,“不可能啊,大妈,就是这个羊肠小道的尽头,里面道馆的道长。”
  大妈摇摇头,一脸担忧的看着我,“小姑娘,这里哪有什么道馆?你是不是犯迷糊呢?”
  我见大妈的表情并不是说笑,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大妈,打扰你了。”
  大妈什么也没说,摇摇头离开。
  我站在原地,觉得事情越发变得诡异,决定再去看看道馆。从羊肠小道进去,弯弯绕绕最后却怎么都到不了尽头,我走了好久,觉得脚步发软,抬头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我已经在这里转了一个小时。
  心底有些慌乱,我在这里转悠了这么久不管怎么说都该过去了,却一直都在徘徊,难道说我遇上了鬼打墙?
  我看了一眼墙面,心底发虚,镇定下来从地上拿起一个石子在上面落下一道划痕,顺着路继续走,等过了一段时间我扶着墙面停下,脸色变得难看。

  没错,墙面上还留着我刚才用石子落下的划痕。
  此时已经是正午,而这个羊肠小道却像是与世隔绝,头顶感受不到任何阳光。
  我早该发觉这里不对。
  我惊讶片刻告诉自己不要慌乱,一定要想出办法才行。
  我伸手触碰到一片冰凉,低头一看摸着的是那个手镯。想到了这几天的事情心情更加的烦乱,坐在地上低头哭了起来。
  “姑娘,你怎么了?”
  日期:2017-08-06 00:03:49

  我止住哭声抬眸,见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站在面前,她看起来八十多岁的样子,却异常的和蔼,让人亲近。
  我抹了抹眼泪,从地上站起来,“婆婆,我迷路了。”
  老婆婆一笑,伸出手给我,“那好,我带你出去。”
  我正要将手递给她,却发现手腕处传来一阵疼痛,此时,右手手腕的手镯发出了紫色的光,看起来危险而诡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