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三十年的灵异体验》
第6节

作者: 精巧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个猛子扎入潭底,才发现潭水清澈微凉,并不刺骨,定下神来,马上想寻找那个女孩子。但哪里还有什么女孩?只见一段腐木斜沉在潭底,但容我仔细一看,又哪是什么腐木?明明是一条大树粗细的大蟒!它一半身子在水下,一半露在水面,很舒坦地漂浮着。我急忙浮出水面,左顾右盼,但却不见那节蟒头。
  这时,一股水花泼在我的脸上,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可爱的女孩,她望着我的脸,笑眯眯的。
  我心情很复杂,看了她一会,说:你是条蛇。
  她也不反驳,仍是笑,随后又泼我一脸的水花。
  于是你一下我一下,我俩闹个没完,嘻嘻闹闹的,我也不在意她究竟是个什么,我只是觉得她很可爱。
  突然,天上开始传出隆隆的雷声,我俩急忙上了岸。她开始变得十分惊惧,我搂着她湿漉漉的身体,想要逃回家里。一路上,天空好像是被倒下一滩墨水,流出墨迹一般的物质,那些东西离开云就变成闪电,纷纷降落在地面,劈落一块块碎石与树木。
  就在我们逃跑的时候,沿路的草木,石头,水洼与树干之间闪出无数的小人,只不到我小腿高,什么形状都有,勉强能分清哪是头哪是手。他们混乱地四散奔逃,根本辨不清方向,有的甚至直接撞向闪电,咔嚓一劈,化作一缕轻烟。
  我见了更是为那个女孩的安危担忧,但她似乎也无计可施,梦中我俩与那些小精怪抱作一团,只记得自己发誓绝对不要与她分开。
  多年过去,此情此景仍然历历在目,我如此不舍一个梦中人,而她是否存在过都成问题。
  我不觉得当时是自己看电视魔障了,况且还把自己想象成一个男孩。梦里我就是男孩,而那情景也没有电视剧重现过。

  那么问题来了,这是我前世吗?
  我也不觉得,现在想想不过黄粱一梦,典故中那个做梦的书生不也是发了一顿妄想而已吗。
  唯有那舍命的真情,永难相忘。
  所以一提到这些妖精仙子,我是没有惧怕乃至恶意的,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害我,相反我觉与人想比,它们更加可怜,历经磨难,却不见得能得善终。
  日期:2017-08-06 18:36:30
  医院里,我在无羊水的情况下挺了九天,最后是医生轮番说服我,婆婆老公也苦苦哀求,叫我吃了那催产药。我坚持不吃,因为在我肚子里,这个小孩起码能活着,吃了,她就死了。但医生说再挺下去,一旦感染,我也会有危险,到时候还是要保大人的。
  我反复思索,还是咬牙吃了药,自己把未足月的孩子生了出来。

  不到六个月的胎儿肺机能不全,是不能存活的。我想看看她,可医生怕我伤心,强硬地说:有什么好看,也不是你家的孩子。
  话外之意,这是外人,就不要有念想了。
  等我出院回了家,已经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婴儿车,小奶嘴,小枕头,小褥子等等这些东西一下子都没用了。我把它们塞进柜子,怕看见以后伤心。
  之后的月子期间,我的梦魇越来越严重,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一到晚上我就害怕,怕噩梦在我脆弱的时候折磨我。
  于是我选择白天多睡觉,晚上要被夜夜吓醒,所以也睡不好。可就是这样,趁虚而入的众生也不肯放过我。
  慢慢的,我从被吓醒演变成幻听。晚上被人叫名字叫醒,被突然敲击的床头吓醒,慢慢的,邪祟由梦魇进化成了现实。
  直到一天午后,我正难得地做着一个好梦,梦里我与两位昆曲小生打扮的男子在一处月亮门里吟诗作赋,他俩一人粉褂子,一人绿褂子。我们仨正诗兴大发,突然耳轮中只听见啪!的一声,我被谁给一巴掌抽醒了。
  这绝对不是梦里挨打的感觉!我醒来的几秒左脸还是麻的,脑子还是震荡的。这种感觉就是现实中被人结结实实打了一耳光。
  我艹!谁?在我家,还打我?这是我第一个念头。
  然后清醒了一下,摸摸脸,我发了第二个念头。

  nnd!这事不能完!是鬼是神你敢趁别人睡觉就打人,也是欠!怒火反而让我不再害怕了,我暗地里憋着火,誓不向恶势力低头!
  因为家里当时就我一个人,我决定翻个身再睡一觉。
  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也就打打我,不妨!又不是没被打过。
  几天之后,我仍旧是午后睡觉时,突然在睡梦中清醒了,第六感这种东西也许真的有,那种不安与警惕瞬间令我清醒。
  我在床上一回头,果然眼前晃过一只黑色的手影,仿佛刚刚摸过我的头,看我惊醒又把手撤走了。
  手撤走之后,我在背后的斜上方,几乎只有一尺的距离看到一张灰突突,满是皱纹的老头的脸。他的眼睛也是灰的,看起来得有七八十岁,光头,瘦脸。就爬在那看我,几乎脸贴脸。
  我张大眼睛瞪着他,接着就在几秒钟的功夫里,他的形象由下至上粉碎消失了。
  妈的妈我滴姥姥,这是什么玩意儿?
  可虽然我特别想找人呼叫,可奈何家中又只有我一人而。
  于是我当下打定主意:是可忍孰不可忍,等我出了月子,一定叫你们好看!咱们这笔账定要详细清算。

  日期:2017-08-07 11:39:09
  嗯,楼主还是喜欢讨论,能在鬼话找到志同道合的修行之人,可惜太少了,除了广告就是段子,也是心碎。
  2017年春节之后,我与老公婆婆马不停蹄地拜访了传说中的张姨。
  只见这位张姨,脸赛银盆凤眼阔口,满头漆黑的长发瀑布一样披在背上。我原以为是个憔悴悲苦的小老太太,不料却是一名健壮充满活力的中年女人。
  她很和蔼地要了我的名字与八字,去堂上上了三炷香,转了一圈回到炕上,我就坐在炕沿上,她与我开始大眼瞪小眼的相面。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确定她的能力有多深厚。但这位出马弟子有一说一,很实在,她也没耍什么花活,只是隔空与仙家说话,一问一答,最后把沟通的结果转告给我。
  据她所说,人转世有好几个渠道。有下面(地府)来的,有上面(天人)来的。我就是上面的人,这辈子下来一句话,就是吃苦头来的。而我这种人喜欢吸引非人接近,加上善良,很容易有些怪事缠身。有的人婚姻不顺,有的人身体不顺,各有各的罪要受,像我这种傻人有傻福,有个好老公好婆婆吃穿不愁的已经算有福的了。
  我身上不仅有仙还有魔,也就是孤魂野鬼,冤亲债主,祖宗亲眷,呜呜泱泱乱七八糟,其中她让她家仙吓跑了一众小鬼,唯独有几个还赖着不走,大有干一架的架势。
  张姨虎愣愣地问我,你家谁当官骑大白马的?
  我摇摇头,问,哪头的啊?
  她答:你爸那边的!还挺厉害啊!跟我叫号呢。

  我两眼一抹黑,还真是布吉道。
  接着她又问,这又是谁?怎么话都说不清……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估计这位说话真不利索,张姨只得问我:你爸家有没有未婚就夭折的弟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