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过裸贷吗?说说我在校园收债的哪些事……》
第7节

作者: 门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司楚楚出于孝心,也不是爱慕虚荣,我跟她说按照辉哥的规定,一旦这利息滚起来,她很难扛住,这三千块利息,我先替她垫着,什么时候有钱在还我。
  司楚楚小脸一喜,问我是不是在开玩笑,像我这种催收的人,应该不通人情才对呀,本来她长得好看,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

  我点了点头,说当然是真的,然后从荷包里,搜出一沓钱,数了三千出来,塞进了信封。
  司楚楚大喜过望,拉着我的手,说可算遇到好人了,钱一定会尽快还给我。
  她的小手温温软软,感觉很舒服,我心里美滋滋,这钱垫得也值。
  先前那几个男的,在不远处指指点点,似乎有点儿不耐烦,司楚楚打了声招呼,朝着那几个男的走去,说没事了,改天请他们吃饭。
  我也不是傻子,多半司楚楚提前找来人,如果我不答应,一准被找麻烦。
  拿到钱后,我给辉哥发了条消息,他夸我办的不错,越来越道了,给他一万二行,剩下一千,当作是我的抽成。
  我发现,这钱来的太轻松,像学校附近的兼职,一个月撑死了千八百,我才几句话的功夫,挣了一千,不过做这个不是长久之挤,很容易得罪人,我又是在校学生,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之前冉丽丽的报复,是最好的例子。
  把钱给了辉哥,我回了趟宿舍,他们几个都猫着打游戏,以前因为谢雯,老觉得钱不够花,现在我成了单身狗,倒没什么开销。
  自从次,我在宿舍发了脾气,跟大伙的关系较僵,仔细一想,为了谢雯这臭女人,和他们闹翻了,心底也过意不去。
  我挑起了话题,说请他们去吃顿饭,胖子微微惊愕,忍不住挖苦说该不会吃完饭,捅他们刀子吧。

  我挠挠头,讪笑说不会的,那天心情不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多多担待,大家能住到一个宿舍,是一种缘分嘛。
  见到我低头,胖子也不好计较,然后我们去学校旁边最好的一家饭店,点了七八个好菜,还要了一箱啤酒。
  菜还没来,见到,一个熟悉的倩影走进来,居然是谢雯,她边还跟着个男的,长得很结实,谢雯也看见我了,她皱着眉,刻意坐到离我远点的桌子。
  要不是菜点好了,都想换个地方吃,我只能装作视而不见,低头玩手机,尽管已经分手了,可见到她跟那男的有说有笑,我心里还有点儿不舒服,好歹相处了这么久。
  很快,我的室友发现了谢雯,撞了撞我的胳膊,往那边努努嘴,问怎么回事,要不要叫他们过来一起吃。
  明显能觉察到,他们异样的目光,哎,这种事也瞒不了多久,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省的以为我走不出阴影。
  我笑了笑说已经分手了,她跟谁吃饭,和我无关。
  他们表情很古怪,但没有戳我的痛处,反而不远处的谢雯,被我舍友注意到后,开始高谈阔论。
  谢雯眉飞色舞说,“亲爱的,你瞅瞅他那熊样,肯定是跟人过来蹭饭,还好及时甩了他,省的多怄气。”
  这一阵闲言碎语,对我的自尊心是一种践踏,谈了这么久,我在谢雯身花的钱不少,却没有跟她发生什么,想想气。
  她不念旧情算了,怎么还有脸挖苦我呢,我一脸不满,“你话咋那么多呢?”
  谢雯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说,亲爱的,这个混蛋吼我。
  那肌肉男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怒目圆睁盯着我,一阵不小的压力落在我身。
  他叫我马道歉,虽然有点怕他,但当着舍友的面,我不愿意让步,明明最受伤的是我,凭什么还要认错,这不是看我好欺负吗?

  我不以为然说,“凭什么要道歉,要不是我甩了她,你哪来的机会?”
  谢雯脸色一阵青红皂白,“喂,你怎么不要脸呢,是你被我甩了!”
  “哎,谢雯,你总喜欢自欺欺人,明明是我玩腻了,没想到你这么快,找到了接盘侠。”本来我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如今分开了,更不应该干涉对方的生活,但谢雯当我舍友的面,还喋喋不休,一丁点面子都不给我。
  我顿时觉得,先前自己瞎了眼,省吃俭用为了讨好她,真是傻逼得无药可救,当然那些都是过去,从现在起,我要为自己而活。
  一听这话,肌肉男不淡定了,沉着脸说,小狗篮子,你骂谁是接盘侠呢?

  骨子里的血性,让我反驳一句,说你咋了。
  肌肉男脾气很暴,一巴掌甩过来,他出手很快,算我有所防备,还是挨了一耳光,其实我明白,自己不是肌肉男的对手。
  可几个舍友在旁边,我觉得他们不至于袖手旁观吧,毕竟跟我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这种做法有点儿赌博的性质。
  庆幸的是我赌对了,胖子他们顶去,骂骂咧咧说,这样打我哥们,你很牛逼啊。
  四眼更是抄起了板凳,随时要砸过去的架势,看不出来,这家伙平时弱弱,打起架来,倒是够狠的,这点我不如他。
  肌肉男微微尴尬,在他们的要求下,象征性地道了个歉,然后他带着谢雯离开了。
  我脸掩饰不住的感激,幸好舍友给力,不然今天丢人丢到家了。
  我跟他们说了声谢谢,不知道怎么表达,想起来,前阵子我还为了谢雯发恼骚,实在是不应该,多的也没说,等酒菜来,我挨个敬酒赔罪。
  看着他们吃好喝好,我借着厕所的功夫,顺便把账结了,用了八百多,虽然有点肉疼,但我明白,这钱是该花的。
  回到宿舍后,跟他们玩了会游戏,我捂头大睡,接下来几天,辉哥都没有给我任务,只是让我打广告,多多开拓资源。

  怪的是,司楚楚一直没找我,更别说还那笔钱,她该不会忘了吧?
  其实,我这人较内向,别人借我的钱,不好开口要,尤其是女生。
  这司楚楚又不自觉,真是郁闷了,突然我想起来,次辉哥给了我一个电子档,里边有司楚楚的微信,我直接加了她。
  没多久,司楚楚同意了,她问我是谁,我解释一下,说是那天收债的人,然后她问我,有什么事吗?
  直接把我弄郁闷了,那可是三千块啊,又不是三百,她难道没有一点印象?或者说,故意跟我装傻?
  到了这时候,我也不能淡定,问她手头宽裕了没,司楚楚却不怎么高兴,说我是不是找错人了,她已经还了钱呀。

  我一阵来气,当初握着我的手,说一两天给我,结果快一周了,也不给个准信,漂亮女孩子这么不靠谱?!
  我直接质问她,当时垫付了三千块,该不会忘了吧,其实我较担心她赖账,又没借条啥的,纯属口头约定。
  司楚楚说,不好意思最近事情多,要不是我提起来,真的忘了这事,然后转了三千一过来,还发了一条语音,说谢谢我的好心,否则要承认不少利息,这一百块叫我买点好吃的。
  收了这笔钱,我心里格外舒服,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好像钱不是我的,而是意外的收获,其实我都做好了打水漂的准备,毕竟三千块不算很多,要是告诉了辉哥,他一准会帮我收回来,还会教训司楚楚,但她是个柔弱的女孩子,那水汪汪的眼睛,仿佛能说话一样,勾起了男人心底的保护欲,我也不例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