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23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赵松跟我走到二楼楼梯的时候,我们对面走来一个和赵松模样相似的男生,不过这男生长得有点憨,胖乎乎的,看起来没有赵松聪明,还没等我打量完,赵松便一脸不悦地开口说道:“你个笨货怎么出来了?父亲不是对你下死命令了,不到家主继承大会,你是不能出来的!”
  胖男生憨憨一笑竟然像个孩子,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和孩子没什么两样道:“赵松,我是你哥哥,你不能这么跟我说话。”
  赵松鄙夷地瞧了他一眼冷笑道:“我赵松才没有你这样笨的哥哥,劝你赶紧回房间玩去,别随便出来四处乱晃丢人现眼。”
  “我要偏偏不呢!”胖男生的脸色和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并直面对上赵松道。
  “赵柏,你别自寻死路,要知道父亲非常讨厌你,一旦我去他那说点什么,你的小命就会不保!”赵松一下子急眼,厉声喝道。

  原来这就是赵松的哥哥赵柏,之前听熊哥说过,赵松赵柏两兄弟不合,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不过看样子赵柏不是一般的不受宠,这小命都快不保了,到底有多惹赵阔讨厌,这并不是我所关心的问题,我最关心的事赵柏怎么会在这莫名出现?
  赵柏冷笑一声道:“赵松,作为哥哥的我奉劝你一句,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否则到时候谁小命不保还说不准!”
  “你!”赵松被噎了一句,转而又道:“艾?平日里你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的,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难道你找到什么靠山为你撑腰了?”
  我明显察觉到赵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拳头紧握哆嗦了一下,看来赵松所言不假,不过赵松并没有发现这个细节继续说道:“哈哈哈,就算你的靠山再大,怎么大得过父亲,父亲才是赵家的家主,而我赵松将是未来家主的继承人。”
  一看赵柏的憨声憨气的模样是装出来的,小不忍则乱大谋,他一直在卧薪尝胆,再说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没准哪天赵松出门被人害死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而赵柏听完赵松的挑衅后却一点也不生气,依旧保持那副老实模样道:“如果你真的还想做赵家未来的家主,劝你现在赶紧去父亲那边,血祭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这未来家主要是没有看到岂不是很可惜了。”
  “血祭大会?什么血祭大会?”赵松听得一脸懵逼,似乎完全不知道这事,看样子赵阔并没有告诉他,那赵柏又是怎么知道的?
  赵柏冷言道:“这么重要的事你都不知道,你这未来家主继承人的位置看起来岌岌可危啊。”
  这话一听,赵松更加按捺不住了,招呼都没和我打就匆匆离开了,而赵松的身影消失后,赵柏收起那副憨厚模样,一脸严肃地面对我,他果然是装出来的,而且他这次出现主要是奔我而来的,赵松的离开只是刻意将他支走。
  “赵柏少爷?”我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赵柏,大愚若智,他可比赵松聪明多了,心机也深多了。

  “叶小飞叶先生?”赵柏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稳重多了,一点都不像赵松说的笨样子。
  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直言问道:“不知赵柏少爷冒此危险专门找上我有何要事?”
  “帮你。”
  赵柏的言语简单,说得我有点发懵,而且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盯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的,还帮我?整得我全身都发毛。

  最后赵柏点头肯定道:“没错,就是帮你,当然也是帮我自己。”
  我还是不明白,想要再详细询问一下,但看看时间,和熊哥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五分钟了,赵柏也瞧出我心机难耐,又道:“你已经迟到了,还是赶紧过去吧,祝你们得胜而归。”
  我已经没有时间再和赵柏多说一句话,连忙赶向一楼大厅,路上一直反复回味赵柏最后说的那句话,原来他什么都知道,我连忙向飞哥寻求肯定答案问道:“飞哥,赵柏是不是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飞哥一脸严肃地点点头道:“十有八九就是了。”
  “那他……”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再去后山岂不是非常危险了,毕竟赵柏是赵阔的亲生儿子,怎么可能胳膊肘向外拐,但我又觉得不大对劲,这次赵柏的出现明明是在帮我。
  飞哥道:“我觉得他应该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虽然理由不明,但这种可能性最大。”
  也就是说赵柏不会出卖我们了?但我们还是不得不多留个心眼,毕竟他没有直接言明他的态度,稍微防一下还是有必要的。我们和熊哥汇合后,我捎带着提了一下赵柏的事情,但熊哥表示不知道此事,而且平日他和赵阔接触的时候,也很少见到过赵柏,俩人与陌生人无异。我猜测应该是赵柏误认为熊哥是赵阔的人,所以从来没有与他接触过,要不然赵柏也不会等到今天了。
  熊哥听完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赵柏给我留下的印象憨憨傻傻,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城府,不管是敌是友,千万得小心。”

  “嗯。”我点点头应道,熊哥的话不无道理。
  随后我们跟着熊哥去了后山,听熊哥说,赵阔打算在五点钟的时候对赵广动刑进行血祭大会,我们提前过去布置会场,而且赵阔非常信任熊哥,可他不知道熊哥早在与赵家人接触的时候就心向赵广了,目的就是为了报恩。
  熊哥的面子很大,进后山门口的时候,我们轻而易举地过去了,还好这次守卫的俩人已经不是昨晚那俩了,我和条子的样子也没有受到怀疑,一过后山门口,路树成荫,我就感觉脖子里凉飕飕的,难怪赵家人会花大手笔踩挖这里,绝对是夏天乘凉的好去处。
  我们顺着台阶向上攀爬,在楼上看三清殿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它很高,但这一离近了却后山难,难于上青天。不过你别看熊哥胖,但那都不是虚的,爬起山来的速度比我们几个小年轻还要快。

  眼看着快要到半山腰休息区的时候,我加快攀爬的脚步,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飞哥和条子他们和我情况差不多。。..熊哥脸不红气不喘地看我们笑话道:“年轻人,要多锻炼!”
  我尴尬地笑道:“是是是。”
  其实我们的体力也不是很差,只不过跟稍微年长我们的熊哥相比确实差了那么一丁点火候。玩笑归玩笑,在这一路上爬的过程中,我近距离地仔细观察了一下后山的情况,通向三清殿的路只有这一条被铺好的石台阶路,其他都是荆棘和树木,也不知道为什么,尤其三清殿周围的荆棘长得特别多,而且茂密繁盛,人要是穿梭其中很容易被划得遍体鳞伤。
  熊哥走在最前面道:“前面有片荆棘林,你们都小心点,跟着我走。”

  “恩。”我们异口同声地点头道。
  这时我才发现,三清殿所处的半山腰平地全被赵家人为种植了荆棘林,而且这些荆棘已经有了岁月,长得和人差不多高,犹如一堵由荆棘制成的天然城墙,将三清殿紧紧地包裹其中。这赵家人可真有意思,一个小小的三清殿,至于这么大费周章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