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103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看向刚钓到的胭脂鱼,野性系统出现提示,稀有度1星,不建议收入龙宫。
  纪安走下钓台,把胭脂鱼去掉钩子,重新放回水,系统提示:“放流本土物种,稀有度1星,奖励积分20。”
  钓鱼这种事,钩子在水下,什么鱼会来咬谁也不知道,所以万一不小心钓到华鲟,摘掉钩子放了是,也没人会来找麻烦。
  左右两侧接连提竿鱼,纪安的浮漂又是一阵寂静,下午三点,不太会钓鱼的顾驰远都了好几条,他看向严立伟,眼神示意纪安:“他有你说的那么溜吗?”

  严立伟:“可能真的不会台钓,纪安路亚绝对溜。”
  又过了十来分钟,纪安今天第二次起竿,严立伟眨了眨小眼睛:“嘿,你怎么专这种稀古怪的鱼?正经鱼一条没有。”
  旁边人没太大反应,刀鱼大家都见过,在座的清明时令估计也没少吃,可纪安心里砰砰直跳。由于水库在江边,他期待已久的刀鱼终于了,是不知道是雌是雄。
  假装放生,纪安蹲下,将20厘米左右的刀鱼浸入水面,心里不停念叨:“千万要是雌鱼,千万要是雌鱼。”手划水,趁水波粼粼时,刀鱼收入龙宫。
  纪安第一时间看向龙宫,暗自捏拳心道一句:“终于!”
  长江刀鱼(雌),稀有度:2星
  拖了大半个月,他的长江刀鱼任务终于可以顺利进行了。
  “放生50条刀鱼有2500的积分,还有那个什么种子,【我最摇摆】果然好用,不愧是淡水万能神器。”纪安想道。
  重新坐钓位,纪安准备继续试试还能不能再钓些稀古怪的鱼,龙宫镇守太忽然道:“大王,在你左前方100米处出现稀有度:三星半珍惜鱼种。”
  “三星半?”纪安愣神:“那不是和虎妞一个等级了?
  我了个去,这要放进龙宫里,一个星期后放生繁殖出来的新鱼,得要多少积分?”
  纪安立马背起装有矶钓竿的渔具包,朝严立伟道:“先帮我看一下,我去旁边试试路亚。”
  严胖子笑道:“怎么?憋不住了?
  行,你拴失手绳,我给你看着,有鱼叫你。”

  纪安点了下头,怕鱼跑了,沿岸往左侧跑去。
  不一会,纪安看向10多米外,对岸水面犹如迷宫一般的干枯树根迷阵,眼角抽抽道:“这叫我怎么钓?”
  俗话说老树l盘l根,十多米外对岸,一棵早已干枯的大树倒在岸边,密集错乱的枯树根像笼子“笼罩”,从水面一直浸入水下,纪安眼角抽抽道:“这叫我怎么钓?”
  看向最多不过十厘米的树根缝隙,纪安皱眉琢磨片刻,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尝试将【我最摇摆】隔着十多米距离抛入缝隙之。
  纪安打开渔具包,拿出他那根拉仇恨的矶钓竿,装配钓组,将“蚯蚓”穿钩后,又加了一颗10克重的铅坠,方便抛投。
  准备绪,纪安将竿尖瞄准一个较大的缝隙,手肘下压, 10克铅坠向下压弯竿身,随后利用竿身的弹力,带着【我最摇摆】往前飞出。
  “妈蛋!”不出意外,挂着“蚯蚓”的钩子被树根牢牢缠住,一条5个积分的【我最摇摆】此报废,纪安只好扯断鱼线,重新尝试。
  一般来说,路亚钓的时候,越是犄角旮旯的地方,越容易出大鱼。这个道理大多数钓鱼人都懂,但不是谁都能钓得到,想在十多米外准确命10厘米见方的目标,至少现在的纪安还做不到。
  20分钟后,一盒【我最摇摆】只剩下最后一条,眼看又得花50积分重新购买,他烦躁地直想骂娘。
  “太,三星半的鱼还在吗?”纪安问。
  “还在,一直没动过。”
  呼出口气,纪安调整情绪。自己技术不到家,能怪谁呢?只是决定以后有空一定要好好练一练他的抛投技术。

  先前因为担心三星半的鱼跑了,纪安过来时,给留在钓台的7米2手竿挂了一颗螺蛳。螺蛳不“蚯蚓”,这玩意专门诱青鱼,一段时间没人管,浮漂开始出现动作。
  “纪安,你这里鱼了。”100米外,严立伟喊。紧接着,死胖子又惊呼道:“快回来,你竿子被拖下水了!”
  暂时心烦意乱,再次抛竿多半也是浪费积分。刚才得知太对3星以稀有鱼种的侦测范围在100米左右,只要知道大概区域,能随时找到,纪安道:“太,如果鱼动了,记得提醒我。”他往钓台跑去。
  7米2手竿已经被拖下水去,好在还有竿尾的失手绳牵着,见纪安返回,严立伟把失手绳让给他,道:“动作轻点,感觉是条大家伙。”
  纪安点头,动作轻柔一点点拉回失手绳,他弯下腰,从水里提起鱼竿。
  7米2竿子弯出的弧度着实有点吓人,水下大鱼受惊,开始摆头打桩,连带着竿尖抽打空气,发出“咻咻”声,见状,旁边刘赫道:“表哥,应该是碰到老库底子了,快开手机录像。”
  肤色黝黑的刘纯收好自己的竿子,站到纪安钓台后,开启录像。而其余几人见有大物出没,也都围了过来。
  手竿没有鱼线轮卸力,几乎全靠纪安自己的力气在顶, 20分钟后,一连几个回合较量,纪安也有些吃力。
  这个过程叫做“痛并快乐着”,纪安累,而围观他的人无不眼红,毕竟大鱼谁都想遛。

  纪安回过头,发现岸边几个“大叔”全在眼巴巴看着他,想了想,他道:“刘哥,你来帮我遛一会,我累不行了。”
  “别别别,你钓到的,你自己遛。”刘赫摆手道。
  纪安:“不是,真不行了,我胳膊都吃不劲了。快来帮把手。”
  “老刘,啊,都自己人,客气什么?这条老库底子来,把录像发到,你表哥今年的水库生意绝对爆火。”
  听严立伟鼓动,刘赫唆了下鼻子,笑道:“好,那我不客气了,一会我不行了,你们接着来。”
  十多分钟后,因为鱼太大,间又放了次失手绳,刘赫稍稍过了把瘾,将鱼竿交到他表哥手里,他自己接过手机继续录像。
  一共六个成年人,大家轮番场,整整1个小时过去,大物终于浮出水面,呛了第一口水。
  是条青鱼,一看个头,常年做水产生意的严立伟咋呼道:“老刘,这家伙80斤都不止了吧?”
  刘纯咧开白牙嘿嘿傻乐,刘赫拿起抄:“绝对不止,长度要1米6了,你看那鱼大的,在水里跟潜水艇似得。”
  又是20分钟过去,青鱼总算乏力翻肚,刘赫看准时机,一下把青鱼抄进里,他和刘纯两人一起合力才将抄“搬”岸。
  六颗脑袋全围了过来,盯着大鱼七嘴八舌
  “我滴个乖乖,这货少说得一百斤朝。”

  “让一下让一下,我给拍张照先。”
  “哈哈哈,表哥,今年水库生意稳了!”
  青鱼鳃盖要手掌大, 6人围观一阵,严立伟道:“别在岸憋死可惜了,纪安,你脱了衣服,下水合张照,尽快把它放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