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22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飞哥望着赵松远去已经消失的背影道:“没想到这个赵松还想对你下手,幸亏有赵枫在。”
  碍于现在我们的秘密行动,我与赵枫的关系最好还是保持为陌生人比较好,免得遭人怀疑。刚才飞哥他们和赵枫谈完的时候,过来的路上正好瞧见我被赵松拦住的这一幕,赵枫不能亲自出面,只好派赵影出马,便有了刚才那一幕。
  “都告诉他了吗?”
  飞哥点点头道:“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他让我们紧盯着后山的动向,赵枫会派人藏在我们房间附近,一旦出现意外情况,可以及时告诉他。”
  “那就好。”如果到时候有了赵枫的帮助,对我们的营救行动也增添不少胜算,我突然想到了熊哥便问道:“那熊哥那边呢?”
  这也是我们的重要盟友之一,一定不能落下,但飞哥却摇摇头,脸色也不大好。
  “怎么了这是?熊哥改变主意了?”看到飞哥不悦的表情后,我的心脏突然咯噔下,可把我吓坏了。
  飞哥又摇摇头道:“不是,我们看了整个party上的人,没有找到熊哥和熊哥的人。”
  这就奇怪了,我皱着眉头沉思道:“这怎么可能,就算是找不到熊哥本人,他的兄弟好歹也能看到一个啊!”毕竟party上诱惑颇多,香烟美酒加美人,能够在里面玩耍一圈,快活似神仙。
  飞哥的脸色突然变得颜色起来道:“听条子打听来的消息,说是赵阔带着熊哥出去了,也不知道真假。”

  熊哥与赵阔一起出去了?我细细思量其间的意思,现如今能够使得赵阔亲自出马的事情无非就是处理赵枫的父亲赵广一件,想来想去,也只能是这样了。
  既然赵阔带着熊哥出门接赵广去了,也就说我们现在只要盯好后山的动向就成,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晚上我们回到房间后,过了没多大会,一个自称熊哥小弟的小伙子敲门找我,小伙子瘦瘦的,应该二十四五左右,留着小平头,尤其是那抹性感的胡须格外扎眼。我之前去熊哥茶馆的时候见过他,辨识度极高,他对我非常尊敬道:“你好,叶先生,我是熊哥的小弟徐冲,熊哥让我转达你今晚后山有异动,你一定要多加留心。”

  “辛苦了。”我点头应道,事情果然不出我们所料。
  城堡内部纷繁复杂,指不定谁家派来的眼线在四处盯着,徐冲没有长时间停留,说完就匆匆离开了,还好他穿了一件oversize版的黑色外套,戴上帽子后完全把他包裹起来,就算是被人看到也辨认不出是谁。
  趁着这会没事,我带着条子假意去城堡内溜达,到了晚上,城堡里的路灯全亮了,完全分不出白天与黑夜,我们一边走一边欣赏风景。
  不过我们走到城堡边缘的时候,路灯就少得可怜了,整个后山一片漆黑,只能听到鸟叫虫鸣声。条子兴致高昂地指着后山方向道:“飞哥,那边有野禽窝,我们过去掏点鸟蛋吃吧。”
  这种幼稚的说辞我也真是给跪了,但我只能顺着条子的话接下去道:“天这么黑,能掏的着吗?”
  条子拍拍胸脯道:“你放心,我小时候专门干这个,闻着味儿我都能找着。”
  “你可真行…..”
  我的话还没说完,不远处的黑幕下面走出两个身形壮硕的大汉,不出所料的话,这就是负责看守后门的人了,还好我们伪装得好,俩人直接把我们当成此次参加家主继任大会的宾客了,但态度却也一点都不客气道:“走走走,赶紧走,这里没有鸟蛋。”
  另外一个人也跟着絮叨道:“深更半夜不睡觉掏鸟蛋玩,有钱撑得吧,我们赵家什么鸟蛋没有,用得着你们亲自动手吗?”

  条子连忙赔笑脸道:“两位大哥,不好意思,party上酒喝多了,出来散散步醒醒酒,不过前面不是后山吗?我来之前还听说可以爬爬山锻炼锻炼身体的,这不消消食……”
  没想到没等我们说完,第一个说话的大汉怒斥道:“此次家主继任大会后山不对外开放,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他们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搞得我这心里还挺忐忑,既然人家不让靠近,那我们只好识趣离开,条子一个劲儿地赔不是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不懂规矩,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不过我前脚正准备迈进城堡门口,身后便出现两道车头大灯照出来的强光,我们转头一看,一共三辆车相继驶过去,我连忙叫停条子道:“等会,他们回来了。”
  我和条子迅速钻到草坪里的一棵常青树下,尽量避开摄像头,一直向前跟进,直到离后山门口五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如果我们再继续往前很有可能会被人发现,那三辆车相继并排在门口处,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赵阔,最后一辆车上下来的是熊哥和他的小弟,而第三辆车上下来的应该就是赵枫的父亲赵广了,只见他全身被捆绑得结实,脑袋上还套了个黑布,竟然没有一丝反抗。
  赵阔一下令,两个手脚麻利的小伙动作迅速地压着赵广往后山里走,这时,赵枫竟然带了十个执法堂的人过来了,既然晚上那会我已经告诉他后山的情况了,那他应该是知道前面被压过去的人就是他的父亲赵广,但他还是来晚了一步,只能眼巴巴地向后山观望。不过赵枫很快便恢复了理智,用他们赵家执法堂堂主的身份面对赵阔道:“天都这么晚了,家主还开车出去兜风,真是好雅致啊。”
  “呵呵。”赵阔冷笑一声道,“执法堂堂主的权利似乎还没大到管家主的事情吧?”

  赵枫吃了一顿瘪,却无从发谢,转言又道:“刚才下面的人来报,说是家主带人回来了,之前就听说过家主有收藏异性的习惯,在家主继任大会这种关键时刻还做这种事,恐怕不太合适吧?”
  赵阔还有收藏异性的习惯,这是什么癖好,我还真头回听说。
  看来赵枫所言不假,被这么当众揭穿的赵阔顿时老脸通红,压着火道:“这是我的私事,还希望赵枫堂主不要多管闲事。”
  “家主的私事我是管不着,但家主若是不小心用力搞出其他影响到赵家人名声的事情,身为执法堂堂主的我就不能不管了。”
  “哼,我自有分寸!”
  赵阔这么一说,就是间接承认他带回来的是一名异性,没想到他都舍得豁出这张老脸了,赵枫也没有脾气,只好作罢握拳咬牙离开,临走之前我还忍不住朝后山看了一眼。
  唉,自己的父亲近在咫尺,却没有能力救下,这种感觉难以言表。
  赵枫带人路过我和条子所藏的位置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我,但他身后带的人有个耳朵灵敏得很,条子的腿蹲麻了,想趁机换换腿,没想到就这轻微的与草坪的摩擦声他能听得见,顿时朝我们的方向喝道:“谁在那里!”

  窝草,完了!
  眼看着我与熊哥约定的时间马上就到了,我是急得不行不行,但眼前这缠人的赵松,无论我找什么理由,他都不肯放过我,这可真是让我头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