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三十年的灵异体验》
第7节

作者: 精巧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惊!有啊不是我五叔吗?!
  说起我五叔,真是令人唏嘘,他身高180,英俊潇洒皮肤白皙,有点神似韩星赵寅成,是爸爸哥们六个中最好看的一个。他少年当兵,中年下海,常年不回家,直到我结婚前,这位神秘的五叔竟然是被政府超户口,联系我爸和我老叔去认领的。再见已是物是人非,他已经不能行动,头脑昏沉,语无伦次。而体重已经三百斤余,用父亲的话来形容简直变成一尊又白又胖的大肉佛。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旁人已不得而知,只知道这些年他一直未婚也无孩子,最后煤气中毒熏傻了。

  婚前父亲一直想让我去医院见见五叔,可是因为种种事情耽搁,就没见成,后来婚礼,五叔说特别想来,但已病入膏肓,又体型肥肿,没办法离开病床。
  我婚后不久,他就亡故了。
  这位五叔活着时没见到我,可阴魂却不知什么原因找到我,现在想想半夜叫我名字的男声,可不就是他!
  可惜他啥也说不出来,我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张姨说他脑子坏了,也是正理。
  好说歹说送走了五叔和骑白马的当官祖宗。接下来又要与仙家打交道。
  我这时突然想起春节前做过的一个梦。
  梦中我回到单位,同事突然背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大蟒进入办公室,我一看连忙迎过去,叫道:哎呦喂!这不是我家的蟒仙嘛!
  谁知道刚伸出手接过来,就被大蟒亢亢两口咬在手背上,可我不怕,仍是把它抱过来贴在脸上摩挲,真舒服啊!
  我揉了一会大蟒,它就跑了。我怕它咬别人,就近紧跟着。
  一瞬间来到一家宠物店,它撒开了欢的追兔子撵鸡,逮着就一口一个全部吃光光,这个梦就在鸡飞狗跳中结束了。
  张姨笑着说,那是它饿啦!你家仙也是惨,没供奉没祭拜,年底了,它饿呀!十五那天给他上点鸡和鱼吧!

  我想,这倒不难,还挺人性化的。
  于是,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中,仙家,鬼神,都达成了共识,事情就这么摆平了。
  什么小说中的斗法,画符,跳大神,通通没有。大家就像三方会谈一样,摆出条件,签字画押,成了!
  回家后我应张姨答应的条件为五叔和白马祖宗(经我爸确认是三爷,前八路军高级军官,解放后在我市身居高位并分到一栋别墅,无奈文丨革丨被打倒,逐到四川客死他乡。他就生前酷爱骑马。)在庙上请了一尊牌位供于阿弥陀佛左右,学佛行善。十五又为清贫的仙家做上好吃好喝。
  仿佛一切都归于平淡,生活又步入了正轨。
  春天到了。
  日期:2017-08-07 15:23:20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我暂时忘却了悲伤回到工作岗位,此时,张姨仍与我时不时电话联系。
  她的意思是,我本是佛家弟子,应该早早皈依佛门,这样才能身心愉快,今早脱离苦海。
  可宗教信仰这种事,我不置可否。世间如果有太上老君,阿弥陀佛,上帝,安拉,那又怎么去选择呢?一般人信仰一个宗教,要么是民族传统,要么是家族影响,要么自己悟道,我还不想稀里糊涂地去盲目信仰。
  后来一段日子,我也为此烦恼。既然自己用亲身体会知道了有鬼神的存在,那未来该何去何从?人活着为了什么?只是吃喝拉撒吗?我们这些人庸庸碌碌的无一不会逃过死亡,那么死了以后人又去哪?
  所谓迷信,是不知所以然而信。中国人喜欢把迷信与宗教相混淆,觉得所有宗教都是迷信,只有马列才是真理。那么,谁又去真正研究过马列呢?多少人盲目信仰一句标语,一句口号,一种理念,这又与迷信有什么不同。

  [世界的本源是物质的,精神是物质的产物与反应。]那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又如何解释?这句话没法解释。
  人是否有灵魂?这个问题也许困扰了古今千百人,现在也加上我。
  在这段时间里,家中发生的一件事又让我看到了事物的另一个方面。
  姥姥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她与姥爷经单位介绍认识,两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知识分子,出自书香世家。上世纪五十年代,两人响应党的号召,各自从家乡不远万里扎根在东北,开始在这片白山黑水间生根发芽。

  他们学了一辈子医,受了一辈子无产阶级教育,又经历过wg对知识分子与资本家无情的摧残,已经不敢妄自发言,可以说被社会改造得甚好。
  但就是这样坚定的老d员,优秀老干部,到了晚年也不得不遇到一些马列解释不了的事情。
  一天妈妈说,姥姥又闹的厉害了。
  这所谓闹得厉害,就是幻听幻视的毛病又犯了。对此我早有耳闻,甚至遇见过。
  关于幻听幻视的对象,实际上是一家五口,这神秘五人组分别是:老丈母娘,女婿,女儿,外孙子,外孙女。
  具姥姥描述,这外孙子主要负责收拾她,不让她睡觉,似乎还会一阳指,点哪哪疼。于是姥姥晚上睡觉都是盖着一张三合板。
  后来她也会反击了,武器有:拖布杆子,苍蝇拍。
  于是家中开始了姥姥与神秘小男孩无休无止的战斗,可谓打的满目疮痍,后来母亲和舅舅看不下去,说咱给妈换个房子吧!于是又搬了家,可是于事无补,新家的天花板上被姥姥打得像麻子一样,姥爷也有苦说不出。
  我在这里是中立的,不排除我姥姥有患精神疾病的可能。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另一种可能。
  于是我把姥姥的照片与八字发给张姨观看,她吓了一跳说:你姥姥的仙家比我的还全呢!可惜太迟了。
  具她描述,闹我姥姥的也不是仙,而是冤亲债主。还问我姥姥是否会针灸,有没有给人扎过针灸。
  这我还真不知道,她是西医,负责科室也不包括针灸。
  回家后,我询问母亲,她说:你姥姥自学的针灸,退休后有人请她去海城针灸治过病的。
  那么针灸又能怎样呢?我问张姨。她说,人的经络,很多时候也是仙家的所在,有的时候,一针下去,你也说不准是经络通了病好了,还是把仙扎了不闹了。
  所以她这种出马弟子,都不会去针灸按摩,怕伤了仙家。而仙家是不会死的,过几年养好了,他们就会回来报仇。这在咱们凡人看当然是十分无理的事,大夫又有什么错?可无形中的过失,受害方也不会原谅。

  话说回来,针灸又为什么能治病?好像老外的现代医学也说不清,这又是一门没有科学依据的国粹,可很多人就深信不疑。
  因为姥姥年纪太大,已经不能做什么有实际意义的事了,张姨只是送我一个念佛机,让我转交给姥姥,希望能带给她一丝安宁。最后她说,2017年,农历五月与七月,你姥姥要有一难,挺过去就能多活几年,听不过去就在今年了。这几年她因为帮助别人,也得罪了不少众生,其实是越来越觉得因果之重,不能随便帮人改变命运,于是在这件事过后,她便离开本市,到外地的寺庙修行去了。临走,她送我出门,忍不住说:其实啊!你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