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三十年的灵异体验》
第2节

作者: 精巧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记得返校后,班上的同学们把兜里的零食都给了我,一堆脏兮兮的乱七八糟的私货里甚至还压着一张皱巴巴的五毛钱。显然他们并没额外准备送我礼物,只是一时激动把兜翻了个遍。第一天返校,我就在这堆零食中度过了,大家边吃边玩七嘴八舌,老师也不太管,生怕我有什么心理障碍,于是那天就成了整个班级的狂欢。
  这是我头一次体会到人性温暖的重要时刻。
  日期:2017-08-01 09:48:18
  接下来的半学期平淡无奇,直到新学期开始发生了一件让我至今难忘的事。
  那时家长已经不再接我放学,而是和同学三三两两的一同回家,而我因为是重点保护对象,所以同学自发的陪我放学,这简直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一路上那个同是小学二年级的女孩瞻前顾后警惕性十分高,现在想真是可笑,真要是出事,咱俩小屁孩还不是分分钟团灭。

  那天是夏季的某一天,因为我们都穿夏季校服,不再走那条流着臭水的小径,因为一到夏天,那里臭气熏天。天热时我们的路线改道至繁华的公路,那是还是96年,路上人比车多。我们沿着马路牙子,十分惬意。就在我无意间往左侧人行道望去的时候,突然一个男人进入我的视野。
  这男的穿着个全黑T恤,有点瘦,T恤还是紧身就显得他胳膊很长,最奇怪的是他的脸,是很有趣的五官,类似电视中的丑角;弯弯的眉毛,大大的下垂眼,还有两撇稀薄的小黑胡。总之实在不威严,甚至有点弱鸡的意思。这个人和我目光相遇,一时也吃了一惊。一般大人不会是这个反应,被小孩看一眼有什么了不起?可他却很激动,很惊愕,甚至很高兴,仿佛他认识我久别重逢一样,嘴里支支吾吾的向我奔过来。

  我倒十分镇定,第一这是繁华的大路,路上全是人。第二这人一看不像恶人。所以我一时也愣住了,想看看他要干什么。
  可是他刚走到马路牙子上,要对我说出什么关键话题的时候,一声尖叫就打断了他,同时也把我下破了胆。身边的同学见这个可疑的黑衣男子向我而来,又看我好像也是不认识的。马上鸣起了警报,大叫着拉起我就跑。我因为被她吓破了胆,也叫着跑开了。
  边跑边回头看时,只见那个男的十分失落的站在原地,两眼直直地望着我,目光中还有点悲伤,他张着嘴,终于什么也没说出来。
  至此那个男人的脸就被我深深印在脑海里,而他是谁,他又怎么认识我,他有什么话要说,这些问题一直环绕在我脑海里,我以为从此与他便不会再见,但我错了。
  八年以后,我已是个高中生。
  那天是秋季的某一天,好像是晚七点左右,华灯初上。因为第二天是全班集体去北京游玩的日子,我们学校包了大客需要很早集合,所以今夜我与伙伴们决定不回家睡觉了,集体去网吧包宿打副本。
  天虽然黑了,但马路依然光明,突然,我又遇见了他。
  此时这个男人好像更弱了,而且更悲伤。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他也一眼认出了我。
  只不过这次不同,他身边还有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个子与他想当,却是强硬的一方,他们很古怪的肩并肩走,紧紧挨着,像两个机器人。其中只有他用似是惊喜似是悲伤的眼神盯着我,那感觉简直就如生离死别一样了。我也被他感染,停下脚步看着他,当时特别有一个冲动,想冲上去问问他是谁?可是我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当时我只有17岁,如果有个熟人在身边,我想我会坚定信心。而且与他走在一起的寸头男人并不看我,他没有感觉到伙伴的反常吗?他一定有觉察!因为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那个悲伤的男子拼命的扭头看我,而这个平头男人见他回头,连忙用手臂扳住对方的身体,仿佛挟持一样的把他带走了,奇怪的是,自始至终他都不看我,也不看别处,只看路。

  我最终目送了将近二三十米,才收回了情绪。带着遗憾和不舍离开了,而那个男子仍然吃力地扭头望着我,直到我转身离去。我不知道他看了我多久,但一定比我要长久。
  他到底是谁呢?那悲伤的眼神又夹杂着其他感情,不猥琐,也不癫狂。仿佛我们曾是很好的朋友或是亲人,他以为我死了,而我还活着。就是那种又悲又喜的强烈情感,至今我都没有在家人身上找到过,所以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日期:2017-08-01 10:19:01
  在我发生事故的两年后,1997年,香港回归,而我爷爷也在过完74岁生日的大约两个月后去世了。
  下面这个故事与我爷爷的死有直接关系。
  我是爷爷第七个孙女,也是最后一个。在我出生前,爷爷就患脑血栓好多年了,加上他一口山东口音,我从来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我们交流也最少。
  葬礼过后,需要在火葬场的礼堂里举办追悼仪式,就是遗体停放在中间,亲友们转圈走。走完,停一会,就要推去火化了。
  我随大人转完了圈,就跟父亲找个椅子坐下来,大厅里七大姑八大姨叔叔大爷闹闹哄哄的。六个姐姐见没什么意思,就陆陆续续围一圈聊天。
  这时爸爸突然对大姐说,你去再看看你爷吧!你跟他待的长,一会儿人就没了。大姐胆子小,连忙推辞了。
  接着父亲又看看我六姐,逗她说,你不去看看?
  六姐表示害怕,不敢。
  于是大家虽然都十分悲痛,但都不敢上跟前去看爷爷的遗体。最后父亲看看我,说,你去!
  现在想想,是不是我爸觉得好玩才发出这个提议的啊?!
  不过我可能是有名的怪孩子,也最小,所以终极原因可能是我傻大胆吧?我听到父亲的话就义无反顾的去尝试了。
  日期:2017-08-01 10:34:25

  来到爷爷的遗体前,我发现爷爷并不可怕。他很高,又极其瘦,生前仿佛一副行走的骷髅,而且目光如炬,在小孩看来很可怕。现在他死了,闭着眼,褶子也开了,我倒觉得挺好的。
  接着父亲又说,你可以摸一摸。
  可以摸吗?我大惊,竟然可以在人死后随便触碰他的遗体吗?在我印象里,这是需要一点感情基础和口头允许的。
  父亲答道,当然可以,他已经死了。
  我再一次惊讶。原来死了以后,自己的身体就不能自己做主了。
  面对爷爷的遗体,我有点无从下手。摸哪里是个问题,我不想摸摸衣服就算,那摸手?那手交握胸前,像树根一样紧,而且我怕摸手他会厌恶的的拍开我。
  不想摸手就只能摸脸了,因为只有头和手裸露着。于是我尝试着摸了摸爷爷的脑门。
  那里冰冰凉。
  我赶紧收回了手,这是我头一次知道尸体的温度。
  日期:2017-08-01 10:57:55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下摸出了问题。

  三年后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十分难忘的梦。
  梦里我又回到了奶奶家,她家是双室,我就身处里屋主卧。我觉得自已仿佛一缕游魂,飘飘荡荡在屋里上下摇曳,屋里没开灯,漆黑一片,原来摆放观音的供桌上却换成一台电视,发出蓝哇哇的光,十分阴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